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白云深处有道观……
    ,!

    清晨,一场山雨过后,群山笼罩在淡淡的水雾之中,雾气翻涌,让这群山环绕的所在超然的宛若仙境,而那若隐若现,随着远处群山绵延起伏的古长城,更是平添了几分幽远意境。

    苏灿此刻正盘坐在一块青石之上,呈现一个古怪的姿势结跏跌坐,面对着远山冉冉升起的红日,一张脸上满是平静祥和,一呼一吸平稳悠长,不过远远看去,却会发现在他的身体四周,似乎有一股乳白的雾气在随着他那呼吸而聚拢游荡,甚至在他的七窍之间,似有丝丝缕缕白雾吞吐,神秘莫测……

    在苏灿的身后,是一座隐藏在高大古木之间,背靠悬崖而建的道观,门匾之上,赫然写着白云观三字,此刻那白云观山门口,两道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睛带着诧异,甚至是惊羡的看着这里……

    这两人赫然是留着戒疤光头的贼道和那个神秘的红衣女……

    “苏施主果非常人,仅仅是一夜,竟然可达入定之境,真令人羡慕。”贼道看着青石上的苏灿,眼底也涌出一丝惊羡,“如此吞吐灵气,洗涤己身,即便是我参道五十载也无法做到。”

    “我也无法做到。”一旁,红衣女也声音幽幽的道,让原本正羡慕苏灿的贼道也是一愣,接着瞪着眼睛看着身侧的女人,好似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红衣女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收回了落在苏灿身上的视线,看向了一侧的贼道:“那个异族番僧最后怎么样了?”

    一提到那个异族番僧,贼道脸上止不住露出了怒容:“那个番僧,简直狡猾的如同泥鳅一般,昨晚我整整追击了大半夜,其间又被蛇群阻挠,不然那个家伙绝对逃不了……不过即便如此,也受了我一掌,那家伙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红衣女沉默些许,一双眼睛再次看向了青石上的苏灿,眼底却是涌起了一丝疑惑,贼道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可是清楚那蛇毒的恐怖,苏灿昨天被自己带回白云观的时候,那蛇毒分明已入膏盲,简直比那个小丫头还要严重。

    可是当他早上出来白云观的时候,她就敏锐的发觉那股蛇毒在体内残留的已经微乎其微了,加上现在在这青石之上打坐修炼,那最后一丝蛇毒也被清除干净。

    对方并没有排出毒素,而是那蛇毒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即便是她也想不明白,这家伙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是那股恐怖的吞噬之力?

    一想到那股甚至可以吞噬自己生机的力量,红衣女也是心有余悸,此刻看向苏灿方向时,那双美眸之中却是变幻不定,让人猜不透在想些什么。

    而也在这时,略显急促的脚步声从白云观内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穿着道袍的小道士,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师父,不好了,那位女施主开始吐血了……”

    “什么?”红衣女和贼道两人脸色也是一变,转身就准备往白云观内走,而这时,原本入定的苏灿刚刚打完收工,正享受着眼前山林完美景致,就听到了那个小道士的话语,脸色也是一变,飞快的起身跃下青石,就径直往道观内冲去……

    白云观并不大,而且整个道观甚至可以用破败形容。

    道观里也可怜的只有两个道士,一个就是那个僧不僧道不道的贼道,还有一个小道士,苏灿昨晚被红衣女救回这里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认识对方,赫然是那日同龙图去回龙观找那个老国医时,碰到的那个开门的小道士。

    这个世界或许就是这么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时这个小道士口中所说的他那个云游在外的师父居然就是自己要找的贼道。

    苏灿快步的冲进了罗素素的房间,刚踏进那个阴暗的房间,鼻端就飘来一股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而在那铺着干草的床榻之上,罗素素那灰白的俏脸配上那暗红的血液,更显触目惊心。

    看到苏灿进来,罗素素原本无神的眼睛之中也是微微亮起一丝亮光:“苏……苏大哥……”

    “别说话。”苏灿一个跨步间,人已经出现在了罗素素的床榻边,而这时,贼道和红衣女也是进入房间,红衣女上前了罗素素,脸上也是多了一丝凝重:“毒气攻心,我已经尽力了。”

    “苏……苏大哥,我……我是不是要死了……”罗素素虚弱的开声道。

    “不会的,你放心,你不会死的。”苏灿连声宽慰着道,接着一脸急切的扭头对着身侧的红衣女道,“你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对了,你不是会点穴吗……你继续点呐……”

    虽然他跟这罗素素也不过是萍水相逢,但是两人也算是共经生死,他忘不了这小丫头在那个印度阿三对付自己的时候,勇敢的站在自己身前的一幕。

    这样一个心地善良,而且明显不谙世事的女孩子而已,如果这样香消玉殒,让自己于心何忍?

    红衣女听到苏灿几乎是质问的语气,眉头也是凌厉的挑起,什时候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不过看着苏灿那如热锅上蚂蚁似的姿态,还是强忍着动手把这家伙揍的连他娘都不认识的冲动,没好气的道:“点穴只是暂抑经脉,又不是神丹妙药……”

    接着,她语气又是微微一顿,声音略带怪异的道:“你同样中了蛇毒,而且比这小丫头还要严重,你是如何去除那股蛇毒的?”

    原本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苏灿眼睛却是一亮,对了,那股吞噬之力可以吞噬自己身上的蛇毒,那么能否吞噬掉罗素素小丫头体内的蛇毒呢?

    这个想法出现,接着就如同野草一般在脑海中疯长,可是他心中同样有担忧,这吞噬之力不仅仅可以吞噬那股蛇毒,同样可以吞噬的是人的生机。

    如果自己到时候没有吞噬对方的蛇毒,反而吞噬了她的生机,断了她最后一口气,那可如何是好?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