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生机与死气并存
    ,!

    基地有些不安稳?

    苏灿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当日在基地中解决掉的那可以‘变身’的怪物,难道对方在基地中还有眼线?

    不过他对这些也没有过多在意,此时生长液到手,苏灿随手打发眼前这些家伙:“好了,东西我已经收到,你们也可以回去交差了。”

    苏灿从党坚的手中接过几个密码箱,却发现党坚依旧直挺挺的站在自己跟前,根本没有要挪动的意思,不由狐疑的抬起了头,就看到党坚干笑的挠挠头:“报告队长,秦队说这段时间,我们龙刺要保护您的周全。”

    保护自己的周全?苏灿一听,不由白眼一翻,这还用得着嘛,虽然这些货看着火力强大,但是恐怕真要动起手来,还不够自己身边的贼道和红衣女塞牙缝来着。

    苏灿开口就准备严词拒绝,却见党坚苦着一张脸,已经满脸哀求着道:“队长,秦队可是说了,如果我们敢回去,就军法伺候,您就行行好,收留我们吧……而且……您这里荒郊野外的,总要几个手下给您端茶倒水来着……”

    “不需要,你们还是哪里来会哪里去!”苏灿不假颜色的道,不过话刚说完,就看着原本悬停在半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居然轰鸣中,直接离开,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视线中,让苏灿也是愕然的张大了嘴巴。

    “大队长,您看这……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党坚一脸委屈的道。

    苏灿老脸不由有些发烟,眼角余光分明看到这家伙眼底闪过的一丝奸计得逞……

    “赶紧滚滚滚,老子不想看到你们……”苏灿不耐烦的道。

    “遵命!”党坚没有丝毫犹豫,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后转身就走,倒是让原本准备磨一番嘴皮子的苏灿都是一愣。

    特别是看着原本护卫在院落四周的一干人,都是干净利索的收枪,向着道观外走去,难道……这就走了?这群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服从指挥了?

    苏灿挤挤眼睛,就见踏出道观的党坚很贴心的转身带上了道观的大门,不过接着一个大脑袋又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对着自己咧嘴笑的灿烂:“大队长不想看到我们,我们就保证让您看不到我们,当然……您需要我们的话,只要吼一声就ok,我们一直都在……”

    “……”

    苏灿长大了嘴巴,接着就想脱下自己的臭鞋甩着家伙一脸,却见对方脖子一缩,已经消失在了门后,而听着道观外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苏灿就明白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苏灿张张嘴巴,最后还是一脸无语,不过接着他也懒的理会这群狗皮膏药似的家伙,将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手上的几个密码箱上。

    而贼道和红衣女,虽然也好奇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不过对他们而言,更好奇的还是苏灿口中的这种‘液体’。

    三人回到了罗素素修养的房间里,苏灿首先拿出了那个标记着‘1’的密码箱……

    密码箱很先进,居然不是一般的数字密码锁,而是一个指纹输入的界面,苏灿本来还想叫来那个滑头副队长,不过接着心中却是一动,伸出了自己的手指,落在指纹扫描界面上,一道蓝光扫描过后,就听着咔嚓一声轻响,原本紧闭的密码箱已经弹开。

    丝丝缕缕的寒气从密码箱开启的缝隙间溢出,而当苏灿打开密码箱,就看到一罐用玻璃管密封的幽绿色液体被浓郁的白色寒雾笼罩,显得神秘异常。

    苏灿小心翼翼的将那玻璃罐密封的一级生长液取到手中,一旁的红衣女就好奇的凑了上来,伸手在那玻璃罐上弹了弹:“这就是你说的那种液体?我看着也没有什么神奇之处。”

    苏灿没有理会红衣女,只是小心翼翼的打开密封口,而在开封的一瞬间,原本一脸不在意的红衣女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而后就不客气的一把从苏灿的手中夺过玻璃罐,接着就迫不及待的细细感应,果然有丝丝缕缕的生机从其中逸散出来……

    这让她也是一喜,没想到华夏世俗中人居然有如此能耐,提炼这种修炼者梦寐以求,只有灵山大川才有的灵气……不对!

    红衣女脸色微微一变,因为就在这时,她分明感觉到那股生机之中似乎伴随着一股如同蚀骨之蛆一般的破坏之力!

    生机同死气并存?

    她此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飞快的将那吸入体内的气息逼出体外,而后睁开眼睛狐疑的看向了苏灿……

    面对红衣女的眼神,苏灿只是咧咧嘴:“想来你已经感受到那股生机中蕴含的死气了,这也是这生长液至今无法解决的难题所在……”

    注意到红衣女眼底的失望,对她而言,如果那生机和死气纠结,对自己而言根本没有丝毫的用处,而这时苏灿话锋一转:“不过,我有办法提纯那股生机,并且完美的剔除那股破坏之力!”

    “真的?”红衣女却是瞬间明白过来,“难道你说的法阵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恩!”苏灿微微的点点头,“我有一个设想,但是我需要贼道前辈的帮助!”

    “当然,在这之前,我需要先解决掉这小丫头体内的蛇毒。”苏灿从红衣女的手中取过了那罐幽绿的生长液,转身走向了床榻上的沉睡的罗素素身侧,而看着这一幕,红衣女和贼道也是好奇的凑了上去,想要看看苏灿怎样用这种液体来祛除这小丫头体内的蛇毒……

    ……

    陈阳等人不知道已经埋头狂奔了多久,他们不敢停,他们害怕只要一停下,就会被那恶心的长虫给吞没。

    直到他们跑出了密林,跑下了那灰蒙蒙的山包,冲进了同样灰蒙蒙的青阳镇,看到那些老幼妇孺,他们再也坚持不住的狼狈的瘫倒在地上,接着却是忍不住抱头嚎啕大哭。

    他们还活着,还可以呼吸这空气,哪怕这些空气都充斥着燕京飘来的雾霾,都觉得无比的清新,此时此刻,还有什么能比他们还活着重要呢?

    “姓陈的,这件事情没完。”柳潇抹一把脸上的泪,眼睛怨毒的盯着陈阳道。

    此刻的他衣衫褴褛,简直如同难民营跑出来的一般,身边也只剩下了可怜兮兮的一个保镖,哪里还有先前那前呼后拥,手下成群的派头?

    而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姓陈的,如果不是他联系自己,自己现在恐怕还在燕京某个小明星的床上做某些有意义的运动,又怎么会来到这荒郊野外,还被蛇群追的魂都快没了?

    柳潇说完,不理会脸色难看陈阳,带着人上车就走,这鬼地方,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待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