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残破的羊皮卷
    ,!

    “当然,我说的符箓法阵,可不是那些寺庙道观里随便用红笔黄纸勾勒的连自己毒看不懂的鬼画符,那不过都是欺骗世人的玩样儿而已,真正的法阵是可以让人直接看得到效果的。”

    “那……你这边可有真正的符箓法阵?”苏灿扫过这间不算大的阁楼,迫不及待的道。

    “有。”贼道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点点头道,而后转身走向阁楼角一个不起眼的小木箱,随手打开小木箱后,一侧的苏灿却惊讶的发现里面居然还藏着一个非常高档的精密密码箱,直到经过繁琐的步骤打开密码箱之后,苏灿就看到贼道小心翼翼的从那密码箱中双手捧出一物。

    当送到近前,他才看清那是一张几乎腐化的皮质卷轴,而贼道却如同捧着世间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在窗前的木桌上平铺展开……

    苏灿也被贼道这动作勾起了好奇心,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就看到那皮卷的中间,烙印着一个古朴略显粗犷的图纹。

    图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甚至像是古人随手的涂鸦而已,不过紧接着,苏灿眼底的狐疑消失了,一只手迫不及待就伸向了那个图纹……

    “你小心点儿,千万要小心……”贼道深怕苏灿没有轻重,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苏灿只是微微的皱眉,手还是落在了那图纹之上,只是在那触及的瞬间,他分明看到那不起眼的图纹似乎微微流转过一丝火光,而紧随其后的一股火热的力道顺着指尖涌入手掌,将自己的手指轻轻的弹开。

    那股力量很微弱,但是却不可否认其确确实实的存在。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存在?”贼道有些沾沾自喜的道,“这可是我一次塞北游历其间,从一个牧民的帐棚内意外发现的宝贝,恐怕是存世仅有的符箓法阵了。”

    “我从那个牧民的口中得知,其乃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这羊皮卷是从其祖上传下,我很怀疑这恐怕本身就是中原之物,当年成吉思汗的南下,造成古物流失……”贼道滔滔不绝的道。

    苏灿只是不着痕迹的瘪瘪嘴,这法阵是不是中原之物,他不知道,但是要说这法阵是存世仅有之物,他就不敢苟同了。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在龙隐基地那被层层保护的三足鼎中,就藏着一个法阵,可以自行流转,凝练生长液,从秦王朝至今不绝,显然要比这几乎快化掉的羊皮卷高深不知多少倍。

    还有……自己脑海中那九幅图,那玄奥莫测的纹路,那神鬼莫测的能力,显然又要比三足鼎高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苏灿抬起头,就看到贼道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如同看绝世美女似的看着那张破羊皮,不由开声道:“不知道前辈自己可否能亲手镌刻法阵?”

    贼道一愣,接着脸上居然难得的露出了羞然之色,许久之后才叹息的道:“说来惭愧,贫道钻研法阵半生,甚至为了这法阵,而入佛门,因此被师门驱逐,世人都道我对法阵的研究当世第一,却不知我即便是精研了佛道两家法阵古籍,可是却依旧屡试屡败……”

    “如果不是眼前这真真实实存在的法阵,我自己都怀疑自己钻研一生的符箓法阵是不是真实存在过了。”贼道摇摇头,那张苍老的脸上也露出了萧瑟之色,“所以……苏施主,如果想要了解法阵,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是此类的专家,但是……仅限于纸上谈兵式的理论!”

    苏灿听着贼道的言语,心中不由有些失望,他知道生长液的提纯,那个法阵才是真正的关键,可是自己满怀信心的到这里,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绝对算不上好的消息。

    但是,就让他这样放弃,他绝对不甘心。

    苏灿咬咬牙,而后抬起头,看向了贼道:“不知道前辈可否允许我跟你学习这法阵之术,拜你为师?”

    “学习?”贼道错愕的看着苏灿,“你确定要跟我学习这法阵……理论?”

    苏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哪怕是理论,自己最起码还看到一丝希望,否则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贼道犹豫,最终苦笑的道:“拜我为师就不用了,你也知道我身份不便,对你没有好处……当然……如果你想学法阵之术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研究。”

    说道这些的时候,贼道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落寞,苏灿知道他所言的身份不便是指什么,因为他是武当的弃徒。

    而武当可谓天下道教之牛耳者,加上从幽冥口中,他也知道了这‘江湖武林’势力布局,武当可是武者联盟的创始者,即便是唐十三,当初提到的时候都带着忌惮,可见那股势力的庞大。

    眼前贼道显然也不想拖累自己,所以才说一起研究。

    不过这让苏灿对眼前这个老道士更敬重了几分……

    ……

    远离繁华的青阳镇,被一个堪称庞大的车队打破了沉寂,那些一般只有在车展上可见的豪车,却似不要钱似的,塞满了青阳镇唯一的一条街道。

    而从车上下来的那些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跟镇上那些灰头土脸的男女老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大发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张,身为青阳镇的镇长,他见过最大的一个官,恐怕就要属县里的一个排名不怎么靠前的副县长了,毕竟青阳镇这样穷的只剩人的小镇,早就被县里有意无意的给漠视了。

    恐怕在华夏的地图上,都找不到青阳镇的存在,可是就这样一个小地方,今天却让他见到了平日里只有在电视里每晚准点儿的冀省新闻三十分钟里看到的冀省一把手,而被对方招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有接到县里的提前招呼。

    “你就是青阳镇里的镇长?”

    那梳着大背头,脸上带着淡淡威严的冀省**oss沉冷的声音让王大发一个激灵,腰杆子却是弯的愈发的靠下了:“是是是,我是青阳镇里的镇长王大发……”

    王大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没见到人家身边那位当地的市委书记,都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嘛,至于自己所属县里的领导,好吧,连靠近**oss的资格都没有,正跟在队末吃p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