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法不传六耳
    ,!

    夕阳西斜,将天际云彩都镀上了一层醉人的红芒,橙红的晚霞透过白云观阁楼狭小的雕花木窗洒满整个不大的木屋,也在窗前苏灿的脸颊上镀上一层金芒……

    此刻的苏灿神情严肃,一双眼睛正专注的盯着自己握笔的右手,缓慢而有力的在一张展开的羊皮卷上勾勒。

    笔是特质的毛笔,选用浙南稀有的凤尾竹为笔杆,笔毫则是塞北狼王毛发,秘炼而成,称之为符箓笔。

    这只笔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岁月,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主人,碧绿的笔杆因为人长年累月的把持,呈现出一股如玉一般通透的绿意,握在手间,居然能让人安神静气,而笔端根根原本雪白晶莹剔透的狼毫,此刻却饱沾如血一般猩红的笔墨,正在一张崭新的羊皮卷上勾勒着繁复……

    这血红的液体也不是普通的墨汁,而是贼道通过古籍传承下来的古法而特制,专门用于勾勒符箓的液体。

    苏灿甚至只是呼吸间,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液体中蕴含着的一股甚至比生长液还要浓郁的灵气。

    随着羊皮卷上,那图纹的愈发繁复,苏灿握笔的手开始变的缓慢,甚至最后微微的颤抖,而额头也开始泛起了细密的汗珠……

    看着这一幕,从始至终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贼道,脸上却止不住紧张起来,他当然明白此刻苏灿的处境,画符箓可不是画画那么简单,他要凝聚整个人的精气神。

    精乃人之意念,用西方魔法学而言就是精神力,强大的精神力是刻画符箓的基础。

    气乃是一个人的修为,也就是真元,而西方而言就是魔法因子。

    而只有精气凝练才可传神。

    苏灿手上的动作终于还是一滞,这让贼道暗道不好,他在那一刻,清晰的感觉到凝聚在苏灿身上的那股凝练的气机溃散了。

    紧接着,原本勾勒在羊皮卷上的几乎快成型的猩红图纹,却诡异的画作点点红芒飘散无踪,甚至那张原本崭新的羊皮卷,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褶皱,最后似乎受到了一股不可抗力而化作飞灰……

    这一切都显得神秘莫测!

    苏灿原本专注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莫名的烦躁,连他自己都记不得这已经是两天来的第几次失败了。

    每次在勾勒这个清晰呈现在脑海中的第四幅图的时候,眼看着就要成功,那脑海中的图纹就会诡异的扭曲模糊,甚至自己的精神都无法专注,乃至于这符箓总是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一旁,贼道看着这一幕,也早已见惯不惯了,见到苏灿脸上的烦躁之色,宽慰的笑着道:“你这样已经无限接近于成功了,说来惭愧,即便是我专研这法阵数十载,也从未勾勒过如此繁复的阵法。”

    “想要勾勒如此复杂的阵法,强大的意念之力是根本,说实话,我很佩服你居然拥有如此强悍的精神力。”

    “这又如何,哪怕最后无限接近于成功,但是依旧还是失败!”

    苏灿颓丧的道,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每次眼看着就要成功,最后那幅图纹会突然模糊,那一刻,他脑海中都会变成空白,甚至原本无比清晰的烙印在记忆中的纹路都会变得模糊空白,就好像脑袋出现短暂的失意一般,而等到符箓刻画失败,自己再次凝神静气,去‘观看’脑海中的图纹,却又变的无比清晰可见起来。

    这古怪的一幕,让他自己也不明其中缘由,更不知道该如何跟贼道开口,只能自己一个人烦闷。

    而在这时,窗口外,一个声音却轻飘飘的飘来:“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房间里,苏灿和贼道都是一愣,而贼道眼底也露出一丝思索之色,这时,不知道躲在何处的红衣女已经‘飘’了进来,看一眼苏灿道:“西游记中,孙悟空学艺时,菩提老祖曾对其讲过这句话,而同样,在我们修炼界,特别是那种高深传承的教派,同样流传着这句话。”

    “华夏自古以来,就有门派之见,门派秘法绝对不允许外传,所以贼道为学法阵,改投佛门,才会被武当逐出师门,甚至当年被下武林必杀令。”红衣女瞟一眼贼道,而后对着苏灿表情漠然的道。

    贼道不由有些尴尬,而一旁的红衣女依旧开口解释道:“当然,很多秘法还是难免被泄露了,比如太极,有武当,以及陈氏太极流派,又比如形意拳,同样划分南北流派……”

    “可是这跟我先前画的符箓有何关系?”苏灿不明所以的道。

    红衣女神色有些怪异的瞟一眼苏灿,而后却平静的开口道:“我曾经在一部无比久远的古籍中得知,在人类文明起始之初,没有文字流传,而曾经的上古裔民相传靠着一种我们所不知的古法传承,甚至不需要口口相传,就可以传承给自己的血脉,或者自己的继承者!之后有了文字,才出现文字记录传承文明,当然很多秘法还是依靠口口相传,但是相比而言,先民的古法传承才能真正的做到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这如何可能?”贼道在一旁不由诧异的道,古人没有文字流传时,如果口口相传,那还可以理解,但是要说血脉传承,那就太过匪夷所思了。

    “为什么不可能?”红衣女歪着脑袋看着贼道,“猫,生下来之后,哪怕离开了母亲,依旧会保持着抓老鼠的本能,狗天生会游泳……这是一种先天血脉的传承。”

    “又比如人,很多时候在睡梦中会梦到被人追杀之类的场面,但是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为何?”红衣女瞟一眼苏灿,嘴角微微一勾道,“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却是因为祖先或许在某个时间里遭受过追杀,而将这种恐惧传承给自己的血脉传人……”

    苏灿瞪大眼睛,不过他曾经也看过这样的解释,当时只是觉得那些科学家吃饱了撑的胡言乱语而已,可是现在听红衣女所言,结合自己身上发生的那怪异的一切,眼底也更多了一点了然之色。

    而这时,红衣女一双眼睛已经直直的落在自己的脸上,一字一顿的道:“我不知道你隐瞒了什么样的秘密,但是我可以确定,你得到的传承一定非常久远,久远到很可能是上古先民时代,而且很可能非常的恐怖高深,所以才会使用那种古法传承,却不可将其传于除你之外的任何一个人,这是那秘法的一种自我保护,防止秘法外传。”

    听着红衣女的话,苏灿呆愣当场,他想了很多,想到了那龟壳之上的图纹,正是沾染了自己的血液之后,才消失在那白色龟甲之上,而出现在自己脑海之中。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红衣女口中那种有别于文字传承的古法传承。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