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进入道观
    ,!

    紧接着,罗家成和陈柄炎的视线就落在了一侧的那个杨容的助理茉莉身上,就见对方此刻低头看着显示屏,黝烟的脸上多了一丝喜意:“根据定位信息,大小姐就在这道观内。”

    茉莉说着,就快速的收起了监控设备,抬腿的向着紧闭的道观大门走去……

    “茉莉助理,我看如此不妥。”看着茉莉就要伸手推门,这时的罗家成沉声的道,“现在我们还不确定道观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万一劫持素素的是穷凶极恶之徒,在这里补下埋伏的话,小心大家着了道。”

    “对对对,老罗说的对。”一旁的陈柄炎也是连连附和,“我看还是先让武警官兵进去,排除了隐患,我们在进道观不迟。”

    茉莉一双眼睛深深的看一眼正一副关心之色的罗家成和陈柄炎,接着就不再理会,抬手就准备推门,却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大门在这深夜中,发出一阵令人惊悚的吱呀声中,自动的向内打开。

    这一幕,让围在大门之外的一群人心头都是一惊,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都是抬起了枪械,而罗家成身边的几个保镖也在这瞬间挡在了罗家成的身前。

    当所有人目光忌惮的看向敞开的大门方向时,却又齐刷刷的一愣,只见那敞开的大门内,站着一个不过十来岁的小孩童。

    小孩童一身藏青道袍,发髻松垮垮的顶在脑袋上,或许是因为半夜的原因,正睡眼朦胧,透过手里提着的灯笼,正呆萌萌的看着门外的一群人。

    面对这些神情戒备的众人,这个呆萌萌的小道士却并没有什么惊讶,只是声音稚嫩的开口道:“师父已经得知众人到来,命小道领各位进去。”

    说着,小道士目光又瞟一眼拥堵在大门外的众人,道:“师父说了,道家清修之地,无相关的人还请在观外等候。”

    “好。”茉莉没有任何异议的点点头。

    “慢着。”陈柄炎皱起眉头,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看着小道士,义正言辞的道,“我觉得这个小道士很可疑,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小孩?我觉得还是让人先探一探整个道观的虚实,再进去不迟。”

    “其实小道士已经说了,不相干之人不需要进道观。”茉莉扭头看一眼陈柄炎等人,冷声的开口道,“只要我进去就可以了。”

    “你……什么意思。”陈柄炎不由大怒,这女人的意思不是说自己是不相干的人?

    眼前这个女人不过是杨容的一个小助理而已,即便是杨容那女人见了自己也不敢如此的放肆,一个小小的助理居然敢如此对自己说话!

    “陈书记息怒,陈书记息怒。”一旁的罗家成见势在一旁陪笑着道,接着看似正气的对着茉莉皱眉训斥道,“你是怎么说话的?没有一点儿尊卑规矩!还不过来给陈书记道歉?”

    面对罗家成的训斥,茉莉只是扯扯嘴角,接着就昂首踏步的走进道观……

    看着这一幕,罗家成脸上的表情一僵,接着却是暴跳如雷:“反了,简直反了。”

    可是哪怕他气的肺都要炸了,也无济于事,而眼看着对方就要消失在视线中,眼神微变,而后却是快步的跟了上去。

    陈柄炎等人自然同是如此,只是看着这道观,眼神却是有些变幻不定,不知道这道观里的罗素素到底是何情况,特别是陈阳,虽然已经是寒冷的后半夜,此刻的额头冷汗却如雨下。

    因为如果罗素素活着,亲口揭发自己抛下她独自逃生的事情的话,自己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罗家的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最终,跟着陈柄炎等人进入道观的也不过几个领头的武警官兵,绝大部分官兵都守在了道观之外。

    而进入道观的众人,跟随在小道士的身后,一双眼睛却是在打量着道观的环境。

    这白云观并不如那些矗立在名山大川的道观那般的楼宇成群,鳞次栉比,不过就是一个北方小四合院样式而已,绕过一个不算长的游廊,就进入了内院,内院分左右厢房,正对的正房显然是供奉神像的,虽然是深夜,依旧有长明灯的烛火闪动,映亮了院落中间的一个青铜鼎,鼎内香火缭绕,让整个院落中都弥漫着一股清神醒脑的檀香。

    罗家成眼神飘忽不定,接着目光就落向了右厢房位置,那里似有灯光透出,眉头一皱,冷声的对着带路的小道士质问道:“我家的侄女现在在哪里?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劫持我们罗家的子嗣!”

    “那个漂亮女施主正在东厢房……”小道士话好没说完,罗家成已经用眼神对着身侧的几个保镖示意。

    几个保镖直接越出游廊,冲向了那房门紧闭,只有灯光透出的东厢房。

    茉莉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只让她气的脸色铁青,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保镖破门而入。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几个经过专业训练,是军队特种兵退役的保镖,刚刚冲进房门,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就在一阵惨叫声中,被人扔了出来,狼狈的砸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却在这时,只见一个打扮怪异的老道长出现在了那厢房的门口位置。

    说其怪异,是因为这个老道长明明穿着一身道教特有的道袍,可是却顶着一个大光头,而且那光头上分明有佛教僧人特有的戒疤。

    这不僧不道的家伙,就那样手握着拂尘,面无表情的挡住了厢房的大门,看都没有去看倒在地上的那些保镖一眼……

    “你是什么人!居然刚打伤我的手下。”罗家成一张脸再也忍不住的烟如锅底,冷声的喝道。

    “无量他妈的……天尊……”贼道打一个稽首,冷冷的道,“房间里正在给昏迷的患者驱毒疗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罗家成脸色阴郁,不过却也从眼前这个形象怪异的道长那一句话中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第一,那患者很显然就是素素,第二,素素现在还在昏迷,第三,素素中了毒,对方正在给素素驱毒……

    而陈柄炎等人同样猜到了这些,原本提心吊胆的他这时也是暗暗的松一口气,不过眼神看着那道长守门的厢房,却是微微的闪烁不定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