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无耻之尤
    ,!

    “反了,简直反了!给我把这个山野刁民拿下。”陈柄炎面色铁青,“如果还敢反抗的话,就给我开枪!我看看是他的身子硬,还是子弹硬!”

    陈柄炎一声令下,挤在庭院内的一干武警再没有丝毫的犹豫,飞快的抬起枪,数十把枪口对准了贼道的同时,清脆的子弹上膛声,在这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刺耳……

    “现在立马束手就擒,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所有武警战士严阵以待,只要眼前这个道士只要有任何的危险的举动,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而面对眼前一群人,贼道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怯意,只是一双如鹰一般的眸子带着彻骨的寒意,冷笑着道:“贫道纵横江湖数十载,还真没有被人如此的欺负上门过,来来来,贫道不开杀戒,还真当贫道是泥捏的!”

    贼道一拂手中的拂尘,将两个小心翼翼靠近的战士掀倒在地,而贼道的反抗最终激怒了严阵以待的一众战士,不知是谁扣下的扳机,刺耳的子弹破空声接二连三的在这狭小的道观内响起。

    贼道虽然说的轻松,不过面对激射而来的子弹,脸上还是多了一丝凝重,身子灵活的跳跃间,接连躲开了那划破虚空的弹头。

    看着这一幕,陈柄炎和罗家成脸色也是铁青,而眼底深处更多了一丝难以置信,一个人居然可以在这样近的距离内躲避子弹?这是演武侠片吗?

    一边干着急的茉莉此刻眼底也是深深的震撼,身为助理加贴身保镖,她清楚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做到这样!

    眼前这个老道长是真正的武林高手。

    而这时,有飞射的子弹不小心射入了贼道身后那间厢房之中,就听着原本刺耳的枪战声中,一个带着愤怒的冷哼声清晰的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在众人还不明所以时,就见那厢房内的木窗轰然破裂,刺耳的破空声中,原先飞入其中的弹头居然以更快的速度激射而出……

    刺耳的惨叫声响起,在队伍前方的几个战士脸色煞白的倒在地上,而令人惊诧的是每个人都是握枪的右臂受伤。

    枪声在这一刻短暂停歇,也在这时,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只见那老道长的身前多了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女人是怎么出现的,就好像她从一开始就出现在哪里一般,加上那一身如血红的衣裳,在这烟夜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更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面对五六枚激射向贼道的子弹,站在贼道之前的红衣女却是脸色不变,甚至连身子都没有挪动一下,只是随手一扬,那激射的子弹就如同被粘液黏住一般,诡异的停滞了下来,接着对方一扬手,那一枚枚橙黄的弹头就激射向在场的那些战士。

    又是一片惨叫声中,一排战士抱着胳膊狼狈倒地,而红衣女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双眼睛透着彻骨寒意的盯着明显就是领头模样的陈柄炎和罗家成,冷酷的道:“趁着老娘我还没有发火之前,给我滚!”

    这一刻,罗家成和陈柄炎几乎是本能的后退一步,原先那个道长能够躲避子弹,已经可以算惊世骇俗了,可是跟眼前这个非人类一般的女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雕虫小技了。

    要是这个女人真的动手,他们在场所有人恐怕还不够对方塞牙缝吧?

    不过让他们现在离开,陈柄炎心有不甘,同样面上无光,要知道这里是属于冀省的地界,而自己是冀省的一把手。

    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人让自己滚?

    陈柄炎强忍着心中的紧张,眼神阴郁的盯着这个让人看不透的红衣女:“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是拒捕,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让你们把牢底坐穿了。”

    “是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说话的却不是在场的贼道和红衣女。

    那声音居然是从厢房内传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向了厢房方向,只见那里一个身影正慢慢的踱步而出,直到到了厢房门口,所有人目光才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庞。

    这一刻,躲在陈柄炎身后的陈阳等人身子却是惊惧的一个激灵,一个个如同见鬼了一般……

    因为眼前这人对他们而言,简直再熟悉不过了,赫然不正是他们编排的谎言中那个挟持罗素素的家伙?

    陈阳脸色变幻不定起来,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这个家伙身后方向,却并没有看到罗素素的身影,这让他们心中也是微微的松一口气。

    苏灿很愤怒,布满血丝的眼睛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这群家伙,只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就可以完全的驱除素素脑海中最危险的那部分蛇毒了,可是却被这些家伙的子弹打断,可谓功亏一篑,而且先前专心驱毒的苏灿如果不是躲避及时,恐怕自己都要先吃一颗花生米,让他如何不怒。

    苏灿目光冷冷的落在了在场明显是主事的两个中年男子的身上,眼角余光甚至看到了那个躲在这两个男人身后的陈阳几人,不由冷声的道:“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是如何让我们把牢底坐穿的。”

    “你……你放肆。”陈阳眼神闪烁,接着一脸凶狠的伸长脖子,指着苏灿道,“爸,罗叔叔!就是他,就是这个小子,挟持了素素!”

    罗家成和陈柄炎眼神都是一凝,这一刻,两人也是心思百转,紧接着脸色瞬间冷冽了下来……

    “哟,这不是陈大少爷嘛。”苏灿好似才看到陈阳一般,声音夸张的道,一张脸上却是带着冷森的笑容,让陈阳心头也是一颤,接着缩回到了陈柄炎身后。

    “陈大少爷还有脸面再出现在这里?”苏灿讥讽的道,“当时你为了自己逃命,丢下素素丫头一个人面对蛇群,要不是我及时赶到,素素恐怕早就死于蛇口了吧。”

    听着苏灿的话,茉莉眼睛不由微微一眯,扭头看向了一侧的陈阳。

    这时的陈阳不由涨红了脸,瞪着一双眼睛:“你……你放屁!明明是你挟持了素素,而且还驱蛇威胁我们,我们是不得已才逃出山林,就想着赶紧向外界报警求救。说!你到底将素素怎么样了?告诉你,如果素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灿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一副气愤填胸的陈大少在那里颠倒烟白,睁着眼睛说瞎话,特别是看着对方那副无比担忧素素安危的嘴脸,让他想吐。

    本以为自己都已经够不要脸了,结果跟眼前这家伙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心地善良可爱小正太呐。

    “所有人听令!”这时,陈柄炎双眼森冷的眯起,一张脸上更是冷冽如刀一般,“给我将这些匪徒拿下!”

    “不惜一切代价。”陈柄炎补充道。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