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丑陋嘴脸
    ,!

    看着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再次抬起了枪口,齐刷刷的对准自己这边,苏灿怒极而笑:“怎么?你们这是想要杀人灭口?”

    “笑话!这怎么能叫杀人灭口,这叫将你们绳之以法!”罗家成怒声道,“你们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挟持我们罗家的子嗣,现在眼看着处于劣势,就想借机歪曲事实,好给自己洗脱脱罪?我告诉你,做梦!”

    “哦?你从哪一点看出我在信口雌黄?歪曲事实给自己脱罪?”苏灿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道,“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来判断这个姓陈的所言就是事实真相?”

    “那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罗家成一旁,茉莉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一双眼睛之中也透着思索之色。

    苏灿目光不由落在了这个说话的家伙身上,脸上也是多了一丝惊讶之色,没有想到这世间居然有如此‘强壮’的女人。

    那铁塔般的身板足有两米余高,而且身材壮硕,浑身疙瘩肉将那本身就不算大的衣服撑的爆满,配上那满脸的横肉,甚至苏灿还看到对方嘴上那烟烟的如同胡子一般的绒毛,如果不是胸前那两坨肉,他都怀疑这家伙是一个男人。

    苏灿看一眼这个‘壮硕’的女人,再看看女人身边那两个中年人脸色不愉的样子,他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接着眼睛满是嘲讽的瞟一眼陈阳,冷笑着道:“真相?”

    “真相就是那天我们突然被蛇群攻击,是我主动停下拦截蛇群断后,让陈阳陈大少带素素小丫头先走,谁知道这个孬种,居然在半路上直接丢下了素素丫头,只顾自己逃命,如果不是我发现及时,素素早就丧命与蛇口之中了。”

    茉莉听着,一双眼睛不由冷冰冰的看向了一侧的陈阳,吓的陈阳浑身也是一个激灵,而这时的陈炳炎满脸怒容:“简直信口雌黄,颠倒烟白。”

    “你们这些人,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将这个家伙拿下!”陈炳炎跳着脚道,他急切的想要让这个家伙闭嘴,不然鬼知道会说出些什么来。

    不过面对这一幕,苏灿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茉莉同样恍若未见,依旧沉声的开口道:“现在分明已经是深秋季节,照理说不是蛇繁殖季节,怎么会出现蛇群?而且来时我看到了大量暴毙的蛇尸,居然全是毒蛇……”

    “你也看出来了?”苏灿冷笑着道,“因为那蛇群是被人操控的,而操控蛇群之人,居然是一个自称金蛇郎君的印度阿三,而且这个原本在印度的苦行僧,出现在华夏,原本就是冲着素素来的!”

    “冲着大小姐来的?为什么?”茉莉不由焦急的询问道。

    “因为……有人出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价码……”

    一旁,罗家成脸色微变:“你又有何证据证明你说的这些?”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信与不信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苏灿一个白眼,眼睛却是看着那个昂扬的女汉子,“至于是谁想要素素这丫头死,而且可以如此的清楚素素的行踪,我想你们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说着,苏灿还一副好心的提醒道:“其实想要查,很简单,肯定是你们罗家的内鬼嘛……只要查一查近期谁户头上有大笔资金去向不明,那肯定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你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你当现在在开故事会吗?那蛇群分明是你驱动的,你才是幕后真凶,你这是在转移我们的目标。”罗家成脸色愈发的阴郁起来,一双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子,语气森然的道。

    “咦,你好像很焦急的样子。”苏灿看着唾沫星子飞溅的家伙,眨眨眼睛的道,“难道那印度阿三是你请来的?”

    “你!”罗家成脸色大变,特别是注意到一旁茉莉投来狐疑的眼神,脸色愈发难看。

    此刻的他真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家伙生吞活剥了,可是此时此刻,他也只能忍气吞声,脸上露出一副深思熟虑之后,才冷声的开口道:“你们和陈阳既然各执一词,作为当事人的素素现在还在昏迷,既然如此,不若你们先跟警方回警局,警方经过审讯,到时候自然会真相大白。”

    原本心急如焚的陈炳炎眼睛一亮,而后一副赞同的点点头,满脸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威严的道:“对,老罗所言甚是,是非曲直,警方自然会给大家一个公道!”

    “你们放心,警方绝对不会污蔑一个好人,同样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陈炳炎义正言辞的道,“我可以在这里向你们保证,如果事情真的如同你先前所言,我儿子做下那样法理不容的事情,我一定第一个清理门户,给罗家一个交待。”

    看着眼前两人一唱一和的样子,苏灿却是忍不住嗤笑出声,一双眼睛满是嘲讽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中年老男人:“等被你们带回警局,到时候是非烟白,还不是你们说了算?跟你们回去……你当我傻呀!”

    “而且……你们想过没有?如果素素忽然醒了呢?你们编排的这一切又该如何收场?还是说……你们有能耐让素素永远都醒不过来?”

    “简直胡言乱语!”陈炳炎被苏灿戳中了痛点,直接恼羞成怒,因为这同样也是他心中担心的,他知道只要罗素素醒过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到时候自己又该如何收场?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他心中存了一丝侥幸,如果那个罗家的丫头,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呢?

    陈柄炎最后唯有冷冷一哼,那双好似要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小子身上:“给你三息的时间,你们几个立马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的话,我要下令强攻了,生死无论!”

    “强攻?生死无论?伦家真的好怕怕哦。”苏灿一副很害怕的表情,还做出一副夸张的捧心状,不过那浮夸的动作,任谁都能从其看出对方在戏虐他们。

    陈柄炎脸色愈发的难看,抬手就准备下令,却在这时,见到那个原本满脸轻佻的小子,脸上的神情如同翻书一般,瞬间化作了彻骨冰冷,一双眼睛透出的那丝冷酷,即便是久居高位的陈柄炎都心头胆颤。

    而在这时,就听着对方冷酷的声音冷冰冰的响彻整个道观:

    “党坚,你特么的死了吗,没看到老子都被人围了,三息时间,***再不死出来,老子就让你变成党软蛋!”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