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敌众我寡?
    ,!

    “咳咳,队长,不是您老说不想看到我们的嘛……”

    一个干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让在场的陈柄炎等人脸色也是一变,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就见道观的一道红墙的墙头,露出了一个脑袋,此时正笑的一脸猥琐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场上全副武装的一众武警而有胆怯之意。

    苏灿没好气的一个白眼,虽然这几天,这些家伙都没有出现在自己眼皮子地下,但是他早就猜到这些家伙没有离远,现在倒是正好可以拉过来当壮丁。

    而陈柄炎却是面色微沉,他没有想到眼前这几个人居然还有‘同伙’!

    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几个同伙根本改不了眼前的局势。

    以自己这边明显的优势,拿下这些人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只要将这些人全部拿下,之后自己就有操作的空间了,最后想要什么样的结果,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至于如同眼前小子说的,罗家那个小丫头万一醒来,这一切都会被戳穿,陈柄炎细细一想,反而不那么担心了,因为……罗家丫头能不能醒来都是未知数。

    在场,似乎有人更不想她醒来!

    陈柄炎眼角余光扫一眼一侧的脸色阴沉的罗家成,嘴角也微微勾起一个轻松的弧度。

    别人不知道这次遇袭的整个事情经过,但是他心中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小子说的全都是真的,至于蛇群是人有意驱动,原先他找理由的时候,完全是为了更真实而编排的,没想到倒是他歪打正着,居然真的有人在幕后操纵。

    不过想来如果真的是印度人驱蛇,目标是罗素素,那么谁是幕后主使呢?就算不是这罗家成,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很显然在罗家有人不希望她活过来。

    他主政冀省,很久以前就听说过罗家家内有不合传闻,特别是这些年罗家的太爷日渐衰老,已经有意淡出罗家决策层,开始培养继承人,而罗家的老么脱颖而出,这些年又权势日重,主管罗家支柱产业,主管罗家的呼声已经愈来愈高,身为老么之上的两个哥哥,自然心有芥蒂。

    只是没有想到罗家的斗争居然已经如此严重到见生死的程度,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老么加唯一的宝贝女儿。

    整个冀省高层,谁不知道这丫头是老么夫妻两的宝贝疙瘩,这是要用尖刀挖那两人的心头肉呐。

    陈柄炎收回思绪,瞟一眼墙头那个家伙,而后目光落在了厢房口的那个小子脸上,眼睛眯起,眼底涌动着寒芒:“你认为你找来一个帮手,就可以改变眼前这局势吗?可笑。”

    “一个人?”苏灿眨眨眼睛,接着就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谁跟你说是一个人的?”

    陈柄炎脸色就再次一变,扭头看向道观四周的红色围墙,只见墙头出现了一个个脑袋,居然从外边把他们的人给围了!

    而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头一惊,紧接着一个个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墙头突然多出来的十几个人。

    从先前进来到眼前这些人出现之前,他们居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这群人的存在,如果不过……这些人偷袭的话……

    众人不由心头发麻,而陈柄炎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再次恢复了镇定。

    即便是围了他们又怎么样?区区十几个人而已,而自己却是带了上百号人,明显对方这是在做垂死的挣扎而已。

    陈柄炎冷笑的看着苏灿,而后缓缓的抬起手,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态:“给我把墙头的这些人都射下来。”

    “哟,要射我们?伦家真的好怕怕哦。”党坚学着先前苏灿的口气,浮夸的道,而后一挥手,“弟兄们,亮出武器,让这些土老帽们看看。”

    党坚一声令下,墙头就响起了一阵阵机械拆装声,不过眨眼之间,墙头就架起了各式武器,而看着那些武器,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看着那一把把军用步枪出现在眼皮子地下,已经够让人震惊了,而这十几个人中,居然还特么的有人用高射机枪,虽然陈柄炎叫不出型号,可是看着那透着压迫力的枪口,以及垂落足有一米多长的金灿灿子弹,都让他心头发毛,而更让他怒不可及的是,这些人中,居然还有个混蛋扛着一个肩扛式火箭弹。

    而他们,都是清一水儿的步枪,明显火力差的不是一个档次,估摸着那颗火箭弹都能把他们在场所有人轰成渣了。

    特么的,这是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嘛。

    陈炳炎一张脸阴沉的简直能拧出水来,而这时,明显看到身边所有人看向自己的时候,脸上透着惊惧之色,正不明所以,就看到自己的儿子一边后退,一边惊恐的指着自己的胸口:“爸……爸,胸……胸口……”

    陈炳炎一惊,低头就看到自己的胸口上,停落着一个红色的斑点。

    他虽然没有参过军,但是枪战电视还是看过的,这分明是被狙击枪瞄准才会出现的情况,而且这个红点是暗中那个狙击手给自己的警告。

    陈炳炎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他身在高位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憋屈过,也从未像现在这样的受到过死亡威胁。

    最让他愤怒的是,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拥有这样强悍的火力!

    陈炳炎强忍着心头的紧张,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站在厢房外的小子,他知道,一切的关键都在这个小子身上。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吗?你知道你现在让人拿枪指着的是谁吗?我告诉你,你这是在自寻死路。”陈炳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接着瞟一眼墙头的众人,伸长了脖子,故作镇定的高声道,“我现在以冀省一把手陈柄炎的身份命令你们所有人放下武器,不要一错再错,否则的话,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陈柄炎想着,只要自己摆出自己的身份,眼前这群人一定会忌惮,只是他话语刚落,那个墙头明显是领头的家伙就一脸讥讽的表情:

    “行了,陈大书记,您就别在那里拿着你那个名号来吓唬我了,不好使。”

    原本还指望着自己身份压人的陈柄炎心头就微微的一颤,难道……自己今天真的钻进贼窝了?难道眼前这些人真的是穷凶极恶的不法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