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我看谁敢动我
    ,!

    罗家成脸上表情就如同踩了一坨便便一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此时的他真想给自己两耳光,怎么就想出打电话这样的馊主意来?而且,其他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为什么眼前这家伙的手机有信号?

    罗家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手里的手机,心头涌起一股直接把这手机砸成粉碎的冲动,而这时,一旁的茉莉已经满脸喜色的从苏灿的手中接过了手机。

    她能够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眼中看到对自己的善意,不像面对陈柄炎和罗家成时的争锋相对,而且相比陈柄炎父子的那番说辞,她心底本能的更信任眼前这个在今晚之前从未见过的男人阐述的事情经过。

    茉莉接过手机,惊讶的发现对方手机居然是满格信号,很显然这手机并不如这外表表现的这般的普通,她收起了心中的惊讶,很熟练的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茉莉听到话筒里传来熟悉而带着焦急的声音,那是自家夫人的声音。

    茉莉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而后就开始报平安,并且将眼前的一切简略的解释了一下,接着想要说些什么,茉莉脸上神色微微一顿,眼神本能的瞟一眼一旁支愣着耳朵的罗家成,微微的挪步到道观的一角,很显然是去说‘悄悄话’了。

    罗家成看着对方明显是防贼一样的防备自己的举动,脸上却是愈发的阴沉了,而陈柄炎脸色也是变幻不定,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那被眼前这小子挡住门口的厢房内。

    罗家成没有听到茉莉跟自己那个弟妹和弟弟讲了什么,只能看到那站在道观一角的茉莉,脸色变幻不定,几分钟之后,茉莉才向着自己这边走来,而后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自己:“夫人想跟你通话。”

    罗家成本能的不想接,可是却不能不接。

    罗家成面无表情的接过手机,而听到手机里响起的声音,他的脸色却是愈发的难看了几分,最后只是带着一丝不甘的‘嗯’一声,才挂断了电话,脸上却已经冷若寒霜。

    自己的那个好弟妹,居然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自己这个大哥。

    这让他心中蕴集这一股无名火,却又无处发泄,只是一张脸却愈发的阴沉铁青了几分……

    “咳咳,那边怎么说?”苏灿眨巴着眼睛凑上来,很有几分雪上加霜的道。

    罗家成就感觉心口上又被人捅了好几刀,一双原本盯着茉莉的眼睛又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子,可是一想到枪口那群家伙,最终所有的怒火只能化作一声冷哼:“我们走!既然有些人不满我的安排,那么素素有个三长两短也跟我无关。”

    “咳咳,慢着!”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你还想怎么样!”罗家成恶狠狠的扭头看向眼前这个小子,咬牙切齿的道。

    自己都已经不准备带走素素了,这家伙还想跟疯狗一样咬着自己不放吗!

    “你拿了我的手机了。”苏灿指指还被对方抓在手里的手机,眼巴巴的道,“我这手机可是特别定制款,老贵了!”

    “……”

    罗家成一张脸涨的通红,接着由红化青,又由青变白……

    罗家成心中一直在告诫自己,让自己的情绪不要表现的过于明显,可是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怒火,接着随手将手机抛给对方,却是头也不回的向着道观外走去……

    苏灿随手接过手机,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带人离去的背影,眼神微动,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浓郁起来:“另外,附送你一个好消息,过了今晚,素素就可以醒来了。”

    罗家成原本离去的脚步不着痕迹的一顿,接着还是没有停住脚步,径直出了道观,而没有跟随离开的陈柄炎,听到苏灿的花语,脸色却分明一变。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听到的‘好消息’,没有比这个消息更糟糕了,因为罗家那个丫头醒来,就代表着自己编排的一切谎言都要被戳破,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咦?怎么你们还不准备走?”苏灿好似才注意到没有丝毫动作的陈柄炎等人,满脸奇怪的道,接着装模作样的看看手机屏幕,一副善意的提醒着,“你们剩余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哦?”

    陈柄炎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字一顿的道:“我猜你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是冀省的一把手,如果我受伤,你们这些人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确实。”苏灿没有否定陈柄炎的话,反而很是赞同的点点头,让他心中也是一喜,忍不住开声道:“既然素素的父母更相信你们,我们不一定要带走素素,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允许我们留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事已至此,他只能想办法弥补,既然素素醒来已经注定无法改变,那么只有在素素醒来的第一时间,让自己的儿子去乞求原谅,虽然在求生面前,人人平等,自己儿子没有义务为了救素素而将自己送入死地。

    但是自己的儿子在危急关头抛下素素,太过于没有担当了。

    如果能够求得素素的原谅,之后自己亲自去罗家负荆请罪,哪怕罗家对自己再有芥蒂,想来也不会太过于难为自己和自家的儿子,至于沈坤等人……

    他们的死活,跟自己何干?

    总要有人给罗家撒气泄火的嘛,那人自然不能是自己的独子,怕他这小子再不成器……

    陈柄炎已经退而求其次,可是这时,那个梦魇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十秒钟之内,全部滚出道观。”

    陈柄炎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抬起了手,甚至墙头那些枪口也压了下来,却让他忍不住恼羞成怒,他可不是罗家成,只是一个商人,他是一方大佬,封疆大吏。

    自己都已经忍气吞声,只求在这道观里待着,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这家伙居然都不能通情达理一下?

    “我今天不走,我看你们谁敢动我!”陈柄炎豁出去了,而这时却看到眼前这小子脸上透着危险的光芒……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