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我数到三!
    ,!

    苏灿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缓缓的伸出了三只手指,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我数到三,不退出去,后果自负!”

    “你!”

    陈柄炎已经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愤怒,他想要放下狠话,可是对方幽幽的声音已经如同催命符一般响起:

    “三!”

    “砰!”

    没有丝毫的犹豫,刺耳的破空声在烟夜中格外的清晰,狙击子弹在夜色中摩擦出一道亮丽的光芒,居然向着自己这边激射而来。

    那一瞬间,陈柄炎眼皮止不住乱跳,整个身子都如同被冻结了一般,僵硬的无法挪动一步身子,而脑袋一片空白,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真的敢开枪,而且居然敢对自己开枪,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离死亡居然如此之近!

    而且……狗日的,说好的数到三的,特么的一和二难道被狗吃了?

    陈柄炎绝望的瞪大眼睛,而想象中那种钻心的巨痛迟迟没有出现,耳边却传来熟悉的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将脑袋一片空白的他拉回了现实。

    扭转僵硬的脖颈,落入眼中的是自己的儿子一只手死死的捂着肩膀位置的画面,而鲜红的血液好似不要钱一般的从五指间喷涌出来,更是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陈柄炎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双目通红的扭头盯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见对方一脸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一紧张,把一和二给忘记了。”

    “你……”陈柄炎哆嗦的嘴皮子都化作了苍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要不……我再数一遍?”苏灿挤挤眼睛,接着又扭头看向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狙击手,不满的道,“这次瞄准点儿,正主没射准,怎么把陈大少给招呼上了,什么个破枪法?”

    “……”

    陈柄炎眼皮再次不受控制的乱跳,眼看着那红色斑点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字一顿的道:“退,所有人退出道观!”

    陈柄炎不敢再打赌,鬼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真的开枪射自己,能缩能伸,才是大丈夫。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的软弱让他无比的憋屈,对于眼前这个小子,他心中更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但是却又拿其无可奈何,自己在官场上游刃有余的那一套,对于眼前这个小子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如果是同在官场上,只要自己一句话,甚至于自己一个眼神,自然有无数阿谀奉承的下手为了讨好自己而给对方小鞋穿,可以让对方永无翻身之力。

    可是在这里,他连对方的底细都不清楚。

    陈柄炎退到很干脆,不过几分钟,上百号人已经全部退出了道观,甚至还帮他们关上了门,唯有烟暗的道观外,还能听到那个陈大少凄厉的惨叫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消失在山林间……

    看着这群人退尽,倚在墙头的党坚看向看向道观里的苏灿时,脸上已经堆满讨好的笑容:“老大,怎么样?兄弟们没有给你掉面子吧?”

    苏灿收回视线,懒洋洋的瞟一眼墙头的党坚:“你想说什么?”

    “嘿嘿,你看老大日理万机,外边那些阿猫阿狗,总是要有人帮忙处理的,你看兄弟们留下来怎么样?”党坚一张脸都笑成了一团花,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多笑笑总是没错的。

    苏灿乜着眼睛瞟一眼党坚,接着嘴角扯起一个冷笑:“在此之前,你还是先考虑考虑怎么像上级打报告吧!毕竟是一番封疆大吏,你们这些小崽子,居然还真敢拿枪威胁人家?恩……而且还对着人家的儿子开枪……”

    党坚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凝,接着鼓着一双大眼睛:“那个……老大,我们可是听命行事来着……”

    “听命行事?”苏灿眨眨眼睛,“谁的命令?”

    “你……你呀……”党坚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灿咧开嘴笑了,笑的人畜无害,可是这一刻看在党坚的眼中,却是有些毛骨悚然:“有吗?”

    “……”

    “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哎,这人一上了二十,记忆力就开始衰退,待我好好回忆回忆……”苏灿摇头晃脑的向着厢房走去,只留下党坚一堆人目瞪口呆,接着一个个如丧考妣。

    得了,别的不说,检讨是少不了了,指不定禁闭都有可能。

    而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的红衣女,此时看着苏灿消失在厢房的身影,眼底却饶有兴趣,不过接着似想起了什么,脸上多了一丝担忧,而后也是快步的近了厢房……

    此刻的道观里,茉莉那‘雄壮’的身子依旧杵在那里,没有人理会她,她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虽然她跟罗家成等人一路上同行,但是他们不是一路人。

    茉莉始终记着自己的职责,就要要确保大小姐的安全,虽然先前她选择了‘吃里扒外’,站在了眼前这些人这边,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完全的信任这些人,她要先亲眼确保素素的安全。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和那个身手恐怖的红衣女都转身进入了厢房,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腿走向了厢房,而这一次,厢房口的那个老道长并没有阻拦……

    厢房并不大,而且显得有些阴暗,因为远离城池,这里并没有通电,所有的光线来源于墙角的一排火烛。

    茉莉很快就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目光飞快的落在房间里唯一的床榻之上,就看到了脸色煞白,处于昏迷状态的罗大小姐。

    而此时,素素身边,是脸色凝重的那个年轻男子,正在小心翼翼的着什么,身边是那个红衣女,静静的看着那个年轻男子的动作,脸上带着一丝凝重和紧张。看着素素那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在摇摆不定的烛火映衬下,更显得娇弱而惹人怜惜,茉莉脸上也不由紧张起来。

    “现在情况怎么样?”红衣女忍不住开口道。

    茉莉心也是提了起来,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停下动作的年轻男人,却看到对方眉头深锁,心头不由一沉。

    “情况不容乐观。”苏灿脸上并没有先前在厢房外面对众人时的那抹轻松,一双眼睛之中也是酝酿着一股怒火,“如果先前没有那群人的打断,此刻恐怕素素丫头早就醒过来了,可是现在蛇毒居然盘踞到了脑域最核心处,再按先前的方法,恐怕过于激烈……”

    先前流弹射入厢房,紧要关头的苏灿还是受到了干扰,可谓功亏一篑。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红衣女看着苏灿皱眉,脸上的怒火比苏灿还要更甚,接着转身就往厢房外走,“老娘现在就去宰了这群家伙,给这小丫头陪葬。”

    苏灿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对素素比自己还在意,不过他可知道这女人可不是开玩笑,要是那姓陈的真的死在山里,那事儿可就闹大了,毕竟人家可是一方诸侯的存在,估摸着自己又要开始流亡的生活了。

    苏灿赶紧拦住这个一点就炸的女人:“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

    “什么办法?”

    “提取真正的生长液……”苏灿脸上也恢复了严肃,“就如那日那凝结成晶体的血珠一般至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