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法阵成……
    ,!

    “那还等什么!”红衣女已经急不可耐的道,“你赶紧再弄出一枚血珠过来……”

    一旁,茉莉脸上也是露出了关切之色,虽然她听不懂这两人口中的生长液是什么东西,但是从两人的交流中知道这东西对大小姐至关重要。

    面对两人的目光,苏灿唯有苦笑,仅剩的那血珠早就用在这丫头身上了,三足鼎运转千百年,才凝结出那么一颗花生米大小的血珠,现在让自己去哪再弄一颗血珠?

    苏灿心中清楚,想要凝结那血珠,首先需要的是一个运转不息的法阵,而这些天里,他跟贼道学习符箓法阵之术,虽然对法阵已经有些眉目,但那只是自己的推测而已,想要成功还需要不断的实验。

    而且,即便是成功,也不过只是提纯生长液而已,想要将生长液再凝结成等级更高的晶体,鬼知道要到牛年马月?

    除非……自己能够刻出一个比三足鼎内那个符纹还要更高等级的法阵。

    只是现在自己连最低级的法阵都搞不定,想要刻出更高等级的法阵,又需要多久?素素又能否等的到那时?

    苏灿一想到这些,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心中就有种同红衣女先前一样的暴躁想法,琢磨着是不是追上先前那群人,好好的拿那些人撒撒火。

    如果不是那群人的干扰,事情也不会变的如此的棘手,那些毒素也不会散入脑域至深处,让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苏灿沉默许久,直到看见眼前这红衣女脸现不耐烦,才无奈的开口道:“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完成一个法阵,提炼生长液的法阵。”

    红衣女一愣,紧接着眼底就涌出一丝失望,她怎么忘记了,眼前这小子来找贼道研究法阵,目的不就是想要提炼那个生长液嘛?

    可是刻画法阵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贼道研究了一辈子法阵,也没有一个成品,更别提眼前这小子不过研究了几天,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出那所谓的符箓法阵来。

    ……

    远离尘嚣的白云观,生活似乎悠闲而惬意,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流逝。

    道观庭院内,一株百年桂花树下,红衣女毫无形象的躺在一张躺椅上,闭目假寐,而这时耳边传来的一声闷响,让她脸上止不住多了一丝阴郁,她知道自己对面那座阁楼内,那个小子刻画法阵又一次宣告失败了。

    这两天,她已经不知道听到多少次这样的声响了,而且也不知道还要继续再听多少次。

    身后,厢房里又传出哭哭啼啼的声音,隐隐还有一个男人安慰的声音,更是令她心头莫名的烦躁。

    在第二天的时候,那个丫头的父母就带着一堆医疗团队到了道观,然并卵,根本没有鸟用,那些家伙拿着各种设备也查不出个屁来。

    这让原本准备亲自带素素走的那对夫妇也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决定让素素留在道观,他们夫妻两也住进了道观,于是这两天里,她耳边不是听着阁楼里的爆炸声,就是厢房里的哭泣声,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而此时,阴暗的阁楼里,苏灿蓬头垢面,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羊皮纸,手上的符箓笔在蜿蜒流转,一个看似简单的符纹慢慢的跃于羊皮卷上,那纹路光芒流转,似乎有一股气息在涌动。

    一旁,贼道同样双目无比的专注,死死的盯着那羊皮卷,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的比苏灿更清楚,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随着苏灿手上的笔势流转,一股蕴藏于天地间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没入苏灿的体内,而后涌入那符箓笔中,顺着鼻尖流转于那符纹之间。

    虽然那些纹路比前几天那些纹路要简略的多,但是他明显感觉到那些纹路都好似活了一般,只是唯一可惜的是每到重要关头,总会功亏一篑,让贼道心急的同时却又无能为力。

    苏灿手中的笔势不停,眼看着羊皮卷上的符纹就要合拢,而这时,脑海中再次一震,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体内原本行云流水一般的气息也是一滞,这让苏灿脸色也是一白。

    又来了,这该死的一幕又出现了。

    这简直就是阻扰自己成功最后一步的罪魁祸首,而眼看着手上那符纹又要开始溃散,苏灿眼底忍不住涌起一股愤怒。

    一声怒喝,苏灿强制控制着体内即将溃散的气息,一股脑的涌向手中的符箓笔……

    一瞬间,凤尾竹笔杆愈发的幽绿了,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甚至有一股荧荧之光透出,甚至那笔尖狼嚎都在这一刻根根晶莹,一股气息透过笔尖,没入羊皮卷那符纹之中。

    原本已经明灭不定的符纹,在这一刻再次凝聚气息,而这一幕,让一旁的贼道心中不由一喜,看来这次有戏。

    他脸上却是愈发的紧张,虽然这法阵不是在自己手中成型,但是他却是作为第一个见证者,见证眼前这堪称奇迹的一切,如果这法阵真的成功,最起码证明自己这半辈子的研究并不是无用功,自己被逐出师门,被江湖唾弃也是值得的。

    一声闷哼,鲜红的血液从苏灿的嘴角溢出,他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气息如同脱缰野马一般横冲直撞,身体五脏六腑撕裂的痛,而苏灿怒目圆睁,他不放弃,绝对不想在看着最后功亏一篑!

    苏灿只是死死的盯着羊皮卷,眼前视线已经开始变的模糊,不过跟羊皮卷数尺距离,就好似被蒙上了一层化不开的雾一般,上面的符纹都似虚幻无迹,苏灿手上的动作依旧坚定而毫不停顿,原本闪动莹莹光华的符箓笔开始一点点恢复凤尾竹特有的翠绿,甚至最后暗淡无华。

    当最终,那羊皮卷上的符纹最终就如大江合拢般的一瞬间……

    轰!

    一声沉闷如雷一般的闷响在响彻整个道观!

    这一刻,那张不起眼的桌面上,羊皮卷散发刺眼金芒,将整个昏暗的房间映亮如同白昼。

    同样在这一刻,平铺在桌上的那羊皮卷无风自动,一股股神秘的气息在哪里绽放……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