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天机不可泄露
    ,!

    阁楼里的声响,让原本在桂花树下假寐的红衣女豁然站起身来,一双眼睛满是难以置信的瞪着那窗门紧闭的房间。

    她发现这次的动静比前面响声都要大,而且她明显感觉到天地间一股气息动荡,那种气息很奇怪,有别于自己所修炼的真元,也不同于武者所修炼的内功,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气息,而且她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似乎要比自己修炼的真元更加的高级。

    此刻道观这方小天地间,那种气息丝丝缕缕的向着阁楼汇集,显得神秘莫测。

    难道……那小子成功了?

    红衣女脸上难掩震惊,其间更透着惊喜,下一刻,身子不过只是一个闪身,已经飘然跃上数丈高的阁楼窗外青瓦之上……

    在厢房里守着自家闺女的罗家伟和杨容同样听到了这如同闷雷一般的声响,两人带着疑惑的走出厢房,正好看到红衣女那飘然若仙一般‘飘’上阁楼的一幕。

    那一刻,

    两人都如同见鬼了一般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们先前听茉莉描述过这道观里几人的可怖,不是一般人,但是绝对没有眼前这样直观看到来的震撼。

    他们都是科班出身,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学的都是科学知识,他们想不明白,人怎么可能摆脱万有引力定律,可以飘起来?

    以前他们看着那些充斥荧屏的仙侠片,那些人可以飞来飞去的高手侠客,更多的是嗤之以鼻,可是今天眼前这红衣女人如鸟雀一般飞起的画面,却颠覆了他们以往的认知。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高人’的存在!

    而紧接着,他们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震撼的眼底看到了庆幸,他们庆幸自己没有得罪这样的人物,庆幸没有带着素素离开,而是留在这里。

    或许面对素素的病情,那些医学专家束手无策,但是眼前这些人真有办法也未可知。

    ……

    “成功了,哈哈哈……居然真的成功了……”

    阁楼里,贼道笑的几欲癫狂,显得老态的身子却已经一把扑到桌子上,双手颤巍巍的摸着那张已经恢复正常的羊皮卷,看着上面那个虽然拙略,但是却气息内敛,运转不止法阵,他笑着笑着,最后却是老泪都止不住横流。

    他追求了一辈子,研究了一辈子,为此所有人都说他痴,所有人都唾弃他离经叛道,他背负了叛徒的恶名。

    而现在,他可以挺起腰杆,告诉世人,自己半辈子的执念没有错,法阵真的存在,而不是那些佛道之徒随意画着鬼画符糊弄世人。

    “成功了?让我看看。”红衣女一个闪身,身子已经挤进了阁楼,一招手间,贼道手中的羊皮卷就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

    此刻的她也是双目放光,满是好奇的盯着卷上的那个图纹,只是一眼,红衣女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

    因为眼前这图纹,并没有想象中的繁复漂亮,简单的不过寥寥几笔,而且粗糙到可以用丑陋来形容,根本看不到丝毫的美感……

    “这就是你耗费了几天的成果?”以她这样的粗线条,简直可以用丑陋来形容,让她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如若不是能够感觉到那纹路间,确实有一股气息在流转,她都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在耍她。

    苏灿没有回答她的话,此时甚至没有来得及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一双眼睛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手中的那支符箓笔。

    他忘不了先前刻画符箓时,眼看就要失败的一瞬间,自己将即将溃散的气息一股脑的涌向符箓笔,符箓笔产生的异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近乎无心插柳的一个举动,居然成功了。

    苏灿抓住了这个关键,是不是说这个符箓笔就如同是一个储存能量的空间,在至关重要的最后关头,暂存能量,完成最后法阵的勾画?

    苏灿虽然不算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修炼者,但是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

    那些中,不是都说修炼乃是逆天改命,每到一个层次,都要受天罚,那换个说法,刻画法阵是不是也算是逆天行事?

    红衣女说过法不传六耳,同样天机不可泄露!

    逆天自然要受天机干扰,就如先前自己眼看着就要成功,却脑海一片空白,眼前似乎被白雾遮挡,无法视物。

    而借助着笔杆暂存的能量,完成最后法阵的合拢,更像是借外物来蒙蔽天机。

    苏灿不知道自己所想的是否正确,此时平复体内激荡的气息之后,为了验证自己所想,他再次迫不及待扑到桌前,开始刻画符箓法阵。

    这一次,他刻画的法阵纹路要比先前那个成品繁复很多。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苏灿脸上无比的专注,而当法阵就要成型的最后关头,似乎又有一股力笼罩自己的身体,让他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阵,气息开始紊乱……

    “又来了!”

    苏灿眼神凛然,一咬牙,再次如同先前一般,将即将溃散的气息一股脑的涌入手中的符箓笔中。

    如同先前一般,符箓笔的凤尾竹笔杆瞬间晶莹如玉,有莹莹光华透出,而这一次,苏灿的感知更加的明显,能够清晰的感应到笔杆内那气息在流转中,化作千丝万缕,透过那一根根纤细的狼毫,没入笔下的羊皮卷中……

    一通百通,熟能生巧,第二幅法阵成型,而且动静比第一幅显得更大,甚至道观外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都好似阴暗了几分。

    红衣女这次并没有再讽刺对方那磕碜的画工。

    因为她发现,这第二幅图纹,显得比第一幅拙略的图纹更加的精细,虽然看着外形似乎相差无几,而且纹路显然也要繁复一些,这种感觉就像是盖楼,第一幅图更像是楼房的骨架,完完全全的果露在外,丑陋而难看。

    而这第二幅图,看起来已经像是开始往钢筋混泥土的楼房骨架内填充砖块。

    红衣女忽然开始期待,期待着等这座大楼装好玻璃幕墙,粉刷精装之后,会呈现出怎样一座雄伟的高楼大厦……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