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开始提纯
    ,!

    这是一口从道观厨房里翻出来的大缸,两尺高的缸里此刻储着大半缸幽绿色的液体,贼道和红衣女正围着米缸,一双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一侧的苏灿。

    苏灿手中捏着羊皮卷,缓缓的放入缸内的液体中,上面是一个粗略的图案闪动着丝丝光华,这是他第一次成功刻画的符箓法阵,这次他只是做一个先期的测试而已。

    苏灿心中无比的紧张,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羊皮卷,毕竟在此之前,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能够成功就此一举……

    羊皮卷没入幽绿色的初级生长液这种,荡起细微的涟漪,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直到最后液体归于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的异常波动。

    看着这一幕,苏灿不由皱起眉头,难道没有效果?

    苏灿想不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直到最后他甚至已经开始失望的准备放弃,却在这时心头微微一颤,原本脑海中死一般沉寂的第四幅图开始缓慢流转,而他目光再次落在那幽绿色液体上时,那幽绿色的液体再无法阻拦他的视线,那沉入底部的羊皮卷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上面那个粗糙的图纹正在缓慢的流转,周围的幽绿色生长液似乎也在以一种微弱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缓慢的涌动……

    见到这一幕,苏灿瞬间明白过来,不是这法阵没有反应,而是这反应太微弱了,以至于给人一种没有反应的错觉。

    就如同小马拉大车,给人一种无力感。

    这样细微的发现,却让原本已经开始失望的苏灿脸上抑制不住的惊喜,接着就迫不及待的取出第二张成品,投入初级生长液中。

    再次细细的观察,苏灿发现这次这图纹流转显然要比第一幅图更加活跃了一丝,而且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图纹如同一个永动机一般,在孜孜不倦的运转,他甚至感应到在法阵之内,幽绿色的生长液在完成一种质的脱变,虽然速度慢的几乎可以无视……

    这让苏灿心中已经忍不住狂喜,看样子自己所想是对的,如果自己能够刻画出更加高级的法阵,那么提炼的速度还会有提升。

    虽然他这次成功了两个法阵,但是还是才拙略了,甚至比起三足鼎内的法阵都要相差甚远,虽然那个三足鼎内的法阵跟自己脑海中的法阵相比,同样可以用粗糙来形容……

    苏灿在想,如果……自己能够刻画出三足鼎内那样等级的法阵,或者自己刻画出比那个三足鼎更加高级,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将脑海中那个法阵完全的‘复制’出来,那提炼的速度恐怕还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怎么样?是不是成功了?”一旁的红衣女有些抓耳挠腮,不过看到苏灿脸上露出的一丝喜意,心中也是止不住欣喜。

    苏灿微微的点点头,眉头却是微锁:“我在考虑,可不可以将这个法阵刻画在某种器物之上,这样一来,就不需要羊皮卷了。”

    “当然可以。”红衣女一副见怪不怪的指指一旁的贼道道,“问这个家伙绝对没问题。”

    苏灿不由有些狐疑的看向贼道,而一旁的红衣女已经开口道:“江湖上,谁人不知道贼道双痴之名?”

    “法器?”苏灿一愣,狐疑的扭头看向一旁的贼道,他还真不知道贼道居然还有个贼道双痴这样的外号。

    “第一痴法阵符箓,而第二痴就是法器之术。”

    贼道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反而此刻脸上带着淡淡的傲气,因为苏灿成功的制作出法阵,足以证明自己之前关于法阵的研究并不是空谈。

    以前,江湖给自己取名贼道双痴,更多的是一种嘲讽,而今天过后,他要让所有人提到贼道双痴的时候,更多的是敬佩!

    贼道脸上也是恢复了一丝肃穆:“当然,我这里所说的法器,可不是那些佛道供仪式使用的器具,那些所谓的八卦镜、木鱼、罗盘、天珠、念珠,开关佛器等,象征意义更多过于实用性。”

    “真正的法器,拥有神奇的力量,我曾经在藏区佛门密宗有幸见过一个老僧手中残缺的转经轮,转动间依稀宛若听到佛门高僧禅唱佛音,久听可令人心神空灵,如入禅定之境,可谓神奇,算得上是法器。”

    贼道一脸回忆之色的道,让红衣女也是有些惊奇,而苏灿惊奇之余,却想到了更多,比如……自己在龙隐基地所见的那个三足鼎,又比如剑侍手中那个神奇的剑匣,内里更是藏着一个不自是幻化还是真实的剑冢,是不是都应该都算是贼道口中的法器?

    之后,苏灿也听贼道阐述了更多关于法器的东西,知道制造法器并不是那么简单,不是任何一种器物都可以承受法阵之力,而这其中涉及到一门古老的‘学科’……炼器。

    炼丹,炼器,符箓咒语……

    这可是华夏宗教传承千百年的拿手好戏,而贼道既然被人称之为双痴,那么显然对炼器也有造诣,自己到时候如果跟贼道合作,那岂不是双剑合璧?

    而如果自己可以制造出法器……

    一想到这里,苏灿就忍不住火热起来,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将脑海中那几幅图都刻画出来,制造成可以拥有相应功能的法器?

    不过很快,他还是清醒过来,现在他首要的任务不是炼制法器,而是提升法阵的等级,提纯生长液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

    入夜,房间中火烛摇摆不定,映衬着刚挂掉了自己的卫星加密电话的罗家伟那张脸上,脸色有些难看。

    一旁,杨容虽然脸上依旧掩盖不住的悲戚,不过还是忍不住担忧的开口道:“老罗,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又有事了?”

    “不是公司的事情。”罗家伟眼中难掩忧心之色,“刚才大哥打来电话,说老爷子再次被送入手术室,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医疗团队也是持悲观态度……”

    “咱们来时,老爷子的病情不是已经开始好转了么!”杨容眉头皱起,接着看看床上依旧昏迷的闺女,再想想家里老爷子,忍不住悲从心来,“如若不行,我在这里守着素素,你明日回去吧……万一……”

    杨容没有说下去,但是罗家伟心中也明白,自己妻子口中的万一指的是什么,一想到自家的情况,他也是忍不住太阳穴连跳,脸上莫名的有些烦躁。

    而也在他忧心忡忡之时,外边院子里却传来阵阵吵闹之声,其间有那红衣女不满的怒吼,似乎在抢什么东西,让他们夫妻两也是止不住好奇,毕竟先前红衣女的身手让他们记忆犹新,很好奇是什么东西让她居然不顾‘高手’形象,动手抢夺……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