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神迹!
    ,!

    此刻,

    红衣女面红耳赤的扑向苏灿,全无一丝高手的风范可言。

    而在苏灿的手中,一指节般粗细的小玻璃罐内,一股绿意从中透出,在夜色中如同夜明珠一般闪动着荧荧之光,神秘异常。

    就连一旁的贼道,也是一副跃跃欲,他也没有想到试验居然如此的顺利,在苏灿还在测试更高深的法阵效果的时候,意外发现早先投入那米缸内的法阵,居然已经提炼出了生长液,虽然不过微不足道的一丝丝,但是那液体中蕴含纯正无比的生机,让他都忍不住心潮澎湃,说实话,眼红的他都想要动手去抢,这可是真正的宝贝。

    只是他还有点儿矜持,身边这位小祖宗就没有所谓的矜持了,眼红的直接动手。

    贼道在一旁看的眼热,默默的告诉自己,这两人鹬蚌相争,回头自己渔翁得利也不一定。

    而苏灿看着红衣女的手就要抓到玻璃罐,却是飞快的一缩,堪堪躲开对方十拿九稳的一爪,赶紧跟这女人保持安全距离:“喂喂喂,有话好好说……”

    “好啊,让我今天好好的试试你小子有几斤几两。”红衣女看着苏灿绝对算不上优雅的躲避姿态,一脸‘狞笑’的道。

    而后身子就飘然而上,抓向苏灿手中那节玻璃罐的手就是如同穿花引蝶一般,令人眼花缭乱,而配上脚上的步伐,身形更是如同鬼魅,让苏灿也是倍感吃力,连着几次,差点儿就要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老女人,你别过分了昂,不然我就跟你玉石俱焚……嗷……”

    苏灿急了,不由咬牙切齿的威胁道,结果身子一慢,就被对方挠了一爪子,化纤混纺穿十几年都不会坏的外套径直在撕拉声中报废,在身上还留下了一个猫爪似的抓痕,只疼的苏灿老脸直抽抽。

    “老……老女人?”红衣女原本飘忽不定的身影也是一僵,接着一张俏脸就一点点的僵硬了下来,而后在苏灿的目光中,化作桀桀怪笑,“小子,今天本姑奶奶让你知道老女人发飙后的厉害。”

    红衣女说着,就恶狠狠的扑向苏灿,而一旁的贼道已经开始为这小子默哀了,居然敢叫人家老女人……

    贼道老脸都忍不住一抽,特别是看到她已经完全不顾形象的跟苏灿扭打在一起,让他都有些不忍直视了,不过紧接着就鼓大了眼睛,而后身子发疯了一般的凌空扑去……

    因为就在两人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情急之下的苏灿手中的那支玻璃瓶居然意外脱手而出。

    原本扭打在一起的苏灿和红衣女两人也傻眼了,直愣愣的看着那玻璃瓶在月光下滑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向青石板地面上……

    哪怕贼道已经用尽全力,最后还是慢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玻璃瓶在地上炸裂,而罗家伟和杨容两人也堪堪走出房门,正看到这一幕。

    清脆的炸裂声在这道观里显得分外的清晰可辨,那闪动着莹莹之光的玻璃瓶在青砖地面炸裂,四溅的液体,宛若萤火虫之光一般飘散如空中,而更多是没入那青砖缝隙之间,最终消失不见。

    红衣女脸上一阵肉痛,接着就一点点的扭转脑袋,一双眼睛凶狠的瞪着苏灿……

    “我要杀了你。”红衣女恶向胆边生,凶狠的一个翻身就骑在了苏灿的身上,双手恶狠狠的掐着苏灿的脖子,“你赔我的宝贝。”

    “我靠,杀人啦……”

    “杀你简直便宜你了……嗯?你兜里什么东西,怎么硬邦邦的,顶着难受……”

    “咳咳,手机,那个……国产的……有点儿大……”被掐的吐着舌头的苏灿不由尴尬的咧咧嘴。

    红衣女似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不由惊恐的瞪大,接着一张精致的脸上就瞬间通红,而后就准备把这小子杀人灭口时候,耳边却响起一声惊呼声……

    是贼道的声音!

    两人手上的动作一顿,接着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贼道方向,紧接着两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原先玻璃瓶碎裂的地方,那砖缝里不起眼的一根杂草,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出一根根翠绿的嫩芽,嫩芽在夜色舒展绽放,显得神秘漫长。

    甚至最后那颗杂草吐出花苞,花苞绽放,含香吐蕊,居然不过分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一颗杂草成长繁殖的整个过程,看的苏灿和红衣女都目瞪口呆。

    而至始至终作为一个旁观者的罗家成和杨容两人,却是眼睛都看直了,整个人呆愣在当场。

    这种变幻简直太神妙了,简直就像是一个电影镜头被放快了无数倍……

    这……这是神迹吗?

    呆愣中的红衣女回过神来,顾不上跟身下这个坏家伙扭打了,不容拒绝的道:“下一瓶生长液,归我!”

    说完,红衣女身下如同踩了弹簧似的从苏灿身上弹起,眨眼间就跑的没影儿了,只要细心就可以看出对方似乎有些落荒而逃,而这时并没有人注意这些……

    “那……那个……下下一瓶,归我。”一旁的贼道也是忍不住搓搓手,老脸推笑的道。

    他们自然看的要更真切,那一小瓶生长液蕴含的生机居然可以让一颗杂草转息之间发生如此神奇的变化,如果用在人的身上呢?

    这恐怕就是仙丹妙药一般。

    而面对两人的话,苏灿却是恍若未闻,他此刻看着那颗绽放花骨朵的小草,眼中却是闪着金光,里面两个大大的$在闪动,特么的,这简直都是钱呐……

    可以想想,如果这东西可以量产,如果这东西流入到了市场中,那该多值钱?更别提这还只是最低级的生长液提纯的液体,如果二级三级的生长液提纯,功能想来应该更加强大!

    恩,先前那一小瓶,最起码也要卖十万……还被嫌贵,这是国内友情价,卖给外国佬,最起码翻十番,爱要不要……

    苏灿忽然想到,秦婉卿当时许诺自己的是多少利润点来着?

    苏灿觉得太少了,怎么着自己掌握核心技术,也要拿大头……

    苏灿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头跟秦婉卿好好的讨价还价一番!

    也在这时,身侧一个儒雅声音带着善意的响起:“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