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去伪修真
    ,!

    “修真……术法……”

    贼道哆嗦着嘴唇,脸上难掩震撼,这个小子还要给自己带来多少的惊喜?

    先是那困扰自己半生的法阵之术,而现在又是这种只在古籍传说中存在的修真之法,一次次刷新着自己的认知。

    所谓修真,本源于道家一种修行,讲究的是求得真我,去伪存真,修炼的乃是神通术法,并不注重肉身修炼,仅仅靠着某种特定的动作,或者咒语,就可以引动天地之气为己用,视为天人合一,最后得证大道,可破碎虚空。

    虽然他也是修炼者,但是对他而言,这修真术法离他太过于遥远了,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他们如今修炼界体系的一种修炼法则,无论是他们这些修炼者,亦或是那些武修,注重的更多都是炼体之术,而修真更注重的是神通,哪怕身体再孱弱,只要能够引动天地之气,借天地之力就可以斩杀敌人。

    传说古时修真剑仙,一把剑可斩敌千里之外,一个念头可灭人三魂七魄。

    或许现在觉得这一切过于匪夷所思,可是贼道当年游历天下时,在西南苗疆听闻过那里传承着一脉巫术,号称可以咒杀敌人,虽然很像宫廷剧中针扎草人,觉得愚昧,可是咒杀是真的可以死人的,让人防不胜防,跟传说中的修真所讲究的‘借力’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而眼前,这个小子,虽然反复仅有那几个动作,可是几个动作却引动天地灵气聚集,幻化各形,分明跟修真中的术法相同。

    而听到贼道的话,一侧的红衣女身子也是微微一颤,一双眼睛之中也透出了一丝震惊。

    对于修真之说,她自然也不陌生,因为他们修炼者们,相传就是脱形于修真者,比如他们的修炼境界,分为炼体、练气、化神、炼神、还虚、合道六境界,就是脱形于修真中的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六大境界。

    至于当年修真者为何消失,现在流传最为被人信服的说法就是传说当年天地突然异变,灵气匮乏,修真者失去了掌控天地灵气,和天地灵气沟通的能力,无法‘借力’的他们,没有了赖以生存的灵气,加上因为身体孱弱,变的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惨遭淘汰,而其中一部分人寻求挣脱之途,开始走上炼体之路。

    至于真相如何,谁又知道?

    就如俗世讨论曾经的恐龙大灭绝,不也是通过猜测而得?

    红衣女心思百转,一双眼睛看向苏灿时,却是忍不住眼热,炼体之途一直被视为修真之中的修命之法。

    修真相传有三法,下乘法修命,中乘法修性,而真正的上乘之法乃是性命双修,而掌握性命双修之法者寥寥,这些年里,修炼界追寻修真步伐者不知凡几,甚至曾经无数修真典籍被人从古地中翻出,却从没有人成功,却没想到现在却在这小子身上见到了,如果这个消息放出去,恐怕会引来所有人的疯狂吧。

    ……

    苏灿感觉自己身体无比的舒坦,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一般,每一个毛孔都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泰之感,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在欢鸣,他的神识在不断的延伸,周围整个天地都以一种无比清晰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神识中。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房间里秋冬最后挣扎的蚊蝇摆动的翅膀,能够感觉到屋檐一角一个蛛网上一只蜘蛛摆动的触脚,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触脚上微微颤动的绒毛,同时他也看到了屋外的红衣女和贼道。

    神识依旧向着远处在延伸,之后整个道观都笼罩在神识之下,到最后更是夸张到方圆近百米都笼罩在自己的神识之下。

    在这方圆百米之内,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难脱自己的神识,就好似在这百米之内,自己是真正的主宰一般。

    苏灿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也没有想到这五幅图居然还有如此的妙用,这一刻,他真的很好奇之后的四幅图开启又会有怎么样的效果?

    难道真的可以做到移山倒海,翻云覆雨之能?

    最终,苏灿动作开始慢慢的变缓,而随着他的动作,原本逸散入空气中的那些乳白色的气流,又开始幻化成千丝万缕,一点点的没入苏灿的四肢百骸万千毛孔之中,最终消失不见。

    这一幕显得神秘异常,而此刻在苏灿的脑海中,那五幅图正在鲸吞那涌入身体四肢百骸之中的气流,让那五幅图显得愈发的神秘莫测起来。

    打完收工,苏灿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底还带着一种迷醉之色,不过紧接着眼前就是一花,原先在屋外的红衣女和贼道两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后两人就上下打量着自己,眼底透着一种意味莫名的光彩。

    苏灿眨眨眼睛,有些不自然的一缩身子,看着这两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他就想象到了动物园的围观猴子的游客,让他很是不爽。

    正准备炕议,不过紧接着他就看到原本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两人,一副踩到狗屎一般的表情,接着比窜进房间里更快的速度窜出房间,耳边还传来一阵夸张的干呕声。

    苏灿有些不明所以,不过随后脸色也是一变,下一刻就飞快的伸手捏住鼻子……

    臭!

    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直冲入鼻孔,让他几欲昏厥,而那臭的源头赫然是自己身上!

    苏灿此刻才发现,从那种难以言喻的玄妙境界中清醒过来之后,身体粘腻的难受,细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之间自己的手臂皮肤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污垢,油腻中透着恶臭。

    苏灿眨眨眼睛,接着脸上却更多的是惊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脱胎换骨?

    这些东西都是体内的暗伤瑕疵?

    不过这东西也太恶心了,简直就跟掉进粪坑里一般,苏灿没有再犹豫,就准备直奔道观之后的一个水池而去,只是刚一跨步,苏灿又是一惊,因为他发现,自己一步跨出,耳边微风拂过,等他回过神来,人居然已经在数丈之外……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