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掌控的力量
    ,!

    苏灿呆愣当场,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做到的,他细细的品味着先前那种堪称玄妙的一幕,紧接着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拂过身侧的那缕缕细风之上,眼睛却是一点点的亮起,刚才那一瞬间,他好似就是风的主宰,‘借’风而行。

    难道这就是轻功?亦或者传说中的缩地成寸?

    苏灿眨眨眼睛,而后缓缓的抬起一只腿,再次一步跨出,这一次,他感觉的更加清晰,身体中那股蛰伏的气息只是微微一动,一瞬间,就如同是联通了天地的桥梁一般,空气中轻拂而过的微风就如同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自己的身体好似成为了这天地间无处不在的风因子的一部分。

    微风卷动着他的身子,空气都好似在这一刻幻化扭转,身体好似直接穿越了空间的界限,那种感觉相当奇妙,而当周围的景色再次恢复清晰,苏灿却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已经狼狈的砸向了道观的红墙根,而距离已经跨越了数十丈之多。

    苏灿有些狼狈的扭转身子,才堪堪避过跟红墙亲密接触的下场,不过紧接着他脸上就是满脸的惊喜,而后就如同一个找到自己心仪玩具的孩童一般,在道观里玩的不亦乐乎,虽然这种力量的控制还有些生涩,时不时就会撞上墙根,抑或是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不过早就将躲在暗处,并没有离开的红衣女和贼道看的目瞪口呆了,而后就是各种眼热,恨不得之上出来夺之而后快……

    苏灿之后才钻入道观之后的水池,清洗满身的污垢,洗的畅快不已,时不时伸手感受着水面的清风,只要心神一动,五指滑动间,他甚至能够看到指尖缭绕着屡屡宛若灵蛇一般的气流,那就是风的力量。

    苏灿眨眨眼睛,自己既然能够跟风相联系,那么可否跟水也同样相连呢?

    苏灿按耐不住说试就试,如同先前一般,心头一动,体内那股宛若细蛇一般的气息就开始周天旋转,接着向着身体四周的天地延伸,之后,苏灿就感觉身边的一切都有些不同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苏灿缓缓的抬起手,于是,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微微的颤动,而后如同煮沸的沸水一般咕咕而响,一丝丝水如同水龙一般从水面钻出,向着苏灿的手掌汇集成一个拳头大的水珠,在他的手掌上方悬空蠕动变幻,显得神秘异常。

    苏灿欣喜,果然可以。

    苏灿看着手中蠕动变幻的水珠,又有些玩心的想要让其变幻各种形状,只是就在这时,苏灿突然感觉脑袋一疼,原本聚拢的那股神识就是一散,紧接着,他就从那玄妙的境界中挣脱出来,就连站在水中的身子也是微微一晃,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一种强烈的虚弱感袭转全身。

    苏灿赶紧控制住自己的身形,接着却是脸上溢出一丝苦笑,看着手中原本蠕动着的水珠扩散开来,狠狠的砸入身下的水面,溅起点点水珠,他也是不满意的摇摇头,感觉到脑袋阵阵沉重,他知道这是自己神识透支之后的后遗症。

    看样子这也不是万能的,想要掌控这天地之力,似乎跟自己的神识有必不可分的关系,看来,还是自己的神识太弱小了。

    不过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神识壮大?

    苏灿想到了原先自己侵入生长元液中的场景,那些莹莹光芒,好似能够被自己的神识所吸收,那是不是可以壮大神识?

    想到这个可能,苏灿也不再犹豫,赶紧洗去身上的污垢,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那间刻画法阵的阁楼,去提炼那种至纯的生机元液。

    这东西不仅仅对自己有着莫大的效果,同样也是素素的救命之物。

    现在他既然已经掌控了这种提炼之法,自然不会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

    狭小的厢房火烛摇曳,哪怕是白昼,整个房间依旧显得有几丝阴暗,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木榻之上,素素依旧静静的躺在那里,宛若睡着一般,如果不是那苍白的脸色透着一丝病态,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病人。

    虽然这里戒备森严,茉莉还是尽职尽责的守在厢房门口,而罗家伟和杨容夫妇却是紧张的站在床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坐在床榻之旁的苏灿,还有另一边一只手抵着自己女儿头顶天灵盖的红衣女。

    此时的两人心头难掩紧张,原先他们期盼着可是早些给自己的闺女治疗,可是真正开始治疗,他们又难掩担心。

    两人相视一眼,不知何时,双手一紧紧紧的握在一起,像是相互打气一般。

    而在床榻一侧,红衣女和苏灿两人脸色都是异常的严肃。

    此时红衣女看一眼苏灿,脸显郑重的道:“我只能保证控制那股毒素十息时间,在这时间里,你必须清除那股毒素,而且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如果……我是说,如果……失败的话,后果会怎么样?”听着红衣女的话,一侧的罗家伟忍不住紧张的开口询问道。

    这几天,为了自己的闺女,他放下了所有家族内的事情,推后了无数公司动辄千万的议案,一心守在这荒山老林,守着自己的骨肉,虽然说一切都交给苏灿了,可是事到关头,不担心是假的。

    红衣女想了一下,还是看一眼对方道:“重则丧命,轻者哪怕醒来,后半辈子恐怕也会浑浑噩噩中度过了。”

    红衣女的话,让罗家伟身子微微一颤,而一旁的杨容更是眼睛又红了,眼泪止不住溢出眼眶,这就是一个水做的女人。

    罗家伟搀扶着几乎要软倒在地的妻子,许久之后,才似下定了决心,而后这个坚强的男人,声音却是有些发颤:“你们开始吧。”

    杨容身子一软,而罗家伟声音微微一顿,之后咬着牙道:“如果……我……我是说如果出现意外,我希望你……能够保住她的命……哪怕……就这样一辈子躺着也好……”

    罗家伟目光温柔的落在床榻上的女儿脸上,或许这样做是他做父亲的自私,可是如果没有了女儿,他真不知道自己夫妇两人该怎么活下去……

    在他心中,什么亿万家产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自己的宝贝女儿才是自己人生的依托,生命的延续。

    或许对于很多父母而言,养孩子是为了养老,对他们而言,养儿是为了付出和欣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