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有惊无险!
    ,!

    “罗叔,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治。”苏灿郑重的对罗家伟保证道,而后小心翼翼的身上取出了一支整体都透着湛蓝的元液,打开瓶盖,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生命气息逸散开来,让原本昏暗的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生机之力。

    这是他这两天通宵达旦努力的成果,两天时间里所有法阵提炼出来的低纯度元液都被自己再次经过第五幅图吞噬提纯,也仅仅只得到这么一小支湛蓝色的元液,产量可谓低的惊人,虽然依旧无法同那血珠的纯度相比,但是效果同之前秦婉卿带走的那些元液可以说已经天差地别来形容。

    看着苏灿拿出这支湛蓝色元液,红衣女脸上也是郑重起来,对着苏灿微微点点头,而后抵在素素脑门之上的手掌掌心一振,一股内劲鼓动而出……

    毕竟这次要对付的是脑域至深处的剧毒,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功亏一篑,并且给伤者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所以红衣女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举一动可谓慎之又慎。

    一股微弱的内劲涌入素素的脑域之内,不过几息之间,红衣女就确定了那残留蛇毒顽固盘旋之地,而后小心翼翼的向着那边包拢而去,以防那蛇毒再次逃散,不过那原本死一般寂静的蛇毒,在碰触到红衣女内劲的一瞬间,好似感应到危险一般,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这让红衣女也是脸色一紧,内劲更是源源不断的涌入素素的脑海,团团将那左冲右突的蛇毒围拢其中,不过那恐怖的蛇毒眼看挣脱无望,居然转而蚕食起那红衣女的本命真元来。

    红衣女脸色一点点的化为苍白,雪白的贝齿死死的咬着已经化作灰败的唇角,额头青筋暴起,津津细汗顺着额头滑落,而脑域中的战斗,很显然还是影响到了素素,只见床上昏睡中的素素身子微微一颤,原本恬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这让一旁时刻注意着素素的罗家伟和杨容心头都是一紧。

    “动手!”红衣女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她低估了那蛇毒的顽固和恐怖,看自己的真元再被不断的蚕食,而蛇毒却在壮大己身,自己这次可谓元气大伤,但是此时她不能退,因为这次失败,下次这蛇毒恐怕更加的根深蒂固,难以剔除,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得到红衣女的指令,苏灿手上没有丝毫的停顿,转息之间,一管元液就已经被送入到素素的口中,紧接着另一只手已经抵在素素的额头之上,意念微沉,神识向着素素脑域延伸,只是眨眼间,就如同穿越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沉浸入了一个神奇的环境之中……

    在他的神识周围,是一片光的海洋,无数星星点点在周围汇聚,宛若满天星辰,一个个七彩的光斑汇集成一个个光团或近或远,漂泊不定,宛若星空中成片的星云,显得神秘异常,让苏灿也是震撼莫名。

    这宛若宇宙一般的所在,就是人的脑域,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医院手术解剖的脑袋结构图,这是一种愈加神奇的世界。

    苏灿神念不由自主的伸向一个光斑,只是一瞬间,他就感应到了一种情绪,那是素素的情绪,其中或喜或哀或乐,不一而足。

    苏灿忽然觉得,只要自己愿意,素素所有一切的记忆都将被自己所得知,在自己眼中将没有任何秘密,怪不得中那些高手可以通过摄魂来得到别人的记忆,抽取别人的武功秘籍之类。

    原来人的脑域竟然如此玄妙,而自己可以如此观察素素的脑域,那么将来想要对付别人呢?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如此轻松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想到这里,苏灿还是忍不住心痒痒,而也在这时,他明显感应到这微观的‘宇宙’微微一颤,那无数的星云,都好似要坠落。

    这让苏灿心头也是一颤,就注意到了那被烟暗弥漫的一处脑域,感应到了那股岌岌可危,随时可能溃散的包裹烟暗的力量,显然那是红衣女的力量,不过面对足见壮大的蛇毒,显得有些微弱而不堪一击。

    苏灿飞快的收拾起心神,心念一动,那涌入素素身体中的浓郁生机之力就开始向着脑域飞涌而来。

    那丝丝缕缕宛若精灵一般的光点飞快的从脑域的四面八方向着那毒素包围而去,蛇毒好似知道了危险,那一瞬间,疯狂的左冲右突,想要脱离这处脑域,却被红衣女的真元死死纠缠,而生机元液已经一股脑的涌入那烟暗弥漫的蛇毒之中,蚕食着原本被蛇毒霸占的脑域空间。

    蛇毒一点点被挤压,不过反抗的愈发激烈,而那股气息的包围圈已经愈发的岌岌可危,让苏灿愈发的焦急。

    十息,他只有十息时间……

    苏灿一直在默默的提醒自己,而在外界,素素的身体已经痛苦的抖若筛糠,脸色更是化作死灰,刺客双目微闭的红衣女和苏灿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看着这一幕,罗家伟夫妇两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无可奈何。

    不知何时,贼道已经出现在厢房之内,看一眼身子微微颤抖的红衣女,不过脸上依旧毅然决然,贼道也是露出一丝感慨,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为了这个小丫头,她可谓是不计一切后果了,居然燃烧自己的真元。

    对于修炼者而言,真元是宛若自己性命一般的存在,一不小心,很有可能造成自己境界上的跌落,而境界跌落之后,再向恢复就要难之又难了,

    贼道摇了摇头,最后还是一步跨出,出现在了红衣女身后,一只手掌已经抵在红衣女后背之上。

    一瞬间,原本微微抖动身子的红衣女似收到了支援,身子平静了下来,甚至脸色也恢复了一丝红润。

    而此时的脑域中,原本几乎溃散的那股气息再次一凝,而其中,生机依旧在不断的压缩那股蛇毒,但是却依旧无法根除。

    苏灿不由急了,红衣女说过,他只有十息之间,不然素素很有可能一辈子也醒不过来,或者醒过来也会成为一个白痴,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苏灿咬咬牙,神念宛若触角一般向着蛇毒延伸,让苏灿没有想到的是原本疯狂挣扎的蛇毒似找到了宿主一般,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蔓延而来,让苏灿神念一暗,差点儿从那神奇的内视之境脱离出来,这让他也是一惊,没有想到这毒素居然还能蚕食自己的神念。

    苏灿此时可谓对那个印度阿三恨之入骨,琢磨着回头一定要把这个老东西提溜出来,让他自己也尝尝这种跗骨之毒。

    感觉到自己的神念被毒素蚕食,几欲溃散,苏灿也不敢怠慢,飞快的控制着第五幅图的吞噬之力,化作一根根细微的触脚,向着那团毒素延伸而去。

    那缕缕气息如臂使指,再无原先那股狂野,敌我不分。

    这同样也是这几天苏灿提纯元液时的成果,而在两股力量碰触的一瞬间,大战一触而发。

    蛇毒的顽固超出苏灿的想象,可是在吞噬之力一点一滴的吞噬之力下,最终还是一点点的缩小,到最后只是困兽无力之斗,再无反抗之力,直到最后消失无踪。

    这让苏灿也是松一口气,虽然过程惊险无比,但是结果是完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