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初步尝试
    ,!

    白云悠悠飞暮渡,清风徐徐送晚钟。

    白云观每天的日子悠闲而惬意,看着碧蓝的天空白云聚散,千变万幻,斜躺在屋顶青瓦之上,沐浴着暖暖阳光的苏灿只觉得浑身舒坦,甚至抛开了所有的凡尘俗世,心神空灵。

    下方,白云观不大的天井内,此刻正有声声虚弱却坚定的娇喝声传来,不用看,苏灿都能够猜到那副画面……

    肯定又是那个老女人在操练已经清醒来的素素了,自从素素醒来之后,那个老女人就迫不及待的还拿出了一个罗叔夫妇难以拒绝的名头,美其名曰帮助小丫头尽快恢复虚弱受损的身体。

    因为红衣女这些天有意无意的露出一两手绝活,早就在罗叔夫妇眼中塑造成了‘高人’的形象。

    她主动开口愿意帮助小丫头‘术后恢复’,罗叔两人那是高兴的简直感恩戴德,恨不得送上万贯家财。

    不过苏灿怎么看,这老女人每每瞅着素素的眼神,都有些像是大灰狼看小红帽不怀好意的样子。

    这些天,苏灿也隐隐猜出这个老女人的那点儿小心思,恐怕是动了收素素为徒的念头。

    经过生长元液的改造,素素可以说是被脱胎换骨,用贼道的话来说,被称之为先天道体也不为过,那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修炼奇才。

    对于这个女人看上素素,苏灿自然也乐见其成,这些天他也从贼道那边旁敲侧击隐隐猜到了这个女人身份,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要找自己‘谈人生’的那个武林修仙群里的群主灭绝真人。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初刚见到这个女人时,为毛这个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透着一种危险的敌意。

    有这样一个群里那些家伙都胆颤的高手当素素的师父,恐怕以后罗家那些人也不敢再动什么幺蛾子了,以后也不会有那些印度阿三之流的可以伤害到素素。

    不过为了防止这女人找自己‘谈人生’,苏灿这两天都有意无意的远离这个危险源。

    “苏施主,现在可否有时间……”一个略显激动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是贼道的声音,将苏灿的思绪也拉了回来。

    这两天,贼道终于还是按耐不住的找他学习法阵之术,苏灿自然也没有藏私,投桃报李,将自己的心得告知,这些天可以说颇有成效,最起码贼道已经可以模仿苏灿最初成品的法阵刻画成功了。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苏灿之所以教贼道刻画法阵,也是有自己小心思的。

    可以想象的到生长元液投入市场以后,必定会引起轰动,到时候市场的需求量肯定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而作为生长液提纯最重要一关,法阵的需求量肯定可以海量。

    自己自然不可能陷入永无止境的刻画法阵的恶性循环之中,那么能够有这样一个‘掌握核心技术’的高手坐镇,替自己分担自然必不可少。

    而贼道无疑是自己最好的选择,而且,苏灿可以保证贼道不会拒绝,因为他已经尝到了元液可以提升精神力和自己修为的甜头,对于一个痴迷法阵甚至叛出师门的人而言,有什么比可以提升法阵,又能够无时无刻的提升修为更难以拒绝的诱或呢?

    苏灿舒坦的伸个懒腰,一个鲤鱼打滚,从屋顶翻身下来,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第一眼就看到素素在那里扎着马步打拳,一双眼睛正可怜巴巴的瞅着自己,而红衣女此刻完全是一副‘严师’的嘴脸,面不改色的杵在一旁指点。

    似乎注意到素素那求助的目光,红衣女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向了自己这边。

    苏灿赶紧一缩脖子,对着素素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目光,就飞快的迎向了贼道,他可不想惹来那个老女人找自己‘畅谈人生’。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惹不起,自己还躲不起?

    看着苏灿那副鬼鬼祟祟的跟贼道离开的背影,红衣女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师父……已经……已经十分钟了,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不行!”红衣女毫不犹豫的拒绝,眼珠子却是转,接着笑眯眯的看向一旁可怜巴巴的素素,“素素,不用蹲马步了,为师教你一套绝学怎么样?”

    “我……我还是蹲马步可以吗……”素素本能的一缩脖子,小心翼翼的道。

    “不行!”

    “……”

    苏灿和贼道两人来到了刻画法阵的专用工作室——阁楼。

    阁楼里,贼道拿着一张金属的卡片,卡片只有明信片大小,此刻卡片上面一个精致的图纹显现,似乎有一缕缕气息在那些细微凹陷的纹理之间流转。

    贼道难掩激动的将卡片递给苏灿道:“按照咱们先前合计的想法,我改进了符箓笔,将笔改成了刻刀,终于成功的将法阵图从羊皮卷上提升到了金属界面之上,大大的延长了法阵的使用寿命,不过法阵的品相还是过低了,恐怕效果也不会太过明显。”

    苏灿从贼道的手上接过那张金属卡片,很显然比起羊皮卷要便携不少,苏灿体内的气劲游.走,没入金属卡片之中的一瞬间,原本显得有几分暗淡的法阵眨眼间亮起,似乎有一股液体在图纹之间游.走,宛若血脉一般,神秘莫测。

    最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图纹之中居然已经初步的融入了一丝自己脑海中第五幅图的纹路,虽然只有一丝丝。

    苏灿不由看向贼道,却见老道一脸抑制不住的自得。

    苏灿也不由心生期待,这是他的想法,他在想,如果可以在提纯生长液的同时,吞噬掉其中一部分死气,那对于提高生长液的品质可以起到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这些天在刻画了第五幅图的法阵时,将自己的想法透漏给贼道。

    却没有想到贼道居然先于自己一步完成了,虽然这只是初步尝试。

    在贼道的注目之中,苏灿将卡片没入一罐初级生长液之中,在没入生长液的一瞬间,苏灿就明显感觉到了法阵开始运转,提纯生长液,而且令他惊喜的是这法阵果真如自己猜测那样可以吸收一部分死气,虽然效果微乎其微,但是最起码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苏灿抬头看一眼满脸紧张的贼道一眼,而后咧嘴笑着点点头。

    贼道瞬间狂喜,宛若癫狂,虽然法阵是自己跟苏灿所学,但是融合两种法阵可是在自己手中完成了,那种成就感让他有种难掩的幸福。

    “咳咳,出家人当修身养性,戒骄戒躁……”苏灿脸上也是抑制不住喜意,不过看着这个七老八十的老道那副癫狂的样子,还真怕这老道心脏病发作了,那自己就罪过了……

    “无量特么的天尊……去特么的戒骄戒躁,贫道我就是高兴,高兴就当对酒当歌……”贼道大咧咧的一挥手,不过接着又是扑到工作台上,“不行,勤能补拙,我还要努力,争取将两个法阵完美的融合!”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