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愿者上钩
    ,!

    看着再次陷入忘我状态的贼道,苏灿并没有再打扰,而是悄然离开,不过就在他退出阁楼,正准备去继续享受自己的午后悠闲时光时,耳边却传来红衣女似神神秘秘的声音,却让原本抬腿准备离去的苏灿耳朵都是一支楞。

    “此法乃是我们师门秘法,切记不可外传,相传此法乃是我门修真时代先贤所创,流传至今,共留残招三式,每式细分八小招,共二十四个动作,此法乃是万中无一锤炼神念之秘法,相传此法本有九式,配合神念修行至最高圆满境界,可搬山填海,翻云覆雨,跨步间可咫尺天涯,神念通天达地,心念一动,可感世间万物,世间之人念其名而心有所感,不过为师无能,参悟此法这些年,甚至连留下的残招都无法全部参透,只入门学的毛皮而已,仅能搬运己身……缩地成寸……”

    不远处的红衣女明显是在传授素素,不过那话语却让刚出阁楼的苏灿心痒难耐,锤炼神念秘法,一听就各种高大上,而且一听红衣女所言,她自己参悟了许多年,居然也只参透毛皮,听着就更加的神秘莫测了,而且仅仅毛皮就可以搬运己身,缩地成寸?

    苏灿可是见过这女人缩地成寸的能耐,比自己那御风而行还要更加的夸张。

    如果自己学会了,再加上自己摸索出来的御风而行,那岂不是相辅相成……

    只是想想,苏灿都心痒难耐,此时不由眼珠子滴溜一转,原本准备离去的脚步一顿,身子一缩就躲到了游廊一根柱子之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却是在放亮光的瞄着庭院内的红衣女……

    红衣女此刻正侧对着苏灿方向,面对着素素讲解那不外传的秘法二十四个动作,看着那细分的动作,古拙而有几分生涩,不过一看就觉得非同凡响。

    苏灿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哪怕是囫囵吞枣,也先死记硬背下来,回头在慢慢的仔细琢磨。

    而且让苏灿心中暗乐的是,为了让素素全部记下来,红衣女反复演练了数遍,借着这个机会,苏灿在红衣女演练第二遍的时候,就已经全部死记硬背下来,看着素素还一副呆萌萌的迷糊样子,苏灿心头就一乐。

    不过偷师学艺成功,心情也是大好,苏灿准备晒晒日光浴,顺便自己慢慢的琢磨其中的奥妙,就听着红衣女幽幽的声音传来:“好了,招式记不住也无所谓,最主要的乃是秘传口诀,没有咱们门内口口相传的秘传口诀,就算是某些宵小之辈偷学了招数,也不过空有其形而已,没有搭配的秘法口诀,弄不好还容易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走……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准备开溜的苏灿脸上的得意之色就是一僵,接着眼皮就止不住直跳。

    还有……什么叫宵小之辈偷学招数?

    苏灿偷偷的瞟瞟红衣女的身影,注意到素素正偷偷的往自己这边挤眼睛示意,分明在示意什么。

    感情刚才素素就已经注意到自己了,装出一副笨笨的样子,就是想让自己看的更清楚,结果却被这个老女人利用了,这老女人从始至终就知道自己的存在,还当做不知道,分明是在耍自己!

    不对……

    苏灿心中一动,接着却是冷笑起来,这女人分明是故意的引自己上钩哇。

    而对方这样做的目的,苏灿就是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得出来,这老女人十有八.九是冲着自己最新版的元液来了,相比那些法阵提纯的元液,自己治疗素素使用的那种元液的效果可以用数以百倍计,他可是亲身体这东西的神奇效果。

    很显然这个女人是不满足于那种低纯度生长元液了。

    既然这样,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在这里藏着,干脆大摇大摆的从柱子后面走出来,光明正大的看着院子里的那个老女人:“行了,开个价吧。”

    “咦?你怎么在此?”

    红衣女好似刚注意到苏灿的存在一般,一脸惊咦的表情道。

    苏灿白着眼睛,斜瞟着这个女人:“行了,不要装了,不就是要元液嘛,大家都是明白人,你那个什么秘法,想要换多少元液,咱们可以好好的谈嘛……”

    “听着你这个口气,人家为何如此不爽?要不咱们两个先去后院好好的‘谈一谈’?”红衣女一脸冷笑起来,活动着那双纤纤素手,对着苏灿不怀好意的道。

    苏灿脸皮不由一紧,赶紧伸出两根手指:“两支二十毫升给素素治疗的那种元液。”

    “咱们还是先算算你先前偷看我门秘法这笔账……”红衣女歪着脑袋,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瞄着苏灿,“咱们是先断手,还是先断腿呢……”

    “……”苏灿眨眨眼睛,这女人……果然是一个毒妇……自己原来从一开始就掉进这女人的陷阱里了,亏自己先前还有些得意,以为自己偷师成功……

    苏灿咬咬牙:“三支,不能再多了。”

    “三支?我门传承千年的秘法,那是无数先贤努力的成果,智慧的结晶……”

    “五支!”

    “你是在侮辱我门前辈先人吗……”红衣女义正言辞的道。

    “六支……”

    “恩,我相信我门前辈先人一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你这一次的……”

    “……”

    苏灿真想竖起中指鄙视这个女人,不过他不敢,不管他想不想承认,他却是打不过这个老女人。

    不过在付出六支元液的情况之下,得到这个秘法,如果真的如这个红衣女所言的那么神奇,似乎也是一笔合算的交易。

    苏灿眼皮一挑:“六支元液回头分期半年之内付清,你那个什么秘法,是不是也该把口诀什么的传授给我了?”

    “传授?”红衣女眨眨眼睛,那神情简直比一旁的素素还要呆萌,“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我门秘法传授给你了?”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不由怒了:“不是说好了价格,六支元液的嘛……”

    “对呀,六支元液,我不计较你偷看我门秘法之过,我可没有答应你别的哦。”红衣女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道。

    “……”

    这一刻,苏灿有种想死的冲动,最后千言万语化作了一个字——‘曰’。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