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令人好奇的身份
    ,!

    倪炳贵此时一张肥脸上的表情简直如同吃了便便一般,要多膈应有多膈应。

    而听着苏灿的话,秦婉卿身子也是一顿,接着一脸狐疑的瞟一眼倪炳贵,而后扭头看着苏灿道:“你们认识?”

    “认识,飞机上刚认识的。”原本脸色难看的倪炳贵一个激灵,而后脸上就堆满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我们这是不打不相识,对……对吧?”

    倪炳贵说到最后,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一双眼睛眼巴巴的投向了眼前这个自己原先恨的咬牙切齿的年轻人,因为紧张,甚至额头都泛起了津津细汗……

    此刻的他只觉得自己先前在对方面前摆出的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自己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徒增笑料而已,现在的他只期望这眼前这位能够放自己一马。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身边的那个秦处长是在哪个部门供职,虽然职别跟自己同级,但是即便是自己的‘老板’都对人家恭敬有加,那就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起的。

    眼前这个男的要是在这个秦处长面前给自己穿穿小鞋,自己还不得被穿成裹脚老太婆……

    苏灿看着对方那副可怜兮兮的姿态,却是有些索然无趣起来,如果今天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乘客,那么眼前这个家伙恐怕就会如同先前一般的极尽嘲讽自己,甚至事后会通过某些手段来对付自己。

    这或许就是人欺软怕硬的劣根性。

    苏灿伸手准备关闭车门,不过也就在从这个胖子身上收回目光的一瞬间,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了那个跟自己同行的那两女,此时正在一群西装墨镜保镖模样的女子护卫下,向着一辆低调不失奢华的奔驰房车走去。

    见到这一幕,不由让苏灿对那个素问女人的身份更加的好奇……

    林肯轿车缓缓的启动,而一旁的倪炳贵依旧卑谦的弯着腰,直到轿车消失在视线中,他才缓缓的直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浑身已经被汗湿透,简直如同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不过更多的却是庆幸,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

    “达……达令……”身边,自己女人哆哆嗦嗦的声音响起,却让他心头莫名的烦躁,扭头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女人:“干什么!”

    他忽然想起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女人死缠着自己要来明珠购物,自己此行至于这样狼狈么,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两个女人间接害的!

    不过他扭头看着自己的女人,却见女人一副见鬼了似的表情看着一个方向,这让他心肝儿也是一颤,紧张的转移视线,就看到原先飞机上那个残废女人,此时在十几个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女保镖的簇拥着,一看就是大人物的派头。

    此时站在一辆商务房车外,一双眼睛正看向那辆林肯车消失的方向……

    看着这一幕,他浑身的肥肉都在直哆嗦,老天呐,自己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吗,得罪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呐!

    倪炳贵此刻真怕那两个女人注意到自己,再把自己给惦记上,赶紧脑袋一缩,躲到了一根柱子之后,默默的祈祷……

    “怎么会是她?”坐在轮椅上,安静如水的女人,此时一双眼睛看向那辆林肯车消失的方向,清澈的双眸之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小姐,是谁?”推轮椅的雀儿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家小姐道。

    “没什么。”女人收回视线,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之色的道,“好了,我们上车吧。”

    “小姐,那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要不要去教训教训他们?”雀儿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看向一根柱子方向,在那里,三个家伙正鬼鬼祟祟的躲躲藏藏,不正是飞机上的那一男两女?

    “好了,她们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了。”女人头也不回,轻灵悦耳的声音响起,“我们此行是另有目的,此行事关重大,我不想节外生枝。”

    “哼,算他们走运。”雀儿撅撅嘴道,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还是我们家小姐心善。”

    ……

    林肯车平稳的行驶在明珠环城高架之上,宽大的乘坐车厢跟驾驶座隔断,保证了更大的私密性,就算是干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某种运动也不用担心被人打扰。

    不过此时车厢里的苏灿却并没有那种心思,因为他发现身侧秦婉卿虽然极力掩饰,不过眼底还是透着一丝忧色……

    “怎么?事情不顺利?”苏灿开口道。

    “哼,如同猜测的一样,新药报批的时候,被卡住了!”秦婉卿冷笑着道,“我通过自己的关系得到消息,是上面有人有意压住了报批流程……”

    “很显然,咱们这元液是被有心人给瞄上了,现在我就看看那些家伙是不是又想在想当年强取豪夺的手段一般炮制。”秦婉卿眼底闪过一丝寒光,“不过他们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报批的元液已经被我稀释了近万倍,虽然对于普通人依旧有着明显的疗效,但是相比咱们手中的基础元液,效果已经不足一提,而且就算那些人拿到了生长液的制作工艺,也无法制作出相同的元液,因为那关键在于你手中的那幅图。”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苏灿一听这女人的话,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这就根本没必要担忧,只等着这些人入瓮不就行了?

    “这些人不足为虑。”秦婉卿语气微微一顿,眉头微微锁起,“我担心的是那些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的人!”

    苏灿眉头也是一皱:“什么人?”

    “我一直怀疑,这个所谓的医药协会,背后有着几方不为外人所知的医药世家扶持,我是怕那些家伙出来掺和一脚。”秦婉卿语气幽幽的道,“这个世界,从来不像我们所见的这般简单。”

    苏灿心中一动,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着那些隐世的修炼家族,比如原先跟在钱宇恒身边的那个打猴拳的家伙,又比如之后接触的川中唐家,晋省的形意李家,八极门丁氏家族,岭南蔡家,哪怕是眼前这个女人背后的秦家也是这样的家族。

    这些人一直存在,只是普通人所不知而已。

    而现在秦婉卿口中的意思是不是在说这个医学界,同样也存在这这样隐世的大拿的存在?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