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路遇拦路人
    ,!

    回到明珠自己的地头上,苏灿自然少不了到木槿等众女那边报道,当然也免不了被几个女人压榨一番,当他最后软着腿从连城的会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苏灿并没有打算回自己在明珠的家,而是准备前往秦婉卿入住的酒店,他们还要商讨接下来国际医学沙龙的相关安排。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锦绣缘的会所停车场,他却被一个男子挡住了去路……

    “我们家主人要见你,请吧!”男子站在一辆大众车旁,面无表情的道,一双眼睛看向苏灿的时候,绝对没有一丝一毫和善可言。

    苏灿不知道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家伙口中的主人是谁,他也没有任何兴趣知道,而且他很看不惯对方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不过就是一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摆那可怜的优越感?

    苏灿直接无视对方,抬腿向着自己停车的位置走去……

    男子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敢无视自己,这让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一个跨步就挡住了对方的去路,而脸上也多了一脸的怒气,声音更多了不耐烦:“你耳朵聋了?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你算什么东西?”苏灿停住脚步,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男子,眉头皱起道,“既然是你那个主人要见我,就让他亲自来,别派一个狗奴才过来丢人现眼。”

    “你!”男子勃然大怒,接着一脸狰狞起来,一手五指抓拢,如同鹰爪一般撕破空气,凌然向着苏灿的脖子抓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苏灿脸色微变,他分明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气息从这个男人的身体中迸发出来,那是修炼者特有的气息。

    眼前这个‘下人’居然是一个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神秘存在的修炼者?那么他口中的主人又是什么人?

    苏灿心思转动,眼看着那一抓就要锁扣住自己的脖颈,苏灿只是眉头一皱,接着无视对方的手爪,抬腿对着对方的小腹就是熟练的一脚……

    而看着苏灿踹来的一脚,男子脸上却是泛起不屑的冷笑,这些可悲的普通人,从来不会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区区一脚对自己不过就是蚍蜉撼树而已,连挠痒痒都不算。

    他没准备躲,等一下自己拎住对方的脖子,就好好让这个家伙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让这家伙知道什么人是他这样的普通人所得罪不起的!

    然而眼看着自己的手就要碰到对方的脖颈,他脸上的狞笑却是凝固了,接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宛若死鱼眼一般的突出,甚至可以看到眼珠子里细密的血丝……

    他感觉自己在飞,至于肚子,他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轰!

    一声巨响传入耳中,紧接着背后撕心裂肺的巨痛扩散开来,传入大脑,才让他整个人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砸在了自己的车上。

    此时整个车门已经塌陷,车窗玻璃宛若蛛网一般碎裂,甚至车轮都在地上磨出近米长的烟痕,而他到这时才感觉到肚子里宛若刀搅一般的巨痛,让他整个人都抱着肚子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额头青筋直冒。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自己眼中蝼蚁一般的存在给踹翻了,那一脚强大的力量简直如同被子弹头列车击中一般。

    看来还是他们调查的还不够详细,这个家伙分明就是同他们一般的存在……

    他努力的抬起头,却见对方根本就无视自己,收回脚就准备离开,这让他无比的羞恼,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开口道:“你现在离开,考虑过你的那些女人吗?”

    原本准备离开的苏灿一顿,接着双眼看向了跪在车旁吐苦水的男子:“你在威胁我?”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男子冷笑,额头青筋直跳,“我在来之前,我们主人就对你和你身边的人了若指掌,你最好乖乖的配合,否则……哼哼,不要觉得自己能打,我们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苏灿一步一步的来到男子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嘴角却是勾起了冰冷的笑:“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苏灿一把抓住对方凌乱的头发,面无表情的砸向其身后已经凹陷的车门……

    “哐……”

    “哐哐……”

    “……”

    脑袋被一次次的砸在已经变形的车门上,很可惜,这个家伙并没有连铁头功,此刻凄厉的惨叫在停车场回荡,而钢板铸造的车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中凹陷,鲜血涂满已经油漆斑驳的车门,在这烟暗的停车场显得格外的森冷可怖。

    对方的惨叫声慢慢的转弱,等苏灿住手的时候,被自己拎着头发的家伙已经彻底昏死过去。

    这让苏灿倒是有些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了,还没问这个家伙口中的主子是何方神圣来着,居然调查自己,连自己身边的女人都被调查清楚了,不过这家伙的话也让他隐隐上心……

    苏灿最后一脸嫌弃的松开对方的头发,看着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的家伙,更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径直开车离开了会所的停车场。

    至于这里,自然会有人来善后……

    等苏灿来到秦婉卿居住的酒店套房时,发现对方并没有入睡,显然刚洗了澡,此刻一身宽松的睡袍,微卷的长发上还带着水汽,更让她成熟之中添了一分娇媚。

    此时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女人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去过蔓婷哪里,见过你们家的大小宝贝了?”

    苏灿懒散的坐倒在沙发上,脸上却带着轻佻的笑容,夸张的耸着鼻子:“我怎么嗅到一股子陈年老陈醋的味道?”

    秦婉卿瘪瘪嘴,而后却是转身从一侧的酒柜中取出一瓶红酒打开,一边往高脚杯倒酒,一边面无表情的道:“我对你的那些勾当没空操闲心!”

    秦婉卿话语一顿,接着皱眉道:“我这边得到的一些最新情况,这次的元液看样子是炸出了不少的深海潜水的那些千年王八万年鳖!”

    “都有什么人?”苏灿从秦婉卿手中接过酒杯,眼角余光很自然的顺着宽松的睡袍,看到了内里风光……

    恩,烟色的……显成熟!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