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可笑的优越感
    ,!

    其实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目标很明确,分明是冲着那生命元液来的,只是让他好笑的是,这三方人怎么都好似吃定了自己似的,在这三方人眼中,自己就好似沾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看着三方人还在那里争锋相对,苏灿眼睛微微眯起:“我说……你们这些人在编排我的时候,是不是没有问过我乐不乐意?”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原本正在气头上的白云飞看着这个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的家伙,居然还敢有意见,脸上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好脸色,甚至撕下了自己先前虚伪的面具,脸色阴冷的喝道。

    一旁,那个丁家的女人也是眉头微皱,眼睛冷漠的看一眼苏灿方向,声音清冷的道:“你好像搞错了,是你伤人在先,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看,人家不乐意,你们这两边的人却找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强迫人家,真为你们这些人敢到丢脸。”一侧跟白云飞争锋相对的那个闵亮,此时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而后目光却落向了苏灿,带着一丝傲然的道,“小子,算你好运,遇到了我,我这个人心善,只要你答应加入我药王谷,我不介意帮你一把,带你走!”

    闵亮声音一顿,扭头看一眼白云飞和那个丁家女人,脸上带着一丝傲然:“我看谁敢拦下我药王谷的人!”

    这个姓白的是鬼手居,而这个闵亮却又是药王谷,四大古医派,这里就占了两位,百草药王,鬼手菩萨,这八个字可不仅仅是为了好念而如此排列,更是四大古医派的一个排名,这个药王谷能够排在第二位,自然面对第三位的鬼手居时,就会有种高人一等之感。

    不过……这跟自己又有何关系?这个家伙一开口就要求自己加入药王谷,说白了还是看中了生命元液,而且这吃相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用出一毛钱,就可以将生命元液收归己有。

    苏灿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看似替自己解围的闵亮道:“那如果我不加入你们那个药王谷呢?”

    闵亮像是听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原本脸上的傲然神色化作了错愕,盯着眼前这个‘凡夫俗子’,这个家伙居然拒绝了自己的‘好意’?

    要知道,这天下有多少人,想要加入药王谷而不得其门?这世间有多少人为了能够得到药王谷的药王救命丹药而散尽家财?

    自己先前还不同意这个提议,想着直接动手抢人就是了,等带回药王谷,自然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而现在,这个家伙居然拒绝了加入药王谷这样天大的好事?

    “哈哈,看样子人家可是看不上你们那个药王谷哦。”看着闵亮吃瘪,一旁的白云飞却是心情大爽,凭什么药王谷就要排在鬼手居之前?待自己得到了生命元液,什么百草药王,鬼手菩萨?到时候四大派只有鬼手、鬼手、鬼手,还是鬼手……

    这世上将再没有百草派,药王谷和菩萨门!

    此刻,闵亮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刻薄的冷意,没有理会白云飞的嘲讽,冷冷的盯着苏灿道:“你知道你在拒绝了什么吗?”

    苏灿懒的理会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如果不是看在他身边带着的那个女秘书胸够大的份上,他甚至懒的看对方一眼。

    而此时面对三方明显都不怀好意的家伙,苏灿脸上也不再有任何好脾气,面无表情的道:“在我没有生气之前,你们所有人都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白云飞一愣,接着好似看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嚣张的大笑:“哈哈,我听到了什么?居然让我滚?还要对我不客气?”

    “我很想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白云飞的笑容一收,满脸冷冽的道,而也在这时,他眼神微微一动,紧接着嘴角就勾起了一抹得意至极的笑容。

    一声惊呼吸引了在场几方人的注意,苏灿脸色也是一变,接着霍然的扭头看向身后。

    盖因这个惊呼是身后锦绣连城的声音。

    苏灿扭头的那一瞬间,脸色就铁青了下来,只见锦绣连城那纤细的脖颈上,多了一只满是鲜血的手爪,死死的扣住连城的脖颈,而在连城的身后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赫然是现在被自己撂翻在地的家伙。

    这突然的变故,让餐厅再次出现了骚动,原本被所有人无视的锦绣缘的那些保安,此刻却是齐刷刷的从怀中摸出了武器,凝重的对准了这个挟持自家老板的家伙。

    满面是血的家伙显然也没有想到,一个会所里的保安,居然人人有枪,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只见他满面狰狞,身子挪向了餐桌方向,背靠向了窗口,将女人挡在了自己身前,而一双眼睛怨毒的盯着苏灿:“让他们不要动,不然……我就拧断你女人的脖子!”

    白云飞显然也没有料到枪,他带来的人虽然都是高手,虽然那些修为高深的高手可以挡下子弹,但是那些人又岂是自己能够随意请的动的?

    自己手下这些所谓的‘高手’,想要面对现代的热武器子弹,还真没有能够挡下的信心。

    不过,好在这个家伙的女人现在落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白云飞一脸胜券在握的笑容,一双眼睛却带着高高在上的瞟着苏灿:“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啧啧,你看看这样的美人,如果被人拧断了脖子,该有多可惜?”

    苏灿脸上阴郁,一双眼睛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看着那个将他肮脏的手落在连城脖子上的家伙:“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我生气。”

    “我生气起来,可是连我自己都害怕!”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而也在这时,原本满脸慌张的落在对方手中的连城眼底也是多了一丝寒意,不被人注意的手狠狠的向着身后捅去,那白皙的纤纤素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把原本落在餐桌上的西餐刀。

    不算锋利的刀刃末体而入,原本满脸狰狞的男子表情一僵,接着才发出凄惨无比的惨叫……

    看着只露出刀柄的西餐刀,男子狂怒:“贱入,我要杀了你!”

    对他们而言,这种普通人简直如同蝼蚁一般的唉,此刻却伤了自己,简直无法容忍!

    男子原本锁住连城的手爪就准备收紧,然而也在这时,苏灿只是一扬手,原本在餐盘上的西餐刀就如同被一无形之手掌控一般,飘然而起,最后宛若撕裂空气一般,发出刺耳的破空声中,匕首凌厉的扎入对方的眉心。

    男子震怒的表情瞬间呆滞,接着瞳孔放大,而匕首强悍的冲力之下,自己整个身子都狠狠的砸在身后的玻璃窗之上……

    晶莹的艺术玻璃爆燃碎裂,他甚至没有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就向着楼下落去,而苏灿只是一个闪身,身子就已经出现在连城身侧,身手将连城揽入怀中,至始至终在没有去看一眼跌出窗外的家伙一眼。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