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永生难忘的教训
    ,!

    白云飞到现在也注意到了原本跟自己争锋相对的丁家女人和药王谷的家伙远远避开,分明早就发现了眼前这个姓苏的家伙不简单。

    这让他心中不由暗恨不已。

    连城冷漠的抽回自己的手,而后缓缓的扬起,在白云飞的注目中,冷冷的一巴掌落在对方的脸颊之上。

    啪!

    火辣辣的巨痛在脸颊上扩散开来,但是他不敢躲,因为此刻那西餐刀还悬在自己的眉心位置……

    “对……对不起。”白云飞声音干涩的道,面对一个化神境的大师,他再无身为鬼手居少主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是僵硬的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连城自然不会因为眼前这个家伙的一个对不起而就此罢手,而且,几个耳光,可不解她心头之恨。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那副欺软怕硬的嘴脸,连城眼睛微微眯起,接着却没有再伸出手,而是一招熟练无比的断子绝孙腿,角度刁钻的踢向这个对着自己有非分之想的家伙……

    原本已经准备脸上挨招的白云飞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女人突然改变了招法,等他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那一脚已经狠狠的落在了自家兄弟之上。

    那一瞬间,他仿似听到了鸡飞蛋打的声音,紧接着那种钻心的巨痛透过万千神经元传入大脑……

    一声颇具波浪形的惨叫响起,白云飞身子僵硬,接着如同虾米一般弓起,双手护裆,整个人面目狰狞的跪倒在了地上,额头青筋直冒。

    而看着这一幕,在场几个习武出生的男人都感觉大腿直哆嗦,这一脚也忒狠了,就算是练金钟罩铁布衫,也练不到那里吧。

    白云飞疼的满脸冷汗,许久之后才抬起满是血丝的双眼,满脸忌惮的看看连城,而后目光落向了至始至终没有开口的苏灿身上:“这次是我有错在先,我认栽,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走?”苏灿摸摸鼻尖,“你先是找人调查我身边人,之后又在吹风会上暗使小手段,现在又找上门来挑衅羞辱……现在就想这样就算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白云飞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我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难道还想要赶尽杀绝?”

    “应有的惩罚?我可从始至终都没有动手。”苏灿眼睛微微眯起,“你这点惩罚,仅仅是因为你言语上冒犯了连城,连城对你小小的惩戒而已,你冒犯我的事情,咱们可还没有开始清算!”

    苏灿脸色一点点阴冷了下来:“你如此欺我,如果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离开,那我威信何存?是不是以后谁都可以来羞辱挑衅我?”

    苏灿在白云飞面前蹲下来,居高临下的盯着白云飞:“你刚才说我算什么东西!恩……你现在说说,我是什么东西?”

    “你!”白云飞不敢怒也不敢言,他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调查清楚,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很能打,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对方居然是一个化神境的大师。

    这也不能怪他,他虽然是古医派之人,但是对修炼者也是了解的,他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可以修为达到化神境!

    “是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一切都是我的错,这次我离开之后,立马回到宗门面壁思过。”白云飞压低了声音,低声下气的道,因为他从小就知道……大师不可辱!

    “你面不面壁,与我何干。”苏灿冷声的道。

    “不日……我鬼手居长老将会莅临明珠,到时候一定会送上一份令您满意的赔罪礼!”白云飞哆嗦着道,心中却是暗恨,到时候族中长老亲自出手,就算是眼前这个家伙是大师又怎么样?

    鬼手居存在这么多年,自然也交好几个大师,甚至门派中就供奉着大师级别的高手,只是平日不出动而已!

    而且他此言更多的是威胁,告诫这个家伙最好别得寸进尺!

    苏灿自然也看到了眼前这个家伙眼底一闪而过的阴冷,心中也是泛起一丝冷意,对于这种高高在上惯了的家伙,他自然是明白其心理。

    就算是现在自己双手亲自将对方恭送出锦绣缘,假以时日,对方还会来报复自己。

    与其这样,不如让对方狠狠的疼,一辈子都不敢忘记这次的教训!

    苏灿冷漠的站起身来,再没有去看眼前这个家伙一眼:“这个世界上,我只知道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自己做错事,就要有站出来承担的勇气!”

    苏灿伸手一扬,原本悬浮在白云飞几个手下眉心的匕首突然转变了方向,狠狠的射向地上的白云飞方向……

    一声凄惨的惨叫让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作为旁观者的丁家女人和闵亮,看向此刻的白云飞时,也没有了先前的幸灾乐祸,同样有种胆战心惊。

    只见此刻白云飞的手腕脚腕处,正钉着四柄西餐刀,几乎没柄而入,将鬼手居的少主白云飞直接钉在了地板上,难以挪动分毫,而随着白云飞歇斯底里的惨叫颤抖中,四肢溢出的鲜红血液已经晕染地板猩红一片。

    闵亮等人眼底也闪过深深的忌惮,他们显然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姓苏的居然敢对鬼手居的少主下手,这是要往死里得罪鬼手居这个古医派,即便他是一个大师,鬼手居自然也有,他难道就不怕鬼手居的报复?

    是谁给他这样的勇气?。

    “如果再有下次,这刀就不是落在四肢这么简单了……回去告诉你们鬼手居的主事人,动手之前,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否则的话,我不介意亲自上鬼手居走一遭!”苏灿冷漠的道,而后看一眼白云飞的几个手下,“带着你们家这所谓的少主滚!”

    几个人此时早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先前那种嚣张的姿态,哆哆嗦嗦的拔出自家的少主,就手忙脚乱的向着西餐厅外跑,他们可没有忠烈到要给少主报仇之类,就他们的身手,吓唬吓唬普通人还行,但是面对大师级别的存在,他们上去估摸着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

    至于报仇之类,自然要从长计议……

    看着白云飞一干人狼狈的离开西餐厅,药王谷和丁家的人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抱拳就准备告辞离开。

    而看着作势准备离开的这两帮人,苏灿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声音幽幽的道: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