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我们又见面了
    ,!

    苏灿苦笑的摸摸脸颊,自己是长的帅,可是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苏灿不怀好意的看着身边的秦婉卿一眼,接着满脸坏笑的扑向身边的女人:“要不……趁着离晚上还有时间,让小的好好的服侍服侍秦大小姐?”

    ……

    “那片星空?”

    外滩一家会所外,苏灿仰头看着那装饰豪华的外墙,霓虹灯闪烁的四个大字,忍不住眉头大皱,扭头看着一侧此刻还面带桃花的秦婉卿道:“我说……不就是详谈合作细节嘛,怎么搞到这种地方,该不会是那个什么医院的老板对你有某些企图吧……”

    秦婉卿白一眼苏灿,而后却是亲昵的挽着苏灿的胳膊:“这不还有你嘛,万一对方要是一个经年老色鬼,到时候你上!”

    “咳咳,我对男人从来没有兴趣。 ”

    “你就知道对方是男的?”秦婉卿歪着脑袋,眯着眼睛看着苏灿,一脸好笑的道,“那万一对方是一个女的呢?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呢……”

    “咳咳……为了我们的生命元液,我也豁出去了,等一下对方要有所求,你就跟她说,今夜别把我当人,随意的糟蹋吧……”

    “去你的。”秦婉卿忍不住锤身边这个没正经的家伙,似想到了什么,脸上愈发的红润的好似挤出水来,不过一想到等一下还有要事,秦婉卿脸上又恢复了一脸的严肃,“说实话,我目前也不知道今晚约我见面的是男是女,因为从始至终我不过跟那所医院的院长通话……不过今晚的碰面事关重大,可以说决定元液推向市场的至关重要一步,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那你对这所医院调查过没有?”苏灿也一脸严肃的道。

    在来的路上,苏灿已经知道了这所医院的名字,叫爱康医院,相比那些动不动就以大部头开头的医院,这爱康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主攻肿瘤方面,苏灿查了一下对方的官网,看起来各种高大上,但是说实话,在来之前还真没听过这个医院的名字。

    “我这两天也通过私人渠道打听过这所民营医院的背景,可惜因为时间紧迫,至今也一无所获,只知道这医院的一个股东是来自于港岛的资本!”秦婉卿仰头看一眼霓虹灯闪烁的招牌,沉声的道,“不管他背后之人是谁,就算今晚是龙潭虎穴,我自然也要闯一闯!”

    听着秦婉卿的话,苏灿自然满脸的无所谓,管对方是不怀好意也好,还是心怀不轨也罢,自己既然敢来,自然就能囫囵个的走。

    至于对方是男是女,苏灿更没有放在心上,就算对方是一个想着揩油占便宜的饿狼,也别想在自己女人身上捞到一点儿便宜。

    两人进入会所,自有漂亮的女侍上前接待,在秦婉卿道出来意之后,这个穿着古香古色旗袍的漂亮女子脸上就愈发的恭敬了,之后在这女人的引领下来到一间叫做洛水阁的包房之外,女人才毕恭毕敬的离开。

    看着这紧闭房门的包厢名字,苏灿却是扭头瞟一眼秦婉卿,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意:“看样子今天这请客的主人应该是女人。”

    “何以见得?”秦婉卿好奇的瞟一眼一旁的苏灿道。

    苏灿指指房门上的名字道:“像此类会所的包厢,取名也是有头头道道的,可不是随便取的,比如男人房间多以石取名,如泰山阁,衡山阁,嵩山阁之类,而女人则更多以水命名,如湘江阁,汶水阁之类……”

    苏灿自然不会告诉这女人,自己敏锐的神识已经探到房间里的两个女人的气息了,而秦婉卿自然不以为然,从一个房间的名字,何以可以确定对方的性别?

    而此时的苏灿已经眯起了眼睛:“好了,是男是女马上就要知道了,对方要开门了……”

    苏灿话语刚落,秦婉卿还没有来得及质疑,就看着原本紧闭的房门缓缓的打开,而后一张俏丽的脸蛋从里面探了出来,不过紧接着,对方一张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而看着这张脸,原本还老神在在的苏灿也是目瞪口呆……

    “是你!”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苏灿看着眼前这张脸,不过十**岁年纪,他甚至能够看到对方脸上浅浅的几点俏皮的雀斑。

    他早先就猜到了房间里的人是女人,而且也听到了对方跳脱的脚步声,算出对方应该年纪不大,可是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这小丫头居然是熟人。

    眼前这个开门的丫头不正是那日飞机上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素问女人的小丫鬟嘛!

    一旁,秦婉卿也是瞪大着眼睛,看着一旁的苏灿,再瞅瞅房门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小丫头,这……两人居然认识?

    紧接着,秦婉卿看向苏灿的眼神就变的怪异起来,该不会这两人有什么吧?这苏灿,居然连一个好似刚断奶的小丫头片子都下得去手?

    “雀儿,何以大惊小怪?”

    一个糯糯的声音在房间里飘来,打断了秦婉卿的胡思乱想,而一旁的苏灿却是立马分辨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那日坐在自己身侧,拿着一本素问看的津津有味的漂亮典雅女人。

    苏灿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他和秦婉卿要见的那家民营医院的老板,居然是这个女人。

    “啊……哦,小姐,是……是……”雀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苏灿已经伸手推开了半开的房门,不等小丫头不满的炕议,就起先抬腿进入了房间……

    这是一间装饰的古香古色的包厢,甚至地面上的地砖都追求者古意,而此刻吸引苏灿注意的却是那正坐在太师椅上的女人。

    “我们又见面了。”苏灿脸上带着笑意,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道。

    此刻,女人也正看向门口这边,相比雀儿的一惊一乍,她显然要淡定很多,并没有因为看到苏灿而有过多的惊讶,只是一张脸略微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绯红,虽然脸上故作镇定,但是一双眼睛却明显有些飘忽:“确实又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