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

    在一处驻扎着军营的后山密林中,苏灿寻找到了一处山涧环绕,青石密布的场所,悠然的修习着拳法。

    苏灿所面对的一面石壁上,贴着一排白纸,纸面上,一个个动作各异的小人虽然寥寥几笔勾勒,却活灵活现。

    在每一个小人的旁边还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口诀要领。

    李不凡最终还是受不住苏灿的折磨,如同竹筒倒豆子似的将他知道的虎形和熊形全招了,最后还免费附送了五行拳。

    这十二形拳果然非同凡响,可惜的是,即便是那个李不凡,听说还是李家重点培养对象,也仅仅只学会了两招而已。

    面对着如火般的夕阳,苏灿不知疲倦的一遍一遍的练习着虎形,每一招每一式都虎虎生风,展动之间,骨节爆响,如同炒豆子一般,噼啪作响,而随着他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动作,四周空气呼啸,似有气流在苏灿的身体四周蕴积扭转。

    甚至到最后,当苏灿将纸上那式虎形的十二招融会贯通时,那激荡的空气暴鸣,都好似有猛虎呼啸声响起,甚至在苏灿的身后虚空之中,隐隐似有一个虎形凝聚,而这一切,苏灿并没有注意到,只是专注于虎形的一招一式之中。

    此刻的他只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森林的王者一般,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神挡诛神,佛挡杀佛,这天地间再无任何东西可以阻挡自己的脚步。

    “吼!”

    一声低沉的咆哮,宛若虎啸山林,苏灿一爪挥出,凶狠的抓向眼前那块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的斑驳青石表面。

    噗!

    一声闷响,苏灿的五指居然没有丝毫阻拦的没入那宛若坚铁一般的森冷青石,而当苏灿五指合拢的一瞬间,石屑飞溅,在那青石表面,只留下一拍足有寸许深浅的利爪印痕……

    呼!

    苏灿沉沉的呼一口气,似乎有一股精纯的气息凝聚在口间,最后没入鼻端,最后消失在脑海深处,而这一刻,脑海中那寂静的图纹都似活跃起来,而苏灿眼眸开合间,都似有精芒在闪动。

    苏灿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现在这般如此的强大,以前他虽然有九幅图,让自己拥有了如同异能一般的超自然能力,哪怕之后有了那个洛书相辅相成,但是却从未像现在这般有种真正掌握力量的强大自信之感。

    而且,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他真的得到十二形,不仅仅可以强大肉身,或许还对自己脑海中那九幅图有裨益。

    苏灿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可惜,现在自己只得到了虎形和熊形,看来自己还是要去李家一趟,好好的算算李家欠自己的账,顺便把剩下的十形也收入囊中……

    ……

    这是一间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房间,此刻在房间中央那古香古色的床榻之上,李不凡面若死灰,而四肢却已经被绑上了厚厚的绑带,那凄惨的模样,比之前的白云飞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不凡的身边站着的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者,不过老人那相貌却没有丝毫应有的慈眉善目,而是面无表情,一双低垂的三角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寒芒:“你是说,你这身上的一身伤,全都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苏灿造成的?”

    “对,就是……就是苏灿。”

    回答的不是李不凡,而是李不凡一旁的鬼手居三长老白不羁,他也无比的狼狈,那日被苏灿一个巴掌直接给甩晕在乱石堆中,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看着同样倒在病榻上的白云飞,他们叔侄两人可谓是同病相怜,两眼泪汪汪。

    不过他不敢躺在病床上装可怜,因为李不凡是被自己拾掇过去收拾苏灿的,结果李不凡受了那样的重伤,必然李家会震怒,万一到时候迁怒到鬼手居身上,就不好了。

    所以他拖着伤躯,还是来到了李不凡这里,果然碰到了李家来人,而且还是李家的大佬级别的人物。

    “这个苏灿,是谁家的子弟!”

    看着老人面无表情,白不羁心有不安,小心翼翼的道:“这个苏灿,我们得到资料显示,他在俗世颇有家世,母亲是东电的掌控者,掌握华夏电力枢纽的半壁江山,而苏家更是燕京的名门望族,在帝国也是可以直达天听的存在……所以,李老……您如果要动手的话……”

    “哼,区区一个凡俗子弟而已,难道我们李家还会怕了不成?”老人目光冰冷的瞟一眼白不羁,脸色阴冷了下来,“敢伤我李家的子弟,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不把他抽皮扒筋,我李家如何在江湖同道面前立足,如何执掌这天下武林之牛耳!”

    老人眼神让白不羁也是一个哆嗦,而紧接着,老人一双三角眼锐利的落在床上的李不凡脸上:“我听人传回消息,说你泄露了家族秘传的虎形和熊形?”

    原本面若死灰,如同没有了魂魄一般的李不凡身子一僵,脸色却在这一刻愈发的灰败。

    老人并没有等李不凡回答,冷声的道:“你应该知道家族的族规,泄露家族秘传,应当废去修为,终身守家族祠堂,忏悔自身!”

    “爸……”

    “你应该叫我大长老。”老人面无表情的道,不过接着似心有不忍,叹一口气道,“不过家主念在你这些年为家族付出良多,加上我这张老脸还有几分薄面,家主网开一面,而从轻发落。”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家主可以留你修为,但是从今往后,你就去家族祠堂守着祖宗灵位,忏悔自身吧,至于……你所受的屈辱,我……们李家会加倍的讨回来。”老人那双三角眼开合间,精芒毕露,“不管他是谁,敢窥伺我李家秘传,那么就该以死谢罪。”

    “对,绝……绝对不能放过那个小子,我……我们鬼手居也定坚定的站在李家这边,同仇敌忾。”

    “哼!”面对白不羁宣誓一般的口吻,老人并没有丝毫的好脸色,自己儿子落得现在这样,固然罪魁祸首是那个苏灿,但是这其中自然也有鬼手居在背后不怀好意的拾掇有关。

    白不羁脸色变幻不定,特别是眼前这位老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简直宛若尖刀一般,让他浑身不自在,身子也不由压低了几分,低眉顺眼的道:“咳咳,那个……我们家主说了,只要得到那东西,鬼手居掌控的几家大型药企可以投入生产,您李家不需要出任何人力物力,我们产生的利润,给你李家三成!”

    “三成?”老人眯着眼睛道,“可以!不过你们鬼手居三成,我们李家占七成!”

    “这……”

    “难道我儿子这伤,就白受了么!”老人阴骘的道,而那如刀一般的目光,让白不羁也是额头冒汗。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