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摘桃子
    ,!

    一个男子来找秦婉卿?

    苏灿不由眼神怪异的看向一旁的秦婉卿,这女人才来明珠多久,现在居然都有男的找上门来了?

    秦婉卿脸上神色也有些诧异,眼底带着一丝疑惑之色,不过注意到苏灿那怪异的目光,不由没好气的一个白眼,径直对着传话的士兵挥挥手道:“我在明珠没有什么异性朋友,你去回了对方,就说不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传话的士兵恭敬的转身离开,不过没几分钟,对方又苦着一张脸回来:“秦小姐……对方说是您……三叔……”

    “三叔……”在听到士兵的话的那一刻,秦婉卿脸色分明一变,“就说我不便见客!”

    “是!”

    传话的士兵就准备离去回话,而也就在这时,门外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怎么?我的乖侄女就这么不待见你三叔?”

    话语刚落,苏灿就见一个男子悠闲的踏步走进房来,脸上还带着悠然笑意的瞟一眼秦婉卿。

    男子四十余岁的年纪,长的到也温文尔雅,配上那一身得体的手工西服和一丝不苟的头发,很像是一个社会上的成功人士的派头。

    或许是因为保养得当的原因,岁月并没有在其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面目方正,搁在那些小女孩面前,也算是一个帅欧巴级别的主。

    可是不知道为何,苏灿在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就带着一丝膈应,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过对方好歹也是秦婉卿的三叔,哪怕心中不喜,苏灿也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

    “谁让你进来的!”

    一旁的秦婉卿眉头大皱,那语气中可没有丝毫的和善之意。

    苏灿心中一动,看到秦婉卿脸上的清冷神色,可以看出秦婉卿对这个所谓的三叔根本没有丝毫的好感可言。

    而面对秦婉卿的冷淡口气,对方却并没有丝毫的怒气,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眼神随意的扫一眼房间,就径直找一个空位落座,神态悠闲的道:“我想进来,自然就能进来。”

    秦婉卿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冷淡,目光冷冰冰的盯着对方:“这里是军营,不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好了,贤侄女何必动怒,咱们叔侄两人也有许久未见面了,你不说奉上热茶一盏,也没有必要如此的不近情面,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三叔,是你父亲的三弟。”男子自顾自的点燃一根香烟,悠然的吞云吐雾一番,“我知道你不待见我,本来我也不想来,但是家里家主亲自来电话,我也不得不来。”

    “爷爷来电话?”秦婉卿扯着嘴角,一脸冷笑,“我看是你又在爷爷耳边搅耳根了吧?”

    “咳咳,你这是什么话。”男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挂,有些不喜的道,“别忘了,你是秦家的人,身体里流的是我们老秦家的血,我们这些当长辈的这是在关心你。”

    “有话快说,如果没有事情,那么就请吧,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秦婉卿作势就准备走,这让原本老神在在的男子也是坐不住了,不由身子前倾:“这次来,自然是有话要说!”

    说着,男子话语微微一顿,目光带着一丝冷意的瞟一眼苏灿:“那个……咱们自家说些私密话,是不是让外人先离开?”

    “不需要。”

    “好吧。”男人不满的瞟一眼从始至终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要离开意思的苏灿,最后只能收回目光,落向了秦婉卿身上,眼中透出浓浓的好奇之色,“近日听说一个叫生命原液的东西很是出尽风头,家主知道这是贤侄女的研究成果,很是欢喜,对你很是狠狠的夸奖了一番……”

    秦婉卿脸上多了一丝怒意,一双眼睛愈发的冰冷:“然后呢?”

    “然后?”男子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家主传话,说着既然是咱们秦家的成果,自然是不能便宜了外人,家主亲自电话吩咐我,怕你一个女孩子难以护住这份至宝,而且还怕你受到伤害,特意命令我一定要守护好这个生命元液,即刻将有关生命元液的所有资料交于我,由我带回秦家,到时候,那些眼馋的家伙自然就不会争对侄女你了,那些家伙如果眼馋这元液,就让他们亲自到秦家来取吧!”

    秦婉卿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的那副我是为你考虑的嘴脸,却是怒极而笑,双目更是透着彻骨的寒意:“好,很好,你们这是准备摘桃子了!”

    “你这是什么话?家里如此做,都是为了你的好。”

    “哼,你回去告诉家里那些得了红眼病的家伙,让他们死了这条心。”秦婉卿冷声的道,“这生命元液,是我们整个团队所有人的研究成果,并不是我秦婉卿的,我无权将大家智慧的结晶独吞,交给秦家,而且,即便这元液是属于我的,那也是我的,跟秦家又有何关系?”

    “你!”男子脸色第一次变了,再无先前的和颜悦色,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秦婉卿,“秦婉卿,你别忘了,你是秦家的人,你的东西,自然就是秦家的!”

    “你要搞清楚,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跟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你别忘了,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秦家给你的,如果没有了秦家的支持和培养,你又怎么会有今天?”

    “呵呵。”秦婉卿冷笑着,那笑容中更多的是一种悲哀,“当年,二姨也是如此,被你们硬生生的逼出了家族,你们这些家族的蛀虫,总有一天会毁了秦家。”

    “放肆。”男子如同被捏到了痛脚,脸色铁青的几乎要从位置上跳起来,“别给我提那个叛徒,还有,今天这件事情,没有你商量的余地,今天我要拿到生命元液的研发资料,还有……”

    男子语气微微一顿,一双眼睛斜瞟着看向秦婉卿:“家主已经听从了我的建议,答应了你的婚事!”

    “我的婚事?”原本满心悲凉的秦婉卿脸色也是一僵。

    “不错。”男子洋洋自得的道,“前日,百草堂的少堂主亲自绕道秦家,表达了对你的爱慕之意,刘露出联姻的心思,百草堂少堂主乃是古医派不世奇才,是百草堂下任堂主,家主对其很满意,已经答应了他的提亲。”

    秦婉卿脸色灰败,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洋洋得意的男子:“我爹娘呢?他们难道答应了?”

    “家族中有你爹娘说话的份儿吗?”男子洋洋得意,接着带着一丝嘲讽的笑着道,“嫌侄女,你不过是一个女人,这家还是要男人来撑着的,你又何必这么好强?等你嫁到百草堂,好好相夫教子即可。”

    “当然,你也别说三叔欺负你一个女流之辈,经过三叔给你据理力争,家族已经同意生命元液同百草堂一同开发,利润二八分,恩,你们百草堂占两成,我们秦家占八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