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钱秧秧遇袭
    ,!

    审讯室内,看着做笔录的两个警察最终完成笔录后起身离开的背影,被扣在审讯椅上的苏灿眉头却是深深的皱起。

    不是因为两个警员在审讯中的故意刁难,相反,从对方审讯开始,似乎就和谐的有些过分,双方你问我答,完全流水线作业,而且过程中还客气的过分,又是端茶送水,又是送烟送火,以以前苏灿的几次‘进宫’经验来说,一般从审讯开始,要么恶意的刑讯逼供,要么就是各种栽赃嫁祸,哪里会如此‘人性化’过?

    难道是那个常局长的面子,下面的人不敢对自己过分?

    苏灿只是一想,就摇摇脑袋,如果对方真因为忌惮常亮的话,那么先前在城中村,对方就不会把自己带到这分局,而且一关就是关一晚上了。

    而且这可是市局的一把手亲自发话的,当时那个姓唐的可是丝毫没有要给常亮面子的意思。

    那既然不是常亮的面子,那么对方这又玩的是哪出?难道把自己弄进来,就是简单的做个笔录?难道这些家伙不知道只要超过四十八小时,如果拿不出确切证据,就无权再延时羁押自己了吗。

    苏灿心思浮动,眼睛不经意间扫过那装了铁栅栏的小窗,苏灿却是一愣,因为不知不觉中,此刻天色居然已经傍晚,要知道审讯是从大早上就开始了。

    而浪费了这么长时间的审讯笔录,苏灿现在细细回忆一下,发现甚至回忆不起来过多有关昨晚上那群外国佬之死的事情,更多是一堆无意义的口水仗。

    苏灿忍不住心头一动,他忽然觉得对方从开始审讯到最后离开,看似问的喉咙冒烟,但是更像是在消磨时间。

    对……确切说是在拖延时间。

    原本有些疲惫的苏灿不由直起了身子,因为现在在细细的去回味先前大半天的做笔录,他发现对方甚至几次没话找话,或者借着上厕所之类的拖延时间。

    不过……对方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苏灿有些想不明白,而随着那两个警察的审讯结束之后,审讯室又是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而随着天色的丝丝放暗,整个审讯室也阴暗的如同军营的禁闭室。

    不过苏灿并没有丝毫的烦躁,以前在军营中,那狭小没有一丝光亮的禁闭室,他也没少待过!

    直到夜幕降临,不知道是对方有意,还是被人遗忘,整个审讯室的灯并没有随着亮起,整个房间里漆烟一片,而孤零零的被固定在审讯椅上的苏灿正有些昏昏欲睡时,审讯室外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着略显凌乱的脚步声,很显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队人,原本有些昏睡的苏灿又来了精神,难道早上那所谓的审讯都是前菜,现在才是正菜?

    心中正想着对方会玩什么手段,就见原本紧闭的审讯室房门被踹开,逆着光,他只看到几个人簇拥着一个昂首挺胸的身影走进审讯室来。

    而也在这时,一个威严而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哼,还不去把灯打开!”

    ……

    刺眼的灯光将审讯室照的宛若白昼,苏灿本能的眯起了眼睛,而当他适应了房间里突如其来的光亮时,才看清了这浩浩荡荡而来的一群人。

    领头的赫然是荣升明珠二把手的焦云龙,老焦依旧满脸的威严,不过相比那日被焦小娇拖去吃饭时,焦云龙的正气凛然,此刻的他脸上明显更多了一丝疲态,看样子这个明珠的二把手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而在焦云龙左手边陪着的正是昨晚上给自己说过好话的常亮,右手边是一个正满脸冒汗的男子,看着那身警服上的肩章,应该是这个分局的负责人。

    在这三人之后的那帮人中,苏灿看到了更多熟悉的面孔,这些面孔都是昨晚上出现过的,此刻这些人都是一个个噤若寒蝉。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人放开。”焦云龙脸色冷厉,一双眼睛之中透着一股难以压抑的怒火。

    不过随着焦云龙的话语刚落,一个声音带着一丝尴尬的响起:“这个……焦市长,这样不合规矩吧……毕竟这些人可是涉嫌一桩外国人死亡的案件……”

    说话的是唐傲,此刻正匆匆赶来,面对焦云龙,此刻的他可没有了昨晚上面对常亮时的那股气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我说了,现在立刻马上放人!”焦云龙一字一顿的道。

    “这个……”

    “姓唐的,你回去问问你上面那个人,如果钱氏集团的董事长真有个三长两短,他负不负的起这个责任!”焦云龙冷声的呵斥道。

    而原本正如同旁观者一般看好戏的苏灿在听到焦云龙的冷喝声时,脑海中却是嗡的一声,整个人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紧接着,原本被卡在审讯椅之中的苏灿豁然站立起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中,精铁铸造的审讯椅如同纸糊的一般扭曲,扣住手脚的手铐被径直崩断,而苏灿一个跨不间,整个身子如同跨越了空间的界限一般,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焦云龙的面前:

    “你说什么,钱氏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了?”

    房间里,所有人被苏灿这暴力的一幕都惊呆了,特别是对方那神奇的一个跨步,宛若电影中空间穿梭的特效镜头一般,更是让在场的人都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焦云龙也难掩震撼,不过紧接着就眉头深锁:“今天凌晨时分,钱氏集团董事长车队遭遇不明人物袭击,我们警方接警之后,已经急速出击,不过现在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苏灿脸色一时间变的煞白,钱秧秧被人袭击?苏灿又扭头看着焦云龙:“那钱宇恒呢?”

    “同样受到了袭击,不过因为钱秧秧将绝大部分守卫力量都用在了老董事长的身边,钱宇恒反而没有出问题,也是他让我来找你……”焦云龙脸色难看,不过看到苏灿煞白的脸色,还是宽慰的道,“现在前方警员传回来的消息显示,钱秧秧身边的人还在抵抗,并没有落入对方的手中,你可以稍微放心!”

    “放心,我怎么可能放心。”苏灿太阳穴青筋直跳,紧接着一双眼睛凶狠的盯向一侧的那个姓唐的……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