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3章 二选一的游戏!
    ,!

    子弹上膛的咔嚓声在这船甲板上格外的清晰,看着那几个凶徒已经摸出了黝烟的微冲,枪口抬起,钱秧秧脸色煞白:“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噗噗噗!

    一连串子弹钻入血肉的声音打断了钱秧秧的话语,让她整个人都僵硬当场。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一路保护自己的保镖一个个倒下,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凋零,她却无能为力……

    脸颊上似乎有些温热,钱秧秧颤抖着手摸过脸颊,入目是刺眼的血红,那不知道是谁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液,让她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

    远处,似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李媛眉头微微一皱:“带着这个姓钱的,咱们先撤。”

    “只……只要我活着,谁也别想带走她。”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钱秧秧身边,剑侍一手持剑,努力的站起身来,一张雪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满是倔强之色。

    李媛脚步一顿,一双眼睛冰冷的瞟一眼剑侍,而呆滞中的钱秧秧此时也是回过神来,紧张的开口道:

    “你……你别管我,你快走。”

    她明白,这些家伙就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什么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现在能活一个是一个,她相信,没有自己的拖累,她一定能够安然逃脱的。

    虽然这个穿着古装的小丫头是因为苏灿的吩咐才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但是她已经很感激了,她跟自己无亲无故,没必要为了自己而丢了她的性命,最后落得就如身边倒在血泊中的这些保安一般下场。

    看着那几个依旧举着枪,围拢过来的几人,钱秧秧鼓起勇气,紧张的护在剑侍身前:“你们……你们如果敢伤害她,我保证,你们想要的东西永远都别想从我口中得到。”

    “你威胁我!”李媛一张原本漂亮的脸上,露出与相貌不相符的阴冷,正准备下令,而这时眉头却是一挑,紧接着目光已经落向了集装箱一角,那个早就被她忽视了的身影。

    看着那一动不动的身影,李媛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弧度:“给我把这个漏网之鱼宰了。”

    原本对准钱秧秧这边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集装箱一角一动不动的身影,赫然是先前被撂翻的徐进中。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原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徐进中近乎绝望的哀嚎着,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惊恐的看着那几个对准自己的枪口。

    这一次,他才明白,原来他曾经引以为豪的军队生涯,都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面对真正的死亡,他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

    “哈哈,号称兵王的徐队长居然怕死。”李媛笑的花枝招展,可是在钱秧秧等人眼中,这个女人简直就如同一个魔鬼一般。

    李媛笑容一收,目光挑衅的看向钱秧秧,脸上的神情却是愈发的冷冽:“不知道你能救下几个?”

    “你!”

    “要不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李媛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看戏的姿态,“这个扛剑的小丫头,还有这个对你有爱慕之情的徐进中,我给你一个二选一的机会,你会选择谁?”

    钱秧秧脸色难堪下来,还没有开口,一侧的徐进中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钱董,看在我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你救我……我一定感激不尽……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钱秧秧脸色愈发的阴沉,这个曾经被自己委以重任,甚至私底下觉得他就算不如苏灿,也差不到哪里去的男人,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骨头,甚至不如自己身后一声不吭的剑侍。

    钱秧秧心中止不住失望,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别人?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给自己卖命?

    每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利。

    钱秧秧目光坚定的看向了李媛:“我要他们两个都活着。”

    “你好像没有听明白我的话,这是一到选择题,二选一!”

    “我说了,他们两个都要活。”钱秧秧坚定的扬起脑袋,一字一顿的道,“否则,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新能源的秘密!”

    “你还在威胁我!”李媛脸色愈发的冷厉了,接着目光一转,落向了那个几乎被吓尿的徐进中身上,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嘴角却是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喜欢钱秧秧?”

    原本正苦苦哀求的徐进中神色一楞,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话语中是什么意思。

    李媛也并没有等徐进中回答:“我知道,你喜欢钱秧秧,从一开始就喜欢,但是像你这样一个下人,不过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面对李媛无情的嘲讽,徐进中一张脸涨的通红,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反驳,而此刻的李媛话语一顿,接着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声音幽幽的道:“现在……我给你一个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机会。”

    “你不是不想死么?你去把这个姓钱的小丫头给我上了,我饶你不死。”李媛冷笑着,“我看这个丫头还敢嘴硬!”

    “你……你这个疯子!”钱秧秧几乎气急败坏的跳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阴损,而心中也是慌了神。

    徐进中挣扎着,他确实对钱秧秧有过非分之想,这在他们保安队也不是什么秘密,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对那个姓苏的无比的敌视,他一直不觉得自己比那个姓苏的弱多少,可是钱秧秧从来对自己都不加以颜色,在她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保镖,而对那个姓苏的,那眼神甜蜜的却好似能够化出蜜糖来一般,让他无不嫉恨欲狂。

    “去死,或者去吃了这个女人,二选一,你自己决定。”李媛幽幽的道,“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哦。”

    “姓李的,你不得好死。”钱秧秧叫骂着,不过紧接着一双眼睛瞪大的滚圆,难以置信的盯着徐进中,一张脸上难掩慌张,“徐队长,你……你想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