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我们还是兄弟!
    ,更新快,,免费读!

    苏灿没有注意到钱秧秧眼底的那一抹狐疑,此刻他的目光早已经落在了剑侍身上,确切说是落在了对方腹部那几乎没柄的匕首,那一刻的他止不住目呲欲裂,紧接着身子不过一晃之间,就已经出现在了剑侍身边,一把扶住几乎摇摇欲坠的剑侍,声音几乎气急败坏的道:“是谁干的。”

    靠到近处,钱秧秧原本迷糊的眼神在这一刻止不住一亮,接着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家伙。

    虽然这个家伙声音似乎有些嘶哑陌生,但是一个人可以改变声音,却无法改变他那种身体熟悉的气味儿,她怎么可能还认不出来?

    苏灿!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是苏灿!

    钱秧秧激动,直到这一刻,她整个人才真正的松懈了下来,而听到苏灿近乎咆哮的声音,她也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一双眼睛愤怒的看向那个曾经算是自己贴身人的李媛方向:“是李媛这个内鬼干的。”

    苏灿眼神瞬间冷冽如刀一般的射向那个此时正狼狈的从徐进中身上爬起来的女人,在此之前,他虽然对这个女人有过怀疑,但是因为并没有证据,也就没有在放在心上,没想到真的着了这个女人的道。

    不过现在他还没有那个时间找这个女人清算,看着剑侍脸色煞白,整个人虚弱至极,不由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摸出一节不过只有指头般粗细的透明玻璃罐,罐内正是最高浓度的生命元液,闪动着宛若蓝钻一般深邃通透的蓝色。

    这是他离开白云观时带出来的,给了关山几人之后,刚好还剩下这一瓶。

    “忍着点。”苏灿伸手抓住了剑侍腹部的刀柄,接着不待剑侍反应过来,就飞快的拔出刀刃,几乎同时一股黑血夹杂着刺鼻的腥臭从伤口涌出,更是让苏灿双目喷火,没想到这匕首居然还淬毒!

    不过想想也就了然,如果不是中了毒,先前那一刀虽然伤的厉害,但是并不是要害,以剑侍的能耐也不至于直接失去战斗力。

    苏灿没有再犹豫,飞快的打开瓶盖,将那近乎粘稠的元液倒在伤口上。

    在落到伤口上的一瞬间,那原本冰冷的液体宛若液体生命一般蠕动着没入那看着可怖的伤口之中,不过眨眼之间,原本咕咕冒血的伤口涌血的速度就明显减弱,甚至那原本恶臭近乎漆黑的血液也变成了正常的鲜红,而那一刻,原本满目灰败的剑侍脸上也多了一丝健康的晕红。

    而前后不过半分钟,再看那刀伤,钱秧秧更是鼓大了眼睛,因为那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原本紧张的她完全一副见鬼了似的表情,这怎么可能?

    苏灿没有在意钱秧秧那震惊的神情,此时看着剑侍的伤口在慢慢的恢复,心中也是松一口气,这丫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师父还不得找自己拼命?

    而一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个内鬼所为,苏灿心头一股怒火腾起,不过也在这时,一个紧张嘶哑的声音低吼出声:“小心!”

    苏灿眉头一挑,凛然的扭头就看到那个姓李的女人正面目狰狞的端着一把沙漠之鹰对准了自己,而刺耳的枪声中,金属子弹在虚空划出一道烈焰,向着自己这边激射而来,也几乎同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和那个女人的中间,挡住了那枚子弹的去路。

    噗……

    子弹沉闷入体的声音,他甚至看到那个突兀的挡下子弹的身影背后炸出一抹血光,整个身子在那股巨力之下,倒飞而起,如同败絮一般狠狠的砸在甲板之上,那一刻,苏灿的目光也第一次落到了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是张国胜!

    钱秧秧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先前冒充苏灿来救她们的人,原先因为被李媛挡着,他并没有看到对方的相貌,之后又被李媛带来的人一群胖揍,而再之后就是苏灿的出现,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她没有想到这个李媛口中的姓张的居然是徐湾分局的张国胜!

    而他居然为了苏灿,用身子挡下了子弹。

    “你该死!”苏灿止不住红了眼,看着那个女人正脸带着慌张,转身就跑,苏灿如同一个受伤的猛兽一般低吼出声,接着一只手只是一拍剑侍身边那个古拙的剑匣,那古拙的青铜剑匣一颤,几道刺目的光霞钻出,向着逃窜的李媛背影激射而去。

    光华穿透李媛身体而过,而后绕转而回,没入剑匣之中,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是原本几乎要逃出甲板的李媛身子却是僵硬在那里,紧接着整个身子轰然倒地,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森冷的钢铁甲板。

    看着这一幕,原先准备逃窜的那几个凶徒都是面现惊恐,而苏灿并没有看那个李媛身影一眼,一个跨步就出现在了张国胜的身边,看着张国胜几乎被轰的前后通透的伤口,想要救,可是自己带来的最后一瓶元液已经用在了剑侍身上……

    张国胜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栗着,一张嘴中不受控制的喷涌着鲜血,而一双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盯着苏灿,眼底似乎透着一抹解脱之色。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

    苏灿不知道此刻该用什么表情,该痛苦,还是该冷漠,他曾经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可是在明珠的一次次所作所为都让自己失望,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这里用身子替自己挡下子弹,其实那枚子弹根本伤不到自己。

    “我……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还是那个张国胜,还是那个可以为兄弟挡子弹的张国胜。”张国胜口鼻冒血,脸上却绽放出一丝笑容,声音虚弱的道。

    张国胜努力的抬起手,伸向苏灿这边。

    苏灿没有犹豫,一把握住了那已经开始慢慢冰冷的手,眼底也涌起一抹痛苦之色。

    是啊,他们是兄弟,是可以为彼此挡子弹的生死兄弟,说实话,当初第一次在荧屏上见到功成名就的张国胜,他确实愤怒,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可是之后他心中隐隐却又有些开心,毕竟他的兄弟不多,当年都死在了那个混乱之中,现在有一个兄弟不仅仅活着,而且还混得不赖,他也替对方开心。

    而之后,张国胜的所作所为,甚至其间明显针对自己的小手段,又让他心凉,直到最后的形同陌路,不过他也并没有对他过于怨恨,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自己也没有权利要求对方给自己开后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