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睿轩的身份
    ,!

    “苏大哥,难道就这么算了?”杜贝贝有些委屈的扬起脑袋,露出微微红肿的额头道,“看看,人家额头现在还疼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放心吧,这事儿还算不了。”苏灿瞟一眼杜贝贝额头的红肿,一脸保证的道。

    “算不了?人家现在连人都走了,难道你还指望着人家到时候亲自上门来道歉不成?”杜贝贝噘着嘴,不满的道。

    苏灿笑眯眯的看着小丫头道:“为什么不可能呢?”

    杜贝贝好似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苏灿:“难道你还真的认为人家会主动上门来给你道歉?”

    “嗯!不信的话,到时候我叫上你。”苏灿笑着道,“毕竟你才是今天真正的受害者嘛,回头什么精神损失费,医药费之类,都可以狮子大开口的要。”

    “真的假的?”杜贝贝一脸难以置信,不过紧接着又一脸欢喜起来,先前的郁闷一扫而光,“那就一言为定,到时候我一定要让那小子给姑奶奶我好好的赔礼道歉。”

    “好了,赶紧的,你开车悠着点儿,先送你回家。”苏灿这次回到了副驾驶座,不过还是不忘一脸告诫的对着驾驶着的杜贝贝道。

    不过他这边话刚落,就感觉身下的东风猛士一阵狂颠,在他目瞪口呆中,越野车宽大的车轮直接碾上了法拉利的车身,狂野的碾压而过……

    苏灿愕然的一看身边的始作俑者,就见对方露出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这次真的把油门当刹车了!”

    “……”

    苏灿直接一个白眼,不过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反正那车也不是自己的,该肉疼的也不是自己。

    苏灿在副驾驶座悠闲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而发生了先前的那件事之后,在接下来的路段,杜贝贝开车终于收敛了许多,最起码没有再在道路上飙车了。

    一路无话,而还没有将杜贝贝送回家,他接到了和尚的电话。

    如同自己所想那样,这个睿轩果然跟明珠现在的一把手睿克书记有关系,而且赫然是睿书记家里的公子,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而粗略的翻看了一下这个家伙的简历,苏灿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他好似又看到了一个坑爹的败家子在坑爹的路上越行越远了。

    再这样下去,这是要步他前任的节奏哇。

    苏灿准备继续看下去,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一顿,手指落在了一个人的名字上……

    董欢欢?

    苏灿先前听那对男女的对话,那个男的好似叫那个女人欢欢,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姓董。

    难道跟燕京那个董家有关系?

    苏灿再细细一看,果然,这个女人真的是燕京董家的女子,很显然,这又是政治联姻的结果。

    对于这样的信息,苏灿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要不然苏灿都要佩服这个睿家大少的口味‘清奇’了。

    苏灿又忍不住暗叹,你说同样是董家的女儿,董嘉怡长的跟明星似的,而这个董欢欢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这基因突变有些大呀。

    苏灿正在思量着,原本行驶中的军车戛然而止,苏灿回过神来,才发现车已经停在了自己家的小区外。

    杜贝贝扭头看一眼苏灿,脸上忍不住有些期待之色:“怎么样,回自己家了,要不要回去做做。”

    苏灿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算了,下次吧。”

    自从这次回明珠,因为生命元液的事情,吸引了太多双眼睛,即便是苏灿都感受到了压力,所以为了防止那些人将目标对准自己身边人来要挟自己,他很少回这处居所,而这里,杜贝贝依旧霸占着一间卧室,苏灿还知道钱秧秧偶尔也会去住,和尚和那个贼秃驴因为两女的存在,也同样没有离开那里,只是自己反而像是那里的一个过客了。

    苏灿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看着杜贝贝下车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苏灿才回到驾驶位,发动车子向着军营方向而去。

    而在半路上,她却是接到了木槿的电话,让他意外的是木槿打电话给自己的目的居然是让他陪着去参加一个聚会,而这个聚会是川商组织举办,并且邀请函已经送到了木槿的案头。

    木槿是川省的人,苏灿早就知道,而且苏灿同样也知道,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商会的存在,这种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几百年前,像历史上有名的徽商,晋商之流,而华夏成立之后,大有名气的就是浙商了。

    这些商人组建成商会,由本身德高望重的商人当会长,甚至有些官面上的人在其中挂闲职,目的就是互帮互助,抱团取暖,而且这种商人组织,势力庞大,不容小视。

    虽然如此,但是在华夏这个大环境下,这些组织官僚化严重,向来都是商人削尖了脑袋想进去,就甭指望人家低声下气的求你入会。

    木槿虽然现在发展不错,但是还没到能让人家放下身段,亲自送上邀请函的地步。

    苏灿眯着眼睛,如果没记错的话,那睿克好似也是川籍的官员吧?

    苏灿脑海中灵光一闪,似抓到了些什么……

    ……

    睿轩非常的生气,心头一股无名火难以发泄,让他一张脸都阴沉似水。

    的士在以蜗牛一般的速度前进,硬的如同石头一般的座椅,让他止不住就响起自己那辆还没开几天的法拉利,更是止不住的怒火中烧。

    一旁,欢欢同样阴沉着一张脸,眉头死死的锁在一起:“知道刚才那个家伙是谁吗?”

    “不是说叫苏灿吗。”睿轩不耐烦的道,不过接着语气就是一顿,扭头带着诧异的看向了一旁的欢欢,“是他?”

    先前,他就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不过当时他被气昏了头,并没有细想,现在被身边女人一提醒,他倒是想起来了。

    欢欢点点头:“看着姓焦的明显站在对方那边,十有8九就是这个家伙。”

    “哼,不是冤家不碰头嘛!”睿轩忍不住冷笑出声,“我还没有找他麻烦,没想到他先找到我的头上,难道当我是杨家那个草包吗。”

    睿轩脸色阴沉了下来,一双眼睛凶光闪动,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