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进退两难的刘强
    ,!

    喜欢?

    而且还是被这个娘娘腔喜欢上,苏灿不知道是该恭喜这个刘强,还是同情他。

    不过看着这家伙瘦猴似的身板,加上一张鞋拔子脸,不得不感慨这宋破军口味儿之清奇,这家伙以前不是喜欢大胡子类型的吗?

    当然,现在可不是讨论宋破军的品味问题,苏灿不去看脸色变幻不定的刘强,而是扭头看向了一侧的连城,笑眯眯的道:“记得前段时间我不是在这寄存了一瓶顶好的七十六度衡水老白干?去拿出来,今天我要给刘总接风。”

    连城微微一愣,这家伙自从那次的事件之后,就再没有来过这锦绣山庄,什么时候在这里寄存过酒了?不过紧接着就反应过来,笑眯眯的下去吩咐。

    原本阴沉着一张脸的刘强一听苏灿的话,一张脸都绿了,衡水老白干很普通,但是七十六度的衡水老白干,那就不普通了。

    这是喝酒,还是喝酒精?

    刘强此刻有些骑虎难下,后悔的恨不得给自己几嘴巴子,让你丫的多嘴,让你丫的客套!

    苏灿本来只是吓唬吓唬眼前这个家伙,没想到侍者居然还真找到了一瓶没开封的衡水老白干,七十六度的!

    苏灿不由有些同情这刘强了,看着刘强双唇都在直哆嗦,不由笑眯眯的道:“刘总,如果你喝不了的话,不要勉强,其实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刘总不必当真。”

    随口一说?

    自己现在还有退路吗?

    刚才他还在吹嘘自己一口唾沫一口钉,自罚三杯,一杯都不会少,现在自己退缩,那不是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自打嘴巴子,让人看了他刘强的笑话?

    刘强此刻恨透了眼前这个一副笑面虎似的家伙,冷冷一哼:“我刘某人说一不二,三杯,少一杯也不行。”

    “唉,好吧,既然刘总如此说,那就上杯吧。”苏灿一脸叹息的对着身边的连城道。

    连城眼珠子一转,而后示意侍者倒酒。

    不过当看到侍者取过来的酒杯时,先前还只是脸绿的刘强,却是直接烟如锅底,本以为是那种半两装的小酒杯,结果尼玛,这是直接上了三两装的啤酒杯了吧,三杯就是九两……

    刘强忽然有些退缩了。

    此刻,宴会场上已经寂静的掉针可闻,所有人都目光紧张的盯着眼前这一幕,一方是明珠的地头蛇,而一方又是过江龙,此刻居然如此毫不给颜面的争锋相对。

    “姓苏的,你欺人太甚了。”刘强一边的睿轩忍不住了,不待这么欺负人了,今晚他们才是这宴会的主人,你丫几个客人,居然欺负到主人的头上来了,简直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睿少,看您说的,我刚才也很关心刘总,没有逼刘总喝来着,可是刘总是要面子的人,人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喝三杯,少一杯都不行,我不答应,岂不是不给刘总面子?”苏灿笑容满面的叫屈道。

    “你……”睿轩还想再说,不过却被一旁的董欢欢暗中拉住了胳膊。

    她其实对于今晚上睿轩和刘强的嘀咕有些不赞同,虽然她之前并不在国内,但是却是知道自己的那个备受爷爷宠爱的姐姐也没有在这个姓苏的那里讨到好,还有自己那个二哥,虽然废物,结果一次明珠之行,最后是躺着回燕京的,传闻跟眼前这个姓苏的也有关系,之前她也收到了燕京那边关系较好的姐妹们的告诫,这个姓苏的绝对不会像表面上这样人尽可欺。

    睿轩看一眼董欢欢,心有不甘,不过注意到董欢欢一脸严肃,最后还是强忍下了满肚子的火气,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新仇旧恨加一起,让他咬牙切齿的家伙。

    刘强额头已经泛起了冷汗,说实话,当看到那三大杯的白酒,他已经退缩了,他要是真把这三倍干了,他才傻了。

    可是此刻被眼前这个家伙话语挤兑,他已经进退两难,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川省商人的面,如果退,无疑将在川省商界威严扫地,而且还会得罪眼前这龙家和宋家,如果喝,落在人家眼里,自己今晚就是一个笑话。

    刘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让自己难堪的家伙,接着咬咬牙:“喝!不过是三杯酒而已?”

    自己先喝这酒,等一下这场子,自己要找回来!

    “霸气,我就喜欢刘总这股霸气劲儿!”宋破军又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娘道。

    苏灿咧咧嘴,暗暗的离这个娘炮远一些,听说娘儿也会传染,这家伙今晚看样子是对这个小矮子看上眼儿了,这已经是第二次说喜欢这小地瓜了。

    刘强没有任何犹豫,端起酒杯,就直接仰头倒进嘴里,那白酒刚入喉,苏灿都能够看到一股不健康的红色从脖颈向上蔓延,当刘强喝下第二杯时,一张脸已经如同煮熟的猪肝,红里透着烟,当第三杯时,苏灿甚至能够看到对方那张猴子屁股似的脸上,冒着腾腾热气,一根根头发都炸裂。

    三杯酒下肚,刘强身子已经摇摇欲坠,甚至眼睛也开始涣散,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对着苏灿等人咧嘴一笑:“在下先前方便一下,回头咱们在好好的聊。”

    “好说好说。”苏灿笑眯眯的道,“我等你。”

    刘强没有再废话,一把抓着身边的睿轩的胳膊才没有倒在地上,而后就头重脚轻,在睿轩的拉扯下,离开了宴会小别院,很显然是去催吐了。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龙图摇头晃脑的道,“其实刚才我还真怕这家伙一口吐出血来,那样的话,到时候鬼知道那些小报会怎么报道咱们这些人欺负外来户呢。”

    “不吐血,估摸着也快了,这姓刘的是个狠人。”

    苏灿笑着不接茬,也不去理会四周那些川商们低头窃窃私语的声音,以及一双双看向这边,透着怪异的眼神。

    而不过五六分钟,原先被睿轩半拖半拉着离开的刘强,已经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虽然依旧满脸火红,但是一双眼睛却透着清明。

    刘强三人并没有废话,径直向着苏灿这边走来。

    于是,原本窃窃私语的所有人再次一静,看来这事儿还没完。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