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藏生堂
    随着苏灿将生命元液通过药监部门审批的消息有意无意的放出去后,接下来的几日里,先秦生物下可谓忙得团团转,而公司的门槛几乎要被那些来自各大洲的医药代表踏破,不是一方巨头的,甚至连登门的资格都没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有了生物谷和郭建邦的前车之鉴,这次登门的医药巨头再谈合作的时候,显然更多了诚意,再也不敢玩某些见不得人的卑劣手段了,要知道生物谷是因为如此,现在可谓声名狼藉,正忙于应付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进行紧急公关。

    甚至安里茫都跑到了华夏偏僻的穷山沟进行慈善捐赠,以期洗白生物谷,不过显然媒体和公众对于这种伪善并不买账。

    其实所有人都心明白,这次这生物谷恐怕是真栽了,再加生命元液注定要跨越时代的东西面世,如果现在无法在生命元液分一杯羹,一步错将步步错,等到生命元液霸占市场,挤压其他药品的时候,生物谷仅靠那所谓的抗癌药撑门面,显然要坐等喝西北风。

    而面对所有人的热情似火,苏灿并不急,但是这些医药代表急。

    大的医药集团,想要借着生命元液巩固市场地位,小的公司更是希冀着借此机会一举逆袭,所以,面对着苏灿这边近乎苛刻的要求,依旧报价者络绎不绝,而且报价越来越高。

    对于众人的竞相出价,苏灿自然是乐见其成,反正价高者得,最后挑选了一批出价‘诚意十足’的医药公司的代表,进行了意向性的洽谈,签订意向合同,等着最后公司负责人前来签订正式合同。

    相较国外这些医药代表的热情似火,国内那些原先串下跳的一些人,这两天却是安静的有些过分,甚至那所谓的国内医执牛耳者的四大古医派,除了先前谈拢合作的菩萨门,剩下的三门简直像是失踪了一般。

    这让苏灿心可是很是失望,他好不容易将红衣女从白云观拐来身边暗保护,结果那些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还让他怎么玩下去?真想把这些人打的连他老娘都不认识来着,如百草堂那个挖自己墙角的少堂主……

    苏灿正诧异于国内那些人的过分安静的时候,这边却接到了白云观贼道打来的电话。

    果然如同苏灿猜测的那般,武当的人最后还是按耐不住暗动手了。

    用贼道的话来说,那一夜可谓血雨腥风,因为红衣女的离开,他贼道拼死守护阵法图,结果寡不敌众,身受重伤,法阵被夺……

    反正意思是这戏他演的真真儿的,绝对让人看不出破绽,现在等着看好戏算了。

    好戏果然没有让苏灿久等,不过两天的功夫,由武当和秦家牵头,百草派、药王谷、鬼手居和晋省李家入股成立的藏生堂注册成立,而且对方明显是给苏灿他们眼药了,因为公司选址赫然只跟先秦隔了一条街,同样这藏生堂主打的一款长生液,在邀请媒体记者面前,当面展示那长生液起死回生的神效,令一条死狗眨眼间活蹦乱跳,矛头直指苏灿和秦婉卿的先秦生物的生命元液。

    一时间,原本平静下来的市场再次搅起腥风血雨,原本被踏破门槛的先秦生物一时间冷清了下来,而不过隔了一条街,唱对头戏的藏生堂却是门庭若市,甚至有几个原先已经跟先秦生物签订了意向协议的国外医药代表,也单方面撕毁协议,改旗易帜。

    而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藏生堂还无嚣张的将开业庆典的邀请函摆在了先秦生物的办公桌……

    这……算是耀武扬威么?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这些人简直无耻,我要报警。”秦婉卿气的肺都要炸了,愤愤不平的在宽大的办公室内踱步,虽然她明白这十有**是苏灿那几日躲在屋里的劳动成果,但是他还是无法忍受对方那副得意的嚣张嘴脸,想到先前那个来送邀请函的家伙那副眼高于顶的姿态,趾高气昂的姿态,秦婉卿忍不住抓狂。

    “报警?”苏灿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儿,身子窝在老板椅,扯着嘴轻笑着道,“你觉得对于这些人,靠警察叔叔有用?”

    警察是用来收拾普通老百姓的,不是用来管束那些隐世家族和古医流派这些所谓的超然的存在的。

    “没用……”秦婉卿显然也明白过来是自己气糊涂了,不过依旧鼓囊着嘴,“能恶心恶心人家我也乐意……”

    “话说……你那招管用不管用?当时他们用那个长生液将一条快断气的狗救活过来,当着那么多媒体记者的面,看起来不像是作弊,咱们那个枯木逢春,显然要直观高大的多了……”秦婉卿皱起眉头看一眼苏灿,眼现担忧之色。

    “你看……不给他们一点儿甜头,他们怎么敢下血本的投资呢。”苏灿笑眯眯的道,接着懒洋洋的瞟一眼桌面那张烫金的邀请函,“目前有几家谈好意向协议的医药代表投到对方的怀抱了?”

    “三家。”秦婉卿一见苏灿提这一茬,她更来气了,这些医药代表还有没有一点儿职业道德,这简直是投敌叛变呐。

    “而且,安生了一段时间的那个……生物谷好像也凑去了!”

    “唉,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人诚不欺我。”苏灿拍拍手,接着从位置站起来,“好了,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是自己的,恩……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饭。”

    “难道咱们这么算了?咱们要不反击,不给对方一点儿惩罚,我估摸着剩下的那些签了合作意向的家伙也会投到对方那里去……”

    “惩罚?”苏灿摸摸鼻子,接着笑眯眯的耸耸肩膀道,“回头把消息透出去,说……将那三家列入咱们公司永不合作的黑名单……”

    秦婉卿显然对这点儿惩罚还有些不满,不过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有些闷闷不乐的随着苏灿离开了公司。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