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视若蝼蚁
    原本一脸自豪的苏云修脸色僵硬了下来,接着直接黑如锅底,此刻再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还有门口那些宾客,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tw.

    他是苏家的嫡子嫡孙,是苏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是燕京无数公子哥恭维追捧的苏大少,可是在这里,他却成为了大门口一个迎宾的,成为了苏灿口那个看大门的,而他苏灿……却是藏生堂用邀请函邀请的,如此说来,自己堂堂苏家继承人,还不如他一个逆种……

    凭什么!

    苏云修缩在袖的拳头紧紧的握起,最后又缓缓的松开,他知道这一切还是因为力量,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

    苏云修是什么心情,苏灿丝毫没有放在心,当他带着秦婉卿进入宴会厅的时候,碰到了很多的‘熟人’,如之前‘叛变’的那四个医药代表,又如……之前在锦绣缘有过冲突的药王谷和鬼手居,甚至看到了秦家那个秦瘦,以及八极门那个丁家的女人,还有一个身着道服的年人……

    而这些人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苏灿和秦婉卿,一时间或惊讶,或尴尬,或冷淡,或幸灾乐祸,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苏灿神情淡漠,不过紧接着眼皮子一跳,眼角余光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一愣,紧接着苏灿扭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宴会厅央那条足有二十多米长的环形餐桌,原本平静的双眼之,在那一瞬间蹭蹭蹭的似有寒光闪动。

    今晚的开业庆典更像是一个自助餐的样子,当然在食材肯定不会有鸭肉冒充的牛肉之类,间环形的长条桌,各种美味菜肴不要钱一般的堆满一个个餐盘,餐桌一端华丽的高脚杯塔如同金字塔一般堆砌,内里酒水在水晶灯的照耀下,闪动着醉人的光泽。

    而在这诱人的食材旁,居然有一个如同肉山一般的身躯在挪动着脚步,一双手更是如同无敌风火轮一般在摆动,那脚每挪动一步,餐桌会留下一连串空空如也的餐盘,这一幕早将那些时刻准备添菜的服务人员看呆了……

    这肉山赫然是那日潜龙那个所谓的王尚王少身边的家伙,那日离开潜龙的半路被这个肉山追杀,如果不是贼道出手,他恐怕跟苏山两人都要挂掉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苏灿双目喷火,眼前这座肉山算是化成灰,他都不会认错,如果没有记错,这个肉山姓袁,却是晋省李家的人吧?

    很好,很好!

    似是感应到苏灿那毫不掩饰的目光,原本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死命往嘴里塞着鸡腿的那座肉山动作一顿,紧接着那张因为肥肉堆积而满是褶皱的脸,一双几乎被肥肉呼主的眼睛投向了苏灿这边……

    那张肥脸抖动了一下,似乎露出一个似讥笑的表情,接着那握在手的鸡腿脱手而出,带着油脂如同一枚子弹一般,向着苏灿这边激射而来,而那个肉山并没有再看苏灿一眼,继续扫荡那满桌的食材。

    轻视,这时赤果果的轻视。

    看着那激射而来的鸡腿,苏灿脸色冷厉,是一旁的秦婉卿脸色也是微微一沉,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一丝身为前辈高人的修养,直接对他们一个后辈动手。

    而眼看着那鸡腿要射向苏灿的面门,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都是忍不住惊呼出声来,只是面对这一幕,苏灿如同傻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当那鸡腿要击苏灿的面门时,不知道为何,那激射的鸡腿居然从一分为二,那种感觉如同是被刀给劈开了一般。

    原本往嘴里塞东西的那座肉山再次一顿,接着那肥胖臃肿的身子却灵动的一个侧身,在众人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那餐桌的碗碟如同被一道无形的利刃滑过一般,噼里啪啦声一分为二。

    直到此时,那一分为二的鸡腿才无力的跌落在地,切口平整……

    “好,很好,今天我掂量掂量你,看看今天还有没有人来救你。”肉山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因为他当初在这道防不胜防的利刃下受了伤,而且刚才碗碟被切开的时候,那油脂溅了他满头满脸。

    这蝼蚁一般的小子居然让自己在同辈道友面前失了颜面,如何能忍?

    肉山根本不理会周围那些宾客的表情,庞大的肉山却轻若鸿毛一般,一个跳跃冲向了苏灿,同时那如同萝卜插在肉里一般的五指已经拍向苏灿的脑袋。

    那恐怖的力道几乎压爆了空气,让空气都出现一阵阵如雷鸣般的暴鸣声……

    再次面对这肉山,苏灿没有了那日的慌张,一把推开身边一脸愤怒和慌张的秦婉卿,同时一个滑步,堪堪躲开了对方凌空劈落的巴掌。

    今日的苏灿再也不是那日如同猎物一般被戏耍的苏灿,且不说他脑海的九幅图因为这肉山的原因而开启了第五幅加持己身已经今非昔,更别提之后在白云观,虽然被红衣女各种敲诈勒索,但是自己也学到许多,如那所谓的不传之秘的三残招,确实神秘莫测。

    “躲的好,我今天看你能躲到哪去。”肉山没想到自己这一招居然被避开了,却是怒极而笑,下手更是狠辣起来,不过每每最紧要关头,苏灿总是堪堪动作怪异生涩的避开。

    这在外人看来,分明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小鸡躲的再快,最后也难逃老鹰的魔爪……

    此刻,

    在宴会厅的角落,一群人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对于宴会厅里打斗,并没有人要出手的意思,此刻一众人更是一副指指点点,一脸轻笑的评头论足的样子。

    “几年没见,没想到袁兄这一手小五行拳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了,我看即便是李家内门的人也做不到这点吧,可惜他仅仅是个外姓之人……”人群,一个身着道袍,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年男子品头论足的道。

    “恩,道兄,宴会无趣,咱们玩个游戏怎么样?你们猜这个小子,能够在袁兄的手下抵挡多少招?”

    “呵呵,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而已,我猜他躲不过十招,赌注赌我这把佩剑。”

    “我猜他最多撑不过十五招,赌注压我前日在一处遗迹内获得的金刚拳谱一本。”

    “……”

    这边一群人显然来了兴致,而在他们眼,如同一只可怜的猴子一般的躲避肉山轰击的苏灿,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蝼蚁而已。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