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窗上有人
    “我要那小子死!不,死都算便宜他了,我要把他抽皮扒筋,千刀万剐……”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浑身是血渍的袁山气急败坏的咆哮着,而身边一个下人正在紧张的给他紧急处理包扎那些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轻点儿,你特么的到底会不会包扎。”正一肚子火的袁山似被扯到了伤口,愤怒的一脚将那个正在给他包扎伤口的下人狠狠的一脚踹翻在地,接着跳起脚对着地的那个下人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狠踹:

    “老子让你嚣张……老子让你得意……老子踹死你这个狗杂种……”

    “不敢了,老爷,小的再也不敢了。”地,下人蜷缩着身子,痛苦的嚎哭着,努力的挡着对方雨点一般落下的脚丫子。

    而看着下人那副凄惨的模样,袁山踹的愈发的起劲儿了,那脚下求饶的家伙好似已经变幻成了苏灿一般:

    “哈哈,求饶啊,使劲儿的求饶啊,老子一定要把你这狗东西抽皮扒筋,挫骨扬灰……”

    “行了,拿一个下人出什么气,再踹下去要出人命了。”房间里的另一边,冲虚微微的皱起眉头,有些不满的道,“看你现在还活蹦乱跳的,看样子刚才都是皮肉伤了。”

    “老子拿老子的下人出气,关你什么事儿。”袁山乜着眼睛瞟一眼冲虚,忍不住冷冷的道,“而且我现在只是皮肉伤,你很失望?”

    这个老东西,现在一定在心里偷着乐吧,看到自己先前那被人拍气球似的吊打,指不定他心里正幸灾乐祸呢。

    冲虚眉头深锁,并没有理会袁山的那冷嘲热讽:“你是觉得我刚才没有出手教训那小子,觉得我是在看你的好戏?”

    “刚才我准备出手教训那个小子的时候,突然被一股气息锁定,那一刻,我居然没有勇气踏前一步……”冲虚一脸凝重的道,“我有种感觉,如果那一刻我还敢踏前一步,今天恐怕要倒在那里了。”

    “你是说有人在暗保护那小子?”袁山终于停住了脚,放过了地奄奄一息的下人,神色凝重的看向冲虚道。

    他说这个老道怎么临阵退缩了,不过他当时并没有感觉到这个老道所说的那股气息……

    “你还记得咱们当时白云观行动的时候,白云观只有那些大头兵,以及贼道师徒,而我们的情报,白云观内可是还有一个红衣女人……”

    “你是说今晚暗警告你的是那个红衣女人?”袁山此刻脸神色也是冷静了下来,“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红衣女深不可测,当初如果她还在白云观,那么咱们的行动或许要失败,可是对方居然在那个关头离开了,给了咱们可乘之机,你说……这是不是有些过于巧合了?”

    冲虚先前也想到了这点,不过很快,他摇摇头,抛去了脑的胡思乱想:“或许这是一个巧合而已,毕竟咱们得到的法阵确实是真的,我们也提炼出了一批成品,并没有任何异常,而且我们也已经给自家的子弟服用,效果甚好。”

    想到这长生液被门派弟子服用后修为的突飞猛进,冲虚也是忍不住兴奋起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的吧长生液推向市场,要挤压的那个先秦生物没有任何的生存土壤,只有这样,先秦生物才有低头服软,跟我们合作的可能。”

    “合作?要我说直接把那个小子给绑了,逼迫出那法阵图的原理,这些东西自己掌握在手才是最主要的。”袁山有些不耐烦的道,他现在可是恨透了那个小子,恨不得抽皮扒筋,跟对方合作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冲虚没有理会袁山出的馊主意,法阵图如果那么好复制,被武当逐出门墙的贼道也不用钻研一辈子而无所得了。

    冲虚自顾自的道:“目前,三大古医派的高家、白家和闵家,除了闵家只是投入一半生产线之外,高家和白家可以说生产线全部投入,二十四小时紧锣密鼓的开动,我们要争取在这个月将长生液投入市场,并且先生命元液一步霸占整个市场。”

    “不过咱们几家东拼西凑近千亿,一股脑的投入生产,是不是有些太激进了。”袁山有些担心的道。

    没有人他们自己更清楚,他们现在完全是走钢丝,脚下很有可能是万丈深渊。

    千亿……即便是他们隐世家族,一时间拼凑出这么多钱也算是伤筋动骨了,甚至一部分是银行的抵押贷款,如果出意外……袁山有些不敢想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袁山忍不住摇摇脑袋,不过也在这时,袁山动作一滞,一双小眼睛寒光一闪而过,凌厉的看向紧闭的房门方向:

    “谁!”

    吱……

    一声轻响,房门被缓缓的打开,而当袁山看到房门外的人时,却是眼呲欲裂,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的苏家的那个小逆种。

    “你还敢来?我杀了你。”袁山脑袋一热,忘记了先前被人吊打的事实,气急败坏的扑向苏灿。

    不过紧接着,却以扑前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狠狠的砸在了墙角……

    苏灿笑眯眯的收回脚,而后一步一步的向着墙角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直哆嗦的袁山走去。

    而这变故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让冲虚也是一愣神,看着苏灿向着袁山走去,冲虚脸色也是铁青了下来:“你想要干什么!”

    冲虚准备前挡住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东西,虽然他也不是很待见袁山,但是他们现在是合作伙伴,而且……这小子当着自己的面,对袁山动手,这跟打自己的脸有何区别?他冲虚江湖成名数十载,还没有被人如此打脸过。

    不过,在冲虚准备前的那一瞬间,那股原先消失无影无踪的危险气息,一瞬间再次浮心头。

    ,不再去想他一张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的青红交错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仅留下一条缝的眼睛之凶光闪烁。

    一个小逆种,居然让他丢尽了颜面,此仇不报,他袁山誓不为人。

    身边,正在给他包扎伤口的手下似乎没有想到今天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肉山一般的

    冲虚身子一滞,接着飞快的转身看向房间另一侧的窗户方向,不知何时,窗户被打开,而在那里,坐着一个浑身红衣的女人,正带着如同看猎物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边……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