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有些东西需要你带给李家
    冷汗不知何时从身体几万个毛孔溢出,沾湿了他的道袍,冲虚想要动,却发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在了血管一般,四肢更是在那一刻不受大脑的控制,僵硬在当场。 w.vo.com

    这种感觉,冲虚即便是在面对盛怒之的师父时都没有过,而自己师父,那可是已经步入炼神境界的存在,难道说……眼前这个看似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的红衣女,是还虚境界的高手?

    袁山此刻也注意到了窗户的这个不速之客,想到先前冲虚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再看看冲虚此刻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紧接着,目光落在了此刻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的苏灿身,神色开始不安起来:“你……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当然是来跟你好好的算算账。”苏灿乜一眼僵硬在当场,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的那个年道长,接着一步一步的向着袁山走出,带着戏虐的笑道。

    对于眼前两人的神情,苏灿很满意,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红衣女是核弹级别的存在,哪怕不动手,单单坐在那里,都是一股核威慑力,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我……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了!”袁山再没有原先的那丝居高临下的傲慢,有的只是慌张,还有那明显色厉内荏的威胁。

    “别太过分?”苏灿忍不住嗤笑出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别太过分?这简直是今年听过的最好的笑话。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自己跟这家伙见过三次面,头一次是在潜龙那个叫王尚的家伙的院子里,结果第二次被这个家伙追杀,今天第三次见面,又被这个死胖子主动挑衅,几次下杀手。

    对方下杀手的时候,恨不得直接弄死自己,结果打不过自己,还有脸让自己别太过分?

    这些隐世家族都这么不要脸吗?不过想想也了然,脸皮厚才能活得久嘛。

    苏灿蹲在这座肉山前,看看对方已经被包扎的伤口,或许因为脂肪太厚的原因,居然没有多少血流出,甚至自己先前已经可劲儿的下黑手了,这个家伙身也没有留下什么致命伤。

    甚至那张脸,在受了自己无数拳之后,也是乌青了一些,甚至都没有肿多少……

    唉,果然还是脸皮厚了。

    苏灿歪着脑袋打量着袁山,脸笑容愈发的浓郁起来:“我在考虑,咱们之间的账该怎么清算。”

    袁山此刻是真的慌了,如果冲虚能出手,他还不会将这个家伙放在心,可是现在冲虚不敢动手,自己已经证明自己不是这小子的对手,面对这小子,他是案板的一块肥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看着眼前这小子不怀好意的神情,袁山努力的平复心的慌张,梗着脖子:“你想要怎样?”

    “怎样?”苏灿冷笑着道,“你说次半路的袭杀,这笔账该怎么算?”

    “今天我不是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了?”袁山努力的往墙角缩着身子,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身肥肉都揉进墙里一般,一张脸却是忍不住的悲愤,“今天我在所有人面前丢尽了颜面,你还想要怎样?”

    “那是你自找的。”

    “……”

    “那个……小兄弟……”冲虚最终还是强忍着那股头皮发麻的威压,咬牙开口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有些事情不要逞一时之快,袁山背后是晋省李家,乃是武者联盟的创立者之一,在武林享有盛誉,家族内高手如云……”

    “这是在威胁我咯。”

    “不,我这只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冲虚小心翼翼的看一眼红衣女,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之后,才沉声的开口道。

    “那我还要谢谢你咯。”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不过还是不劳你操心了,不日我会亲自去李家一趟,讨要一个说法。”

    李家可不仅仅是袁山这般争对自己三次这么简单,且不说那个李不凡,苏灿怀疑他们跟五年前自己兄弟等人被人暗算那件事情有关。

    “而我到这里来,主要的原因也是让这位肉山兄给我捎回去一句话。”苏灿冷声着道,“让你们李家的人把形意拳的十二形准备好,回头说不定我一高兴,放过你们李家一马也不一定。”

    “……”袁山一脸愕然。

    十二形?

    对方看了李家的十二形?

    开什么玩笑。

    李家创立数百年,靠的是十二形撑门面,而且这十二形只有家族继承人在继承家主之位后,才有资格修习全部十二形,至于那些长老之类的,只有对家族有大贡献的,才有可能被家主赐下十二形之的某一招两招。

    而像他们这种外姓人,像他袁山,虽然是李家的姑爷,自家婆娘是李家人,而且自己天资可以说极高,家族内门嫡系那种废材要强得多,不过那又怎么样?他为李家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也不过是学会了五行拳而已,连十二形的毛都没有看到。

    而眼前这个小子居然看了十二形,居然狮子大开口的让李家准备好。

    袁山想笑,不过接着心一动,脸面不改色:“这些话,我一定会带回家族。”

    “谢谢。”苏灿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不过在传这些话的同时,我有些东西需要你带给李家,恩……当是你那日追杀我而付出的代价吧?”

    袁山听到苏灿的话时,先是心头紧张的提起,不过接着又是暗暗松一口气:“东西,什么东西?”

    如果只是东西要带给李家的话,自己答应下来又何妨?

    而且袁山已经决定了,自己今晚连夜回晋省,坐等这个小子去李家,到了那里是主场作战,到时候他一定要嫩死这小子,要抽皮扒筋,挫骨扬灰,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苏灿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笑容的伸出手,在袁山疑惑的目光,落在了袁山那堆摊在地的肥肉:“是这东西!”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