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自食恶果
    贼道话语刚落,阵阵破空声十几道身影出现在两人的四周,隐隐呈包拢之势。 .tw.

    苏灿略微一打量,发现了几个熟识的面孔,如那个武当的道长冲虚,又如秦家的那个秦瘦,百草堂的少堂主高子,以及鬼手居的那个三长老白不羁。

    苏灿扯扯嘴角,挑眼看着周围这些来者不善的家伙:“众位这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你自己心里清楚。”离得远远的秦瘦梗着脖子恶声恶气的道。

    秦瘦心发狠,他早看这个小子不顺眼了,见了两次面,每次都被这小子弄的灰头土脸,早想着找回场子来,正好今天他可是组团来的,让他心也有了胆气,可以借机发泄自己心头的抑郁之气。

    苏灿瞟一眼前后,而后无辜的眨眨眼睛:“什么心里清楚?不如说来听听?”

    “臭小子,你这是揣着清楚装糊涂,我看不给你点儿苦头吃吃,你是不会老实了。”一群人,一个干瘦的老人早跃跃欲试了,那双三角眼看向苏灿的时候,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老东西,你又是哪位?我见过你吗?”苏灿摸摸鼻子,斜眼瞟一眼这个老头,一脸淡漠的道。

    “放肆。”干瘦老人被苏灿那副轻蔑的态度激怒了,不由分说的身子一个跳跃,凌厉的向着苏灿扑来,“老子让你死个明白,老夫乃岭南蔡家长老蔡忠明。”

    苏灿一副思索的表情,而后咧嘴嗤笑:“没听过。”

    苏灿虽然语气轻蔑对手,但是行动却并没有轻视对方,看着对方一拳凌厉刁钻的攻来,脸也恢复了正色。

    “小心,此乃蔡家拳两仪四象拳,蔡家拳快速灵巧,机灵多变,消身借力,因势利导,闪化巧取,江湖有言,洪家讲桥马,蔡家讲快打……”一侧,贼道看着那蔡忠明攻击一招快一招,止不住提醒道。

    “呵呵,看你这个武当的叛徒知道的还不少,不过这又怎么样?待我收拾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再好好的替武当管教管教你这叛徒。”蔡忠明狞笑着道,在他眼,这姓苏的还不是他手到擒来,以他化神境巅峰的修为,可不是那袁山化神品修为可以相提并论的,而且他向来看不起北拳,并没有掌握拳法精粹。

    贼道脸色难堪了下来,且不说‘武当弃徒’这四个字是他不愿意揭开的陈年伤疤,算是自己的修为,也不是眼前这个蔡忠明想要管教能管教的了的。

    蔡忠明拳法越来越快,而且可以说无踪可寻,在蔡忠明的拳头之下,苏灿似乎已经没有抵挡之力,不过看着这一幕,冲虚等人却没有轻松,忽然觉得眼前这一幕似乎有些眼熟。

    对了,当日宴会,这姓苏的在袁山的攻击下,似乎也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当时大家还下注赌对方能接下几招,结果呢……袁山被打成了孙子一样……

    在场所有人心都泛起一丝不安之色,而也在这时,一直防守的苏灿动了,在躲过蔡忠明砸来的几个老拳的同时,一招鞭腿狠狠的扫向对方的腰眼位置。

    “来得好。”蔡忠明狞笑,他今天正好借着眼前这个小子,向北拳代表的李家正正名,让他们知道南拳的博大精深。

    原本冲拳的蔡忠明一瞬间拖步弓马,冲出去拳头收拢变挂,迎向腰间那扫来的鞭腿,而另一只手已经变拳为啄,点向对方腰眼……

    在他看来,自己这一套连环拳下来,足以把这个姓苏的打趴下,然而在他以为这一切都十拿九稳,对方没有反抗之力的时候,对方那横扫过来的鞭腿已经撞在自己挡在腰旁的胳膊之,那一瞬间,他感觉落在自己胳膊的不是一条肉腿,而是一辆暴碾而过的装甲车一般。

    那股从对方身传来的力道让他根本没法抗衡,连带着自己的胳膊,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腰眼之。

    蔡忠明感觉自己的老腰都要被踢断了一般,接着自己整个身子腾云驾雾一般的飞起,狠狠的砸在了杂草之……

    场除了蔡忠明压抑的哼哼声外,死一般的寂静,苏灿悠闲的收回脚,脸满是戏虐的笑:“所谓的快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过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你有些过了。”冲虚忍不住踏出一步,沉声的道,“你这是准备跟我们所有人为敌吗?”

    “跟你们为敌……”苏灿掏掏耳朵,接着脸色冰冷了下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们自己找门来,想要找我的麻烦!”

    “怎么着?难道只准你们在我这里幺五幺六,还不准我反抗?你们还真是欺人太甚呐。”

    “哼,你敢说那批法阵图不是被你动了手脚?你敢说我们的长生液出现异变跟你没关系……”高子咬牙切齿的道。

    “法阵图?哪批法阵图?”苏灿夸张的瞪大眼睛道。

    一旁,贼道立马很是‘善意’的提醒道:“是那批从咱们这边强抢而走法阵图。”

    听着贼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冲虚等人一脸尴尬起来,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想到他们的巨额损失,一个个都是脸红脖子粗起来,今天他们来这里不是准备用话来讲理的,而是用拳头,用‘势’来‘讲理’的!

    “噢。”苏灿立马拖着长音,接着一脸冷笑,“我说你们这些人还要不要脸了,你们这些人抢夺了我们的法阵图,结果我还没有找你们麻烦,你们现在居然还有脸来兴师问罪,啧啧,这脸皮还真够厚的。”

    “哼,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事情是个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们夺取法阵图是我们有错,但是你也不能如此阴毒……”八极门丁家负责人一脸决绝的道,“反正无论如何,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今天你们两人也别想安然离开这里!”

    苏灿被眼前这家伙的不要脸气乐了,人家的话里意思很明白,抢夺法阵他们错了不过一笔带过,而他们现在血本无归,责任全都归苏灿,因为他没有把真正的法阵图放好了给他们抢,造成了他们的损失,所以他要为这一切埋单,不然的话让他好看。

    “满意的答复?”苏灿眯起眼睛,接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好吧,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法阵确实是我放好了,等你们门去抢的,而且那法阵确实是我做过手脚的,也算计好了长生液会出现异变的,这样的答复,你们还满意否?”

    苏灿说着不理会目眦欲裂的众人,脸也多了一丝冷笑:“不过……如果你们不那么贪婪的去强闯白云观,那么我的那些法阵也只会留在白云观,之后所有的事情也不会发生,所以……归根结底,一切都是你们是自找的,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