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要不打骨折?
    苏灿说着,不等电话另一端有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后熟练的将账号以短信的形式发送给对方,目光不怀好意的看向其他众人,一张脸却是绽放出无和善的笑容来,眼前这些人那可都是自己的金主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面对苏灿那副看肥羊似的眼神,众人都是一阵心惊肉跳,而这时见苏灿走向了那个无凄惨的蔡忠明。

    “你是自己打电话回去要赎金呢,还是我来打电话?”苏灿蹲在这蔡家老头的身边,轻风细雨的道。

    “你……你这样做不怕引来我们这些家族疯狂的报复吗。”蔡忠明无的憋屈,想他成名数十载,在江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何时受过如此的屈辱?

    “废话真多。”苏灿歪着脑袋掏掏耳朵,而后乜着眼睛打量着对方,“看样子你是不准备打了,既然这样,那丢山崖下喂狼去。”

    “你……你敢!”蔡忠明不由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苏灿不说话,伸手拎起蔡忠明的小身板,向着左侧走去,那边不足十米外是一处峭壁悬崖。

    蔡忠明也看到了,这一刻的他也被吓住了,这个小子居然玩真的!

    眼看着悬崖越来越近,蔡忠明慌了,再也不敢色厉内荏的威胁,一双手紧张的抓着苏灿的衣袖,一脸屈辱的道:“慢……慢着……我……我打!我打!”

    “你看你,早打不没事儿了嘛。”原本作势准备将对方扔下山崖的苏灿一张脸如同翻书一般的化作了眉开眼笑,而后赶紧将对方放下,一脸殷切的看着对方。

    蔡忠明哆哆嗦嗦的在苏灿的注目之下,从身摸出一个老年机,而后拨通了一个电话,而当他听着电话传来的熟悉声音时,却是悲从来:“爸,我被绑架啦……”

    “……”

    看着那哭的跟孩子似的蔡忠明,苏灿一脸错愕。

    爸?

    这老货怎么看也七老八十了吧?那他爸得多老了?

    不知为何,当这家伙说出自己被绑架那话时,配那副鼻青脸肿,衣衫褴褛的可怜样,苏灿止不住脑补一下疯狂的石头里那工艺厂的厂长父子,这画面,想想都觉得喜感。

    “我爸……要跟你亲自说。”蔡忠明哆嗦着将手的手机送到苏灿的跟前。

    苏灿随手接过,不用放到耳朵边,都能够听到那国产大喇叭里传来的失真的声音:“钱……我们会准备,你……别伤害我儿子。”

    “嘿嘿,放心,我这人一向尊老爱幼。”苏灿看一眼受气老媳妇儿似的蔡忠明,而后笑眯眯的道。

    “还有……这个梁子,我们岭南蔡家记下了。”手机那个声音低沉而有力,虽然不失冷静,但是任谁都可以听出对方话语蕴藏的无尽怒火。

    想想也可以理解,他们是岭南蔡家,武者联盟的创始者之一,在江湖地位崇高,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勒索门来?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

    “好说好说。”苏灿脸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那我现在把账号发给你,可别延误了时间,否则我撕票哦。”

    只要钱到手,对于对方不痛不痒的威胁,苏灿还真不会放在心。

    而且……如果真的要来报复,那请准备好赎金吧,自己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不是?

    接下来,苏灿又很兢兢业业的‘帮助’到地的其他人打了家里人的电话,让一旁的贼道也是一脸无语,这都可以?

    贼道看着那些如丧考妣似的家伙,忽然有些同情这些家伙了,你说你招惹谁不好,招惹这个小煞星,现在有这样的下场,真该!

    苏灿一圈下来喊的也有些口干舌燥了,那么现在只剩下晋省李家了。

    苏灿咧嘴笑着,笑的人畜无害,可是却让倒地的几个李家的老头心惊肉跳……

    “我……我们自己打电话。”领头那个玩鸟……咳咳,玩鹞形的老者慌忙开口道,他可是看着这姓苏的给自己那一圈的‘小伙伴’的家里打电话,有些人骨头硬点儿的,被对方层出不穷的手段折磨的屈服。

    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没逃的了,又何必硬骨气?他们也一把年岁了,瞎折腾啥,还不如趁着对方没有借口动手前,自己先好好配合。

    “那个啥……”苏灿笑的一双眼睛都弯成了月弯儿,“对你们李家,自然不能像其他家族那么粗爆嘛,不急,不急!”

    “……”

    正摸着手机的老者动作一滞,这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忌惮他们李家?

    不可能,如果是忌惮李家的话,李不凡也不会被打的现在还在病床,袁山更不会被折腾的只吊着一口气……

    “刚才你耍的那个鸟很好看嘛,再给我耍耍看?”苏灿挤挤眼睛,对着李家的老者一脸和善的道。

    “不行。”老者立马明白过来,感情入家是看他手的鹞形了,不过他几乎没有犹豫,断然拒绝道,“这是我们李家的不传之秘,我不能成为李家的罪人。”

    “不配合呀?”苏灿一脸失望,接着目光瞄准了老者的腿,“你说是断左腿好?还是右腿好?要不腿吧?我看你们一把年纪,除了排泄也没有啥别的功能了,留着何用。”

    “……”

    老者一脸无语,身后的几人也是目瞪口呆,而看着对方准备动手,领头的老者脸也露出了挣扎之色:“慢……慢着!”

    见到苏灿手停在虚空,老者一脸纠结的道:“我……我交!”

    鹞形虽然是李家的不传之秘,但是这小子反正已经得到了虎形和熊形,给他鹞形也无所谓,而且算是他学会了又怎样?因为注定有一天,李家要跟这小子清算,一个死人……学会了再多又有何用。

    老者颤巍巍的伸手入怀,而后在苏灿的注目摸出了一个发黄的小册子来……

    苏灿一把夺过小册子,翻看里面的内容让他也是眼睛发亮,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随身装着秘籍,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这应该是一本拓印本,而不是原本,不过聊胜于无,待回头自己亲自去取原本。

    不过……这老东西身都随身携带秘籍,那么他身还有没有别的十二形拳谱?

    苏灿不由分说的在其他几个人身都摸索了一遍,不过很可惜,一无所获,这让他也是大失所望。

    “现在……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李家几人一脸憋屈的道。

    “想得美。”苏灿一个白眼,“赶紧打电话让你们的爹地准备赎金。”

    “什么……我……我们不是已经以鹞形为赎金了。”李家的老者一脸错愕,接着几欲昏厥,而后气急败坏的道。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我何时说过鹞形拳谱抵赎金了?”

    “你……你……”

    “算了,看在你们是李家人的份……”苏灿一副大气的挥挥手,“别人一个亿,给你们打个八折,一人两个亿!”

    “@#¥……”

    几人一脸错愕,接着脸黑如锅底……

    打八折还两亿?

    尼玛,我小学没毕业,你可别骗我!

    “哟,你们八折不满意?”苏灿歪歪脑袋,“要不给你们打骨折?”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