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超级大八卦
    颜如玉在苏灿故意提到苏云明时,脸立马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哀伤:“云明的死是他咎由自取,我知道怨不得他人……”

    看着那副泫然若泣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慈母的姿态,而听着那话,一个高大伟岸正义的母亲形象活生生的跃于面前,只是一想到这家伙之前的冷酷手段,配此刻那副哀伤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假的不能再假。

    而这时颜如玉话锋一转道:“你放我走,从此以后我不在踏入华夏一步,也不再追究你杀我孩儿之仇,怎么样?”

    苏灿愕然,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说出这句话,看来苏云明在他的手,不过也只是一个筹码而已,哪怕是死了,也是一个谈判的筹码,而不是一个自己身掉下来的血肉。

    “不怎么样。”苏灿眉头一挑,一个跃步,人已经出现在了颜如玉的身侧,一只手变掌为爪,凌厉的锁向对方的肩胛骨。

    只要这一招落实,颜如玉将再也没有反抗之力。

    颜如玉对于苏灿的突然攻击,没有丝毫的诧异,眼看着那手爪要落在自己的肩膀,颜如玉毫无形象的倒地一滚,身子已经落到那处窗沿旁。

    不过苏灿并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一招手间,原本敞开的老式窗户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一般,狠狠的关拢在一起,断去了颜如玉的去路。

    颜如玉脸色凝重,身子已经飞快的向着四人围攻的缺口窜去。

    关山几人自然不会让对方轻易的逃脱,飞快的朝着颜如玉攻去,而苏灿一招手间,原先枪战时,洒落在地面的那些橙黄的子弹,一颗颗诡异的悬浮起来,而后化作一道道黄芒,向着颜如玉激射而去。

    颜如玉脸色大变,努力的左蹦右跳,不过最终还是无法完全的躲开所有的子弹……

    噗噗噗!

    接连几声子弹入体的声音夹杂着颜如玉痛苦的闷哼,原本逃窜的颜如玉最终踉跄的软倒在地,而这时苏灿也正好已经闲庭游步一般走来。

    “我说过,今天你走不了。”苏灿笑眯眯的道。

    而看着苏灿靠近,特别是手指间那跳跃的红芒,颜如玉一张脸终于多了惶恐之色,没有理会胸前背后冒血的伤口,身子无力的往后挪动:“慢……慢着……”

    “怎么,想通了?”苏灿蹲下身子来,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想要用什么信息来换你的命?如果你爆料的信息价值够高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让你少受一点儿痛苦。”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颜如玉咬着苍白的唇角,身子无力的瘫倒在地,有气没力的道。

    “什么秘密?”苏灿做出倾听状。

    “其实……”颜如玉脸绽放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眼睛一点点的亮起,“其实苏云明并不是我的儿子。”

    “啥……”

    苏灿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本以为可以听到那个神秘的组织的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想到居然听到这样狗血的桥段。

    说实话,在这女人这话说出口的时候,苏灿还真的出现了瞬间的惊愕,不过一想到这个女的见到自己时,丝毫没有那种杀子之仇的愤怒,也了然了。

    不过这女人突然跟自己说这干嘛?

    苏灿有些狐疑,而在这时,他眼角余光落在女人脸,却注意到对方那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泛起一层诡异的光泽,甚至带着一丝圣洁的味道,一双眼睛之也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彩,而那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诡异的交叉在胸前……

    在那一刻,苏灿身体那蛰伏的灵元突兀的颤动起来,他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力量凭空的出现,没入那女人的身体之。

    苏灿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做了什么,不过他立马明白过来这女人突然拎出苏云明的事来说,是故意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苏灿瞬间回过神来,暗道不好的同时,手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捅向这个女人,而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的匕首捅着的颜如玉身子如同一个七彩泡泡一般一戳及破,紧接着,她的声音如同穿越了空间一般,出现在十余米外,而后又是几个连闪,人已经靠近仓库的大门口。

    这一幕可谓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眼看着那女人要逃出生天,苏灿一扬手,那原本敞开的大门轰然关拢,而手的匕首已经化作了红芒,向着颜如玉的背心激射而去……

    眼看着要逃出生天,可是只差最后一步却被阻之门后,这让颜如玉也是神色慌急,而这时背后激射声传来,让她毫无形象的身子一折,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折,那匕首轨迹居然也折,颜如玉努力的躲避,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完全躲避开,那薄如蝉翼的匕首没体而入,最后从前胸穿出……

    颜如玉眼睁睁的看着那红芒透体而出,那一瞬间,她感觉浑身的力量都随之被抽走一般,整个身子再次无力的软倒在地,原本透着光泽的脸颊瞬间化作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

    自己……这是要死了么?

    她无力的抬起头,视线,苏灿一步一步的走来,而后平静的在自己跟前蹲落……

    “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苏灿很好先前那突然出现,而后没入颜如玉身体的力量,这力量居然让原本没有反抗之力的颜如玉速度激增到留下身子的残影。

    这女人显然很早酝酿好了逃跑,所以才借着苏云明的八卦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如果不是自己反应迅速,还真有可能着了道,被这女人逃出生天了。

    那股力量被抽离,颜如玉的身子无法形容的虚弱,脸那圣洁的光散去了,眼的光彩化作了暗淡,此刻甚至连说话都虚弱不堪:“这是我主的赐福。”

    “你主?”苏灿想到了那地下密室,那个年白人的话,同样提到了我主!

    “你主是谁?”苏灿皱起眉头来,心只感觉被一种莫大的危机笼罩。

    赐福?这又是什么东西?

    他想到了先前自己感觉到的那凭空出现的力量没入颜如玉的身体,如果这是赐福,那她背后的**oss还没有出来,这赐福又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隔空传功?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苏灿想要知道,不过颜如玉并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似陷入了回忆一般转移了话题:“关于苏云明的事儿,其实那还要从二十几年之前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