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黑暗中的袭击!
    怎么又扯到那个悲催的苏云明身上了?该不会是这个女人又想着转移自己注意力吧?



    苏灿皱着眉头,而颜如玉依旧喃喃自语:“那时候的苏家还不如现在这般落魄,依旧是苏家的老太爷当家,四九城的四大望族可不是随便说的,作为第三代的嫡孙,苏家大少仗着如日中天的苏家,那在四九城里也算是一个苗红根正的太子爷……”



    颜如玉一张脸上露出了满满的回忆之色:“当初我还只是一个组织普通的成员,组织为了将势力打入华夏,就用美人计的手段,将一批姿色出众的女人送到了华夏各个地方,而我只是其中一个,我的目标是在燕京攀附上一个公子哥,苏家大少自然而然成为了我的目标,说实话,以苏家那位太子爷的秉性,我甚至不需要开口,只要露露脸,就不怕他不会贴上来。”



    苏灿暗汗,他知道这女人口中的那位苏家大少就是自己母亲的大哥,也就是苏云修的老子,没想到这位苏家大少居然这么不堪。



    “之后我果然靠着自己的美貌,轻而易举的拿下了那个纨绔公子,在组织中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但是女人再漂亮,男人也会有玩腻的那一天,所以为了能够在这个大靠山那里站稳跟脚,自然不能光靠容貌,而后我又开始了谋划,借着一次撞破那个苏家大少跟别的女人床上翻云覆雨,做出伤心欲绝离去,我现在还能记得他当初那愧疚的表情。”



    “我躲在暗中过了九个月,通过组织的渠道,弄到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你别跟我说那就是苏云明。”苏灿一脸不可思议起来。



    “那当然。”颜如玉一脸理所当然,“如果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那么丑!”



    苏灿暗汗,不知道苏云明会不会气活过来,居然被人嫌弃丑!



    “之后的时间里,苏云明长大了,直到最后被我组织安排出国留学,那么我的计谋也算是完成了,我自然带着他去认他的老爹咯。”颜如玉笑眯眯的道,“那个姓苏的还不算太没良心,然后我自然而然的站稳了自己的跟脚,哪怕苏家再不待见我,哪怕那个姓苏的已经有了结发妻子,但是我给苏家留了种,他们不给我名分,但是也会默认我的存在。”



    苏灿觉得这个组织的人就是疯子,这个女人也是一个疯子,为了一个计谋,居然可以隐忍几十年。



    不过苏灿很快也想到了其中的疑惑:“那苏家难道就不会dna亲子鉴定?”



    “当然。”颜如玉那张苍白的脸上,笑容愈发的浓郁了起来:“不过苏云明的标本被我暗中换成了苏云修的。”



    “……”



    苏灿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他真为那位便宜舅舅的智商捉急,这智商余额明显不足,完全处于欠费状态嘛,居然被一个女人玩在鼓掌之中,而且一玩儿就是二十几年。



    颜如玉似更加的虚弱了,似乎说话都变的飘忽起来,苏灿看看这个女人,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生命正在流失。



    “现在这个女人怎么处理?”一旁,关山推推眼镜,沉声的开口道。



    “难道真的……”关山做了一个割喉的姿势道。



    “她还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觉得或许可以从她口中套出更多有关那个组织的秘密。”为了一个局,她和组织可以做二十几年,想想都感觉到可怕,他们现在既然已经和这个组织杠上了,他可不想时不时要提防着那个组织的报复,而这报复很可能是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



    只有前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与其要时不时的防住对方的报复,不如主动出击的快。



    关山几人听着也是连连点头,就准备先把这奄奄一息的女人带回去,不过也在这时,原本仓库昏黄的灯光突然一灭,一时间,整个偌大的空间直接被黑暗笼罩。



    苏灿几人暗道不好,下一刻几乎没有犹豫的冲向地上的颜如玉,不过也在这时,一道劲风划破空气,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音爆声,苏灿原本前冲的身子狼狈的往后一仰,虽然他看不到,但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东西从脸颊一侧滑过。



    而同一时间,苏灿手中的匕首已经刁钻的对着身前划出……



    “嗷!”



    一声非人的闷哼在身前响起,接着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苏灿不敢贸然出击,身子微微的后退,和关山背靠背的同时,已经摸出了手机,打开闪光灯,照向身前那颜如玉的位置,却发现地上除了一滩血,早已经没有那颜如玉的踪迹。



    苏灿暗自咬牙,不过紧接着脸色又是一变,身子已经飞快的冲向张国胜妻儿所处的位置,关山也是回过神来,紧接着三人都是发了疯一般的冲向那边。



    借着微弱的手机光,苏灿看到一个黑影正在以一种野兽般跳跃的姿态冲向张国胜的妻儿,这让苏灿也是面目狰狞,手中的匕首已经激射而出。



    对方显然也没有想到苏灿的反应如此迅速,身子在空中一扭,已经躲开了匕首的同时,没有再停留,几个闪烁就消失的没有了踪迹。



    苏灿来到了货架上,收回匕首,看到张国胜的妻儿还在昏迷,这让他也松一口气,如果张国胜的妻儿在被人掳走,那今晚的一切恐怕都是无用功了。



    关山等人此刻也是急匆匆赶来,看到这一幕,三人都是松一口气。



    “是什么东西?”关山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知道。”苏灿沉声的道。



    手机闪光灯虽然亮,但是照亮的范围有限,他也只是依稀间看到一道黑影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那黑暗中偷袭他的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种兽类,只是兽类怎么会有意识的攻击他们,而且捎带着带走了颜如玉,而且借着他们每回过神来,居然还想要带走张国胜的妻儿……



    苏灿想想都有些郁闷,同时心中也有些沉重,本以为颜如玉落到自己手中,那个组织在华夏恐怕被自己一锅端了,看样子那个组织比自己想象的要有能耐,颜如玉虽然身为执事长,也并不是组织在华夏的最**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