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龙一道长
    “太不懂事了,婉卿简直太不懂事了。 ww.od.”出了营地,女人依旧一脸的不甘心的嚷嚷着道,接着又不满的瞪一眼身边的男人,“我说你倒是说句话呀,你忘了老爷子的许诺了?如果这件事情办成了,那咱们的玉儿有机会修习咱们秦家的传家秘典,那样一来有资格在将来老爷子西去之后,争夺家主之位了。”

    女人说道这里,一张脸满是憧憬的光彩,而一旁的男人只是一个劲儿的抽着闷烟,听着自家女人不满的牢骚,不由微微皱皱眉头道:“是咱们儿子的迟早是咱们儿子的,不是咱们儿子的,也没必要强求……”

    “不强求……不强求,你是无欲无求,所以一辈子一事无成,要不是咱们还有个玉儿,你以为家里会把你当人看?”女人不满的教训起来,那手指只差点着男人的鼻尖耳提面命了,“我可告诉你,这东西都是要靠争的,你这样不主动去争取,人家凭啥把好处给你,我不管……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婉卿同意咯。”

    “可是……你没看到婉卿刚才分明都已经生气了……”

    “生气又怎么样?总有一天,她会了解咱们的良苦用心的,她是你女儿,难道不是我的女儿了?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她好。”女人一脸不满的扯着嗓门道,却在这时,身边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无量天尊,两位檀越,不知道可否打听一个人?”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正在训斥自家男人的女人吓了一跳,转身看到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老人。

    被骂的脖子都快要缩到胸里的男人也是被吓了一跳,因为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何时出现的。

    这是一个老道,一头灰白的头发随意的缠绕成一个发髻,由一根木簪子固定,身是一件已经洗的发白的藏青色道袍,而一张满是皱纹堆砌的老脸,此刻正带着和善的笑容。

    男人想到自己被老婆骂的狗血淋头,居然被一个外人旁观,脸也是有些尴尬,不过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脸带着恭敬的笑容,对着老道微微一礼,才开口道:“不知道道长想要打听什么人?”

    “我看两位是从那军营出来,不知道可知苏灿此刻是否在军营?”老道一拂手的拂尘,有种飘然出尘之感。

    男人一听老道的话,心是一动,想到自己这次来之前听到的风声,再看向眼前这老道的时候,眼底多了一丝犹豫,正考虑如何接口,身边的老婆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抢先回答:“在,在这军营里,刚才我们还在里面刚碰了面。”

    男人此刻有些不满的瞟一眼自家女人,可是看到自家女人那满脸期待的样子,男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老道脸的笑容愈发的和善了几分,对着两人微微一稽首,而后向着不远处那军营大门飘然而去。

    他们离军营大门分明足有百来米的距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看着那老道不过几步的时间,人居然已经到了军营大门口,在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失去了那老道的踪迹,而军营门口的那些士兵,居然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好似那老道从始至终没有出现过一般。

    看着这如鬼魅一般的场景,女人也是愕然的长大了嘴巴,男子眼底更多了一丝隐忧,有些不满的瞪一眼身边的女人:“你怎么能跟他说实话,不管怎么说……他跟咱们女儿的关系……”

    “怎么了?怎么了!你这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咯?”女人一听忍不住瞪起眼睛来,“如果连这么一点儿小问题也处理不好,那么他也不配娶咱们家的婉卿。”

    “那……如果苏灿不是那人的对手呢?”男子微微的皱起眉头,“那秦家还用得着咱们出马吗?”

    女子一听也是一愣,接着也是一脸紧张起来,她先前只气自己闺女和那个小子不给自己面子了,没有细想这一点儿,如果这老道真的拿下了那个小子,那秦家还有必要让他们做秦家的说客吗,而自然的也不会给他们许诺的一切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现在只希望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了。”男人沉声一叹,而后起先了路边一辆豪华迈巴赫。

    女人扭头看了一眼沉寂的军营,接着咬咬牙,跺跺脚,也是直接了车。

    ……

    秦婉卿发泄式的倾诉之后,心情好了许多,此刻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苏灿,正想感谢他能够倾听自己讲述心头的委屈,看到苏灿一脸古怪的神情……

    “怎么了?”秦婉卿不明所以的道。

    苏灿站起身来,一双眼睛却是瞟向了门口方向,没有回答秦婉卿的询问,而是对着门口位置沉声的道:“既然来了,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在外边听墙角了。”

    秦婉卿心头是一惊,一双眼睛却是带着狐疑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却在这时,只见一个穿着陈旧道袍的老道的身影出现在视线。

    “没想到居然被你察觉了。”老道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而看着这个出现在视线的老道,苏灿眼皮却是止不住一跳,眼底更多了一丝戒备来。

    而秦婉卿看着这个老道,眉头却是大皱,这个道士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那些戒备的士兵都是干什么吃的。

    老道没有在意秦婉卿和苏灿的表情,只是一双眼睛打量着苏灿,而后很潮的又从身摸出一个和他那古香古色的装扮不相符的智能手机,看了看手机屏,之后才抬起头:“看来你是我要找的苏灿了。”

    “看来你是冲虚老道的那个师叔?”苏灿声音低沉的道,“不知道道长如何称呼?”

    苏灿说着话的同时,背着道长的一只手对着秦婉卿连连做手势示意。

    秦婉卿第一时间看出了苏灿手势的意思,那是让自己趁机快跑,去找帮手。

    这还是秦婉卿第一次见苏灿还没有动手先怯场找帮手,很显然,眼前这个老的好似半截身子都要进土的老道有些不一般。

    老道好似没有看到苏灿的小动作,脸依旧是一副慈眉善目的姿态:“你可以叫我龙一道长。”

    “不知道龙一道长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苏灿明知故问的道。

    “唉,我这也是受人之托,想要请苏先生配合一下!”老人一脸为难的道,“唉,人情债难还,还请小兄弟不要介怀。”

    老人说着,对着手机熟练的一通摆弄,对着正准备借机开溜的秦婉卿招招手:“小姑娘,还请你等一下帮我拿好手机……恩,镜头对准我们这边……有人想要现场直播我暴打苏灿小兄弟的场面。”

    “……”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