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挨打要站好?
    居然要直播暴打自己?

    苏灿老脸发黑,不用说也明白这是谁的主意,看来人家是急于报复自己了,不过自己岂会如他所愿?

    苏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老道,他能够感觉的出这个老道的恐怖,不是交过手,而是一种身为修炼者互相之间微妙的直觉,所以他此刻心已经萌生了退意……

    苏灿偷偷的对着一旁的秦婉卿做手势,嘴压低声音道:“一……二……”

    “恩?”老道饶有兴致的歪着脑袋看着苏灿,并没有急于出手。 w.vo.com

    “跑!”

    苏灿一声爆喝,身子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向着一侧敞开的窗户飞窜而去。

    他想着自己才是这老道的目标,自己引开了这家伙,那么秦婉卿可以借机去找帮手,只要红衣女和贼道赶来,那么自己或许可以开一场暴打这龙一老道的现场直播。

    所以他毫不保留的跑,甚至使出了刚入门的缩地成寸。

    苏灿的身子在飕飕前窜,耳边劲风凛冽,而身边的景色飞速后退……

    苏灿感觉自己的速度可以拟超级赛车,对于自己的速度他还是有十足的自信,或许自己可以此甩掉那老头也不一定。

    如此想着,他不由扭头往身后一看,而只是这一眼却让苏灿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盖因自己身后远远跟着的不仅仅有那个老道,还有秦婉卿。

    苏灿一个踉跄,差点儿没摔个狗啃泥:“你跟着我干嘛?”

    “不是你让跑的嘛。”秦婉卿吃奶的劲儿都使出了了,此刻感觉自己的胸膛如同一个风箱一般,自己每呼一口气,胸膛都火辣辣的疼,一张脸也是变得煞白。

    苏灿此刻想死,伸手扶额:“我的意思是分开跑。”

    “呃……”秦婉卿愕然,接着大翻白眼,“你也没说啊!”

    苏灿无语,得了,这样跑,到时候两个人都跑不掉!

    苏灿咬咬牙,心一发狠,转身主动向着那老道冲去:“我先挡着,你走!”

    苏灿冲向老道的同时,一招手,身侧的一株白皮松如同受到了招引一般,无数的松针化作针芒,在苏灿身边汇集,而后呼啸着冲向那此刻闲庭游步,好似到了自家后花园一般的老道。

    “来得好。”

    老道眼睛一亮,紧接着那干瘪的身材却露出不相符的灵动,只是一扭身,那身子化作了虚影一般消失在苏灿的眼前,让那呼啸而去的针叶全部落空。

    一阵咄咄声,射入远处军营的营房墙壁,整个针叶没柄而入!

    此刻的苏灿没有在意这些,一双眼睛前所未有的凝重,而看着老道消失的方向,浑身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筋腱都紧绷起来。

    突然,苏灿心生警觉,身子狼狈的向前窜去的同时,反手一甩手,手一道红芒激射而出……

    “小家伙倒是挺警觉。”一声轻笑,苏灿原先站立的位置已经多了一个干瘦的身影,面对激射而来的红芒,老道只是一拂拂尘,手那洁白而柔软的拂尘丝线瞬间根根晶莹,如同钢丝一般绷直,宛若张眼睛一般迎向了那红芒。

    叮叮叮!

    那洁白的毛发和红芒碰撞,居然发出金铁交鸣般的声响,而下一刻,老道凌空窜出,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扑向苏灿……

    “小兄弟,还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当然,你放心,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过多为难你,我想他们也不会为难你。”老道笑眯眯的道。

    苏灿一边躲避着老道的扑抓,一边想要骂娘,这老东西什么意思?感情他受人之托,自己还得乖乖的配合,站在那里挨打呗?

    尊老爱幼是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也没说老人有随便打人的权利昂。

    “撕……”

    衣服破裂的声音响起,苏灿狼狈的躲过,不过外衣破裂,身却留下了一道抓痕……

    “砰!”

    苏灿身子砸在墙壁的声响,他那一刻只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

    “轰!”

    苏灿的身子凌空飞起……

    苏灿依旧不屈不挠,身子四处乱窜,心却是忍不住着急,那红衣女怎么还不出来!

    从跟这个老道交手开始,他使用了自己可以使用的所有手段,可是依旧无法逃脱对方,这种感觉很憋屈,苏灿从回到华夏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劲敌,让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老道一副叹息的道。

    那副居高临下的态度,却是让苏灿肺都要气炸了,你丫的不来招惹老子,老子至于这样拼死拼活嘛。

    苏灿再一次被对方一掌拍在胸膛之,身子不受控制的砸在一侧的一栋营房的大门,那紧闭的铁门直接被轰开,苏灿狼狈的撞进房间,而当他看到房间里的一切时,先是一愣,接着狂喜。

    这居然是他们营地的军火库,简直天助我也!

    苏灿倒在地的身子一个翻滚,一手抓起了一侧一把沉重的加特林,狞笑着对着门口刚冲进来的老道扣下了扳机。

    加特林,一分钟六千发的速度,完全不要考虑瞄准,胡乱扫射行,他不信这老道还能挡得住。

    老道一张脸都绿了,这次的他可没有面对先前那些针叶的轻松,刚刚踏进房间的脚也是见鬼似的缩回,而后身子向外窜去……

    “噗噗噗……”

    墙皮碎砖飞溅,依稀间还能听到那老道的嗷嗷叫声,让被压着被动挨打的苏灿也是止不住一脸快意的笑……

    “你激怒我了,你彻底的激怒我了。”老道的声音飘忽不定的传来,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了先前如同戏弄玩具般的闲庭惬意。

    苏灿脸的笑容一僵,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锁定对方,加特林的枪口举起,想要确定那老道的方向,可是那声音却飘忽不定,忽左忽右,忽前忽后……

    突然,苏灿身子一紧,想要躲避一紧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那手掌落在自己的胸口之,那一瞬间,苏灿甚至有一种错觉,好似那手掌穿越了空间,凭空出现在自己身前一般。

    他先看到了那手掌,而后才看到那慢了一拍显现出来的身体。

    此刻的老道有些狼狈,虽然子弹没有重伤他,但是身还是留下了几个冒血的伤口,而那原本洗的干净的一尘不染的道袍也破损不堪。

    这老东西还是受伤了。

    苏灿如此想着,一股巨力却在胸口爆发开来,如同一颗炸弹一般炸的苏灿口鼻溢血,身子已经如同败絮一般狼狈的砸倒在地……

    老道一张脸再没有先前的轻松惬意:“你如果束手擒,我也可以考虑下手轻点儿,可是你居然顽固反抗,这是你是自己自找的。”

    在苏灿不爽的目光,老道居然先是摸出身的手机,而后将手机支在武器架,调准镜头之后才一瘸一拐的向着苏灿走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答应别人的一定要做到,说了要直播暴揍,不能少!”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