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一群人很受伤!
    龙一老脸止不住直抽抽,想到自己此行本身是看在武当那位的面子,才会出山帮冲虚那帮家伙,现在不但被当着一万多号人的面暴揍,还吞了三虫三草丸,自己这罪都是替那群家伙受的。 .vo.

    为了解药,龙一心已经决定了,十五天……不,十天之内……冲虚那帮家伙如果不把七品灵石备齐了送到自己手,那么自己活不成,也不让那些人好过。

    恩,回头准备好麻袋和混泥土,有一个算一个,把那些该死的家伙都沉黄浦江,以后做化石!

    龙一离开了。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他自己来时闲庭游步,对姓苏的小子各种高高在,结果却是最后阴勾里翻船,身剧毒,一瘸一拐的离开这处让自己有心理阴影的营地。

    看着老道一瘸一拐的离开,直到消失在视线,苏灿才松一口气,整个人都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刚才真的是太险了,如果不是红衣女出手,最后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他深刻的体会到那等级的差距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苏灿正喘着粗气,眼前出现了红衣女那张堆满笑容的脸:“怎么样,小苏童鞋,对于我的出手可还满意?”

    苏灿一愣,这话听的何其眼熟?

    “你想干什么?”苏灿一脸戒备的对着眼前这张看似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笑脸道。

    “没干什么,如果满意的话,别忘记了把你的佣金支付一下。”红衣女笑的灿烂,一捋额前的碎发,居然有那么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对了,刚才你开价是几瓶生命元液来着?”

    苏灿愕然,这是吃完甲方吃乙方,搞到最后,他和老道都输了,这娘们儿才是最后的受益者。

    不过看着眼前那红衣女人畜无害的笑脸,苏灿只能一脸干笑:“那啥……咱们这不是自己人嘛,用得着这么计较吗……”

    “一码归一码。”红衣女白眼一翻,“本店小本买卖,概不赊欠,如果你不记得的话,那姑且算作十瓶吧!”

    “我靠,十瓶?你怎么不去抢,我明明答应的是五瓶好吧!”苏灿不由急了,这女人怎么一开口,把数量翻了一番?

    “噢,是五瓶昂……”红衣女脸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一双眼睛对着苏灿轻轻一瞟,“记得哦,是五瓶……”

    看着红衣女那满脸的笑容,苏灿心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此时不由小心翼翼的瞟一眼红衣女:“那啥……如果到时候忘记了呢?”

    苏灿话语刚落,红衣女脸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你想当化石吗?我不介意黄浦江底到时候多一个麻袋。”

    “呃……”苏灿大翻白眼,这女人,算你狠。

    不过更多的是恼羞成怒。

    对了,都是冲虚那帮家伙,要不是那帮家伙招来那个老道士,自己也不至于落得向红衣女求救的下场,最后还被讹诈,简直是出了血本了。

    对,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自己的损失怎么也要有人给自己埋单。

    原本累的虚脱在地的苏灿一个骨碌,从地爬了起来,而后如同饿狼一般,扑向了武器架一角那没有被龙一收走的手机前。

    直播间还开着,不过此刻的直播间里却是冷清的有些可怕,一万多号人在线,硬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而此刻的苏灿咬牙切齿,跳着脚的道:“告诉你们昂,今天大爷我生气了,我决定了……今天开始,我开出的诊金要在原先的基础翻倍。”

    “……”

    一群人很受伤,想到自己的‘无妄之灾’都是因为冲虚信誓旦旦的保证,一个个都止不住充满了怨言。

    于是,原本寂静的直播间哀嚎一片……

    “小苏兄弟,听我解释,这都是武当冲虚的注意,我们八极门是被逼的……”

    “对,这都是武当冲虚的注意,跟我们蔡家无关呐!”

    “小苏兄弟,我们家小姐年方十八,长的花容月貌,诚心招婿,不知小苏兄弟有兴趣否……”

    “我们家也有大小姐……”

    “丁家老六,你们家的大小姐才十四岁吧?”

    “现在不都兴萝莉养成嘛!”

    “无耻。”

    苏灿愕然,这楼都快歪成萨斜塔了吧?

    苏灿黑着脸直接关闭了直播间,心却是琢磨着回头怎么让这些家伙弥补自己的损失,而一旁的红衣女早已经愉快的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只是出了一回手,居然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她的心情不错。

    对了,五瓶……她考虑一下该用多大的瓶装,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不知为何,此刻的苏灿本能的一个冷颤,让他忍不住缩缩肩膀,这是……又准备要下雪了?

    红衣女刚离开,秦婉卿和聂蔓婷两人满脸焦急的冲了进来,见到苏灿没事,两女先是松一口气,接着不由对着苏灿紧张的嘘寒问暖。

    而此刻的军火库外,早已经集结了一群战士,一个个全副武装,神色戒备。

    看着这一幕,苏灿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对于两女的嘘寒问暖,苏灿还是心流过一丝暖意,在费尽口舌的解释自己只是累虚脱了之后,才被两女放过。

    ……

    藏生堂彻底被玩坏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藏生堂幕后的几个家族早已经互相心生嫌隙,如同一般散沙,再无抗衡先秦生物的实力。

    而没有了藏生堂这个竞争对手,也让所有旁观者都看到了大势,一时间先秦生物门庭若市,风头无两。

    先秦生物的办公室内,秦婉卿和苏灿刚刚送走了前来求和,并且拿出了十足诚意的岭南蔡家,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赫然是秦婉卿的父母。

    不过今天来的不仅仅是秦婉卿父母两人,在他们两人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纪同苏灿相仿的年轻人。

    苏灿看看那张脸,眉目间依稀可以看到几分秦婉卿的影子,不过相秦婉卿美目间带着成熟的媚态,这年轻人脸更多了几分冷漠。

    苏灿隐隐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看样子次这对男女当说客失败,这次又搬来了救兵了。

    秦婉卿看到年轻人的时候,脸的神情也是一愣,接着眉目间多了一丝喜意:“阿弟,你怎么来了?”

    果不其然,这年轻人是秦婉卿父母口那个天才儿子,秦婉卿的弟弟,他们父母口……未来的希望。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