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救她的不是人
    “幽冥呢。 .vo.”苏灿径直开口道。

    看着苏灿语气不善,贾道长脸也是闪过一丝狐疑,不过接着微笑着开口道:“我此行来是代少爷邀请你,少爷已经订好了包厢,恭候你的大驾。”

    “那走吧,我正好一些事情要问问幽冥。”苏灿面无表情的道。

    贾道长又是一愣,他本以为今天此行恐怕要费些周折,毕竟眼前这位姓苏的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没想到自己刚开口,对方回答的如此爽快,倒是出乎自己的意料。

    不过苏灿的爽快答应让贾道长脸的笑容也愈发的灿烂:“那这边请,我已经安排好了车辆!”

    “不用,我们自己有车。”苏灿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贾道长一愣,不过也不以为意:“好吧,那我在前面带路。”

    ……

    贾道长果然安排好了车辆,是一辆林肯加长车,长的夸张车身绝对引人注目,不过跟一身道袍的贾道长一点儿都不搭。

    如果这个贾道长能够换一身燕尾服,脖子再戴蝴蝶结,往车边一站,倒是有几分管家的派头。

    加长林肯在前面带路,苏灿和秦婉卿驾驶着自己的车不紧不慢的跟在那林肯车之后,本以为又会被带到某些名流汇集的高档会所之类,结果出乎意料,林肯车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处并不算起眼的私房菜门口。

    贾道长一脸和善的领着苏灿和秦婉卿进了这家私房菜。

    虽然这家门脸看着不起眼,不过进入里面却是别有洞天,让苏灿和秦婉卿也是露出诧异之色。

    他感觉自己不像是进入了饭馆,而像是穿越了时空,进入到了那种古装剧才出现的古时客栈之。

    整个大堂装饰的古香古色,穿梭在大堂的服务员都是那种穿着古装,肩膀搭着白汗巾,一副古代店小二的装扮,甚至连那账台那古装打扮的账房先生使用的都是那摩的发亮的算盘,而不是现在流行的电脑收银台。

    此刻正用着毛笔在一个手工装订的账本记账,身侧还放着几个打酒坛子,面贴的红纸写着绍兴黄,女儿红之类的字样。

    苏灿观看整个大堂,除了那些坐在八仙桌旁的食客身充满现代气息的服装外,实在难以再找到现代的影子。

    此刻,贾道长对着一个小二说了些什么,见那小二一脸毕恭毕敬的扯着嗓子唱喏:“天字一号房贵客到!”

    而后躬身弯腰:“几位爷,楼请!”

    苏灿是踩着那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梯的二楼,在二楼的楼梯口挂着一个木牌,面写着地字号……客满!

    之后随着那店小二了三楼,三楼楼梯口同样挂着一个木牌,书天字号三个大字。

    苏灿一路走来,感觉自己像是那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活脱脱乡巴佬进城呐,这城里人真会玩儿。

    苏灿觉得这店的老板是一个人才,居然能想出这样的点子。

    说实话,现在这种追求古意的,苏灿不是没见过,次跟菩萨门的洛云曦会面的那片星空会所,同样古香古色,但是却没有像眼前这个私房菜这样做的彻底的。

    在那个店小二一脸奴态的引领下,苏灿等人在一间门口挂着天字一号字样的房门外停住了脚步,店小二先恭敬的敲着那雕花的木门:“里面的爷,您邀请的贵客到了。”

    房间里那丝竹管弦之声微微一顿,而后传来一个有气没力的声音:“请他们进来。”

    “得嘞。”店小二一声唱喏,而后恭敬的推开了房门,恭迎着苏灿和秦婉卿进入房间,不过带他们来的贾道长并没有一同进去,而是站在了门口。

    苏灿和秦婉卿进入房间之后,门口的店小二恭敬的退了出去,并且贴心的关闭了房门。

    房间里装扮的很雅致,清一色的红木,间一个博古架隔断了内外间,里间是一张豪华的大圆桌,显然是用餐的地方,而外间更像是会客间,此刻那太师椅,幽冥正蜷缩着身子,眯着眼睛似睡着了一般,在他的对面,居然还有人在唱曲儿。

    拉二胡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浑身大褂满是补丁的老头,而唱曲儿的是一个看似二八年华,长的精致的女人,唱的古曲儿声音绕梁,甜腻回肠。

    看着这对男女,苏灿止不住想起那些古装电视画面里面,落魄的爷孙两人给员外贵客卖唱赚钱的画面……

    见到苏灿进来,那窝在太师椅,有气无力的好似只剩半条命的幽冥终于睁开了眼睛,而后才吃力的从椅子站起来,迎向了苏灿,那张苍白死灰的脸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唉,希望你不要觉得这里简陋,相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我还是喜欢这种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理解。”苏灿点点头,接着乜着眼睛瞟着幽冥道,“人老了嘛……总会开始念旧。”

    幽冥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少脸色变化,刚准备开口,苏灿却突然踏前一步,而后一记老拳狠狠的捣在对方的肚皮之……

    而这突然的变故,让原本跟在苏灿身边的秦婉卿都是一愣,至于原先唱曲的两人,声音都是一乱。

    虽然没有想到苏灿刚见面直接动手。

    幽冥脸色终于一变,可是直到那拳头落在肚子,也没有躲避,不知道是来不及躲,还是无力去躲。

    不过那看似摇摇欲坠的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幽冥,在苏灿一拳之下,却反常的没有倒下,也没有想象的踉跄后退……

    一丝鲜血从幽冥的嘴角溢出,他颤颤巍巍的从怀摸出一张洁白的手帕,而后仔仔细细的擦去嘴角的鲜血,才平静的看着苏灿:“为什么?”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爽快的答应来见你吗?”苏灿收回拳头,一双眼睛冷静的盯着眼前这个幽冥道。

    “我不知道。”幽冥摇摇头。

    “那我给你提个醒。”苏灿眼睛锋利如刀的盯着幽冥,“颜如玉呢。”

    幽冥眉头不由一挑:“颜如玉……他们的人不是已经被你拿下了?”

    “还在装傻!”看着幽冥如此作态,苏灿眉头不由一皱:“颜如玉最后被救走了。”

    “被人救走了?不过这……又跟我何干。”幽冥听着苏灿的话语,隐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脸不由露出了一丝恼色。

    “谁跟你说是被人救走的?”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声音沉冷的道,“救走她的……不是人!”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