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疾风行
    “咦,这是……”正打开一个包裹的苏灿手的动作一顿,原本有些百无聊赖的神情也是一凝,接着一双眼睛看着手的包裹时,双目之都透出惊讶之色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灿的话也吸引了一旁正琢磨着除了冲虚,自己是不是找那些死对头们开一场代打‘盛宴’的红衣女,她的目光也止不住落在了苏灿手那不起眼的包裹,表情也是一凝。

    那是一本书,确切说是一本古册,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岁月,那原先应该精美的绢页已经开始腐朽,好似手轻轻一碰会碎掉一般,甚至面的字迹也已经淡化的不好辨别,不过眼尖的她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封面的三个篆——疾风行!

    “疾风行?这……这怎么可能。”红衣女没法淡定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本绢书,要不是拿着包裹的是苏灿,她此刻都恨不得直接动手去抢了。

    苏灿先是一愣,正好看到红衣女那副恨不得动手抢的姿态,本能的觉得这本书非同一般,立马如同护犊子似的护住了手这本破烂书:“疾风行?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苏灿那副防贼似的眼神,红衣女有些不满的瞪一眼苏灿,而后才不情不愿的道:“这疾风行乃是一种轻身功法,修炼高深处可御风而行,缥缈无踪。”

    红衣女话语一顿,而后声音幽幽的道:“听过李白的那首侠客行吗?”

    “听过。”苏灿点点头道,那是李白描写古时侠客的诗句,不过这跟疾风行有什么关系?

    而此时,一旁的秦婉卿和蔓婷也被吸引住了目光。

    红衣女没有理会苏灿的疑惑,低声轻吟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诗句藏着的赫然是江湖威名赫赫的两部镇派宝典,十步杀一人说的是江湖为杀人而生的剑法十步一杀,而千里不留行讲的是这疾风行。”

    “十步一杀?”苏灿听过这名字,“这不是英雄里荆轲刺秦的刺杀术吗?”

    十步之内,无人可以多开这种必杀剑术,不过这又怎样,历史的荆轲刺秦还不是以失败而告终?

    似猜到了苏灿的心思,红衣女轻叹的道:“如果当初那荆轲学会了这疾风行,那历史还真有可能被改写,算是刺杀失败,那荆轲也可借疾风行远遁而去,无踪无迹。”

    “可惜,他只学会了十步一杀这种杀人术,却没有学会相辅相成的疾风行,所以他挂了,依旧无法阻挡秦王一统六国。”

    苏灿三人被眼前这红衣女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他还是记住了十步一杀和疾风行这两种功法。

    而且相十步一杀,苏灿倒是更意这疾风行,这简直是逃命保命宝贝疙瘩呀,自己虽然有缩地成寸这种的身法,但是也不过刚刚摸到门槛而已,如果学会了这疾风行,以后打得过打,打不过开溜,千里不留行……啧啧,想想都爽歪歪……

    “如果……这本疾风行是真的的话,这绝对可以算得是一个门派的镇派之宝,甚至可以媲美传说那册轻身功法的鼻祖的逍遥行。”

    如果之前红衣女的话,只是让苏灿记住了十步杀一人和疾风行,那么此刻她这话却让他知道了可以用‘传说’二字来表示非同一般的逍遥行,而疾风行居然可以媲美那样的存在,是一个门派的镇派级别的存在。

    也是说自己手这本看似破烂的一碰会化掉的烂书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存在。

    原本喜形于色的苏灿,此刻却是眉头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如果真的这么宝贵的话,对方为什么要邮寄给自己?

    自己不过是暴打了冲虚一顿,算是把冲虚宰了,也不至于当这人拿出镇派级别的秘笈吧。

    苏灿翻看着手的包裹,并没有看到发件方留下的任何痕迹,这是一个匿名的包裹。

    是谁邮寄给自己的?

    红衣女也看出了苏灿心的疑惑,沉思了一下道:“或许这疾风行只是同名,或者是仿的不是真品吧!不过可以尝试着学学看。”

    如果只是同名,或者是‘高仿’的,这还好解释。

    于是苏灿也放下了心头的狐疑,不过不管这书是不是真的是传说那本疾风行,苏灿都珍而重之的收好,琢磨着回头自己好好研究研究。

    而后,三人又拆了一下午的包裹,终于将那些小山一般的包裹拆完,这其有各种珍贵药草、各类兵器、甚至有些修炼典籍,各种东西可谓五花八门,虽然也都是价值高昂的宝贝,但是都无法同那疾风行的贵重相提并论。

    ……

    鬼手居的白家第一个投诚,白云岩亲自带着家族的病号来明珠,奉诊金希望苏灿出手救治,虽然白家这次因为诊金算是伤筋动骨,但是相其他家族而言,他们却是心无庆幸。

    要知道其他几个家族此刻恐怕棺材板都要被榨出三两油来了。

    那几个倒霉的家族,他们不仅仅要支付几倍于自己的诊金请求苏灿救命,而且听说还受一个老道的要挟,正焦头烂额的满天下收购七品灵石那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现在是连哭的时间都没有。

    鬼手居之后,岭南蔡家扛不住压力而主动找门来,而有了蔡家领头,秦家的人自然也迫不及待,不过这次找门来的不再是秦婉卿的父母来打所谓的感情牌,而是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秦瘦。

    再次相见,他的脸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慢,神色间更多了一些诚挚,希望苏灿可以看在秦婉卿的面子,不够的诊金可以宽限一些时日。

    苏灿虽然看秦家不眼,不过看在秦婉卿的面子还是答应了下来,而之后八极门丁家之流一看大家都投诚了,自然也很没骨气的派人门求和,最后哪怕是武当都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于是,苏灿这边一下子多了百个‘病号’,当然,这些在苏灿的眼,那可都是钱呐,是自己的金主!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服软,如晋省李家,至今没有见其动静。

    对此,苏灿只是心头冷笑……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