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我闪,我闪闪闪……
    山风徐徐,已经透着冬的寒意……

    而苏灿不觉,忙里偷闲的他正盘坐在一块长满青苔的青石之,双目专注的看着手那本好似要腐朽掉的绢书。 (w   .  . )

    正是疾风行。

    说是一本书,其实也不过是寥寥四页而已,首页是封面,只有疾风行三字,第二页是一副人体经脉图,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标注着每一个穴道,第三页是通篇拗口的口诀,都是篆所写,不过第四页更像是后加去的,是一片修炼心得,虽然同是毛笔字,但却是一手刚劲有力的行书。

    苏灿有一种直觉,自己手这本书不似假的,很有可能真的是珍本。

    可如果是珍本的话,又是谁平白无故送这么一样重宝,而且还很贴心的送了修炼心得?

    难道说是有人爱慕自己,已经被自己帅气的外表所征服了?

    不可能!

    苏灿摇摇头,因为那心得的字迹苍劲有力,分明是一个男人的手笔,而不似女人娟秀的字迹。

    难道是他家的女儿之类的看自己了?

    好吧,既然想不通那不去想,是真是假自己一练便知。

    苏灿通读那片修炼心得之后,发现对照那通篇古一般的口诀,有种让人豁然开朗的感觉,而且与其说这是一套轻身功法,不如说是一招轻身功法,而这一招的名字叫疾风行。

    苏灿通篇默记下来,再回想着那熟记在心的真元流转图,心有所动,而后迫不及待的闭双目……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从日三竿到夕阳西斜,而苏灿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山风似乎愈加凛冽了,吹动着苏灿身的衣衫猎猎作响,而也在这时,似老僧入定一般的苏灿豁然睁开眼睛,那眼底有一道清芒闪现,接着心念一动,苏灿的身子在青石之消失,下一刻径直出现在十余米外的一棵歪脖子树旁。

    这突然的一幕让苏灿也是一惊,接着脸露出惊喜之色,这是御风而行?

    那一瞬间的感觉甚是妙,好似这天地间游离的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自己身躯的延伸一般,心念一动,自己的身子快的好似直接跳跃了空间一般,只是一闪,从这个地方消失,眨眼间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虽然不过只移动了十余米的距离,但是这毕竟只是他学了的仅有的一点儿皮毛而已,如果修炼有成,是不是可以转瞬百米千米。

    想想这样神鬼莫测的速度再搭配刺杀技,还真的让人防不胜防,而且算是偷袭不成功,自己完全可以从容退却。

    正如红衣女所说,如果当初荆轲刺秦时,十步一杀配合这疾风行,估计历史真的要被改写。

    苏灿心狂喜,而后像是孩子得到了心仪玩具一般,玩心大起。

    心念一动,身子出现在十米外的一处青石崖壁,一招虎形心随意动,伴随着一声虎啸,那矗立无数岁月的青石壁碎石飞溅,一个拳印硬生生的烙印在那崖壁之,紧接着,苏灿心念又是一动,身子一闪,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十余米之外……

    我闪……我闪……我闪闪闪……

    苏灿玩的不亦乐乎,身影一会出现在青石,一会闪现在树枝,一会又飘落在山涧旁……

    然后……

    苏灿傻眼了。

    之间眼前那不大的水潭里,一个白花花的身影从那水冒了出来。

    而冒出半身的家伙突然注意到一侧岸边站着的苏灿也是傻眼了,两人四目相对,许久之后才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啊……姓苏的,姑奶奶我要杀了你……”

    苏灿一个激灵,接着第一个念头是开跑,心却是叫苦不迭,盖因眼前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红衣女!

    他哪里想到这女人会在这里洗澡!

    而且……这画面简直辣眼睛啊。

    只是苏灿这边刚有动作,那边红衣女不过眨眼的功夫,那白花花的身子被红衣包裹,那穿衣服的速度也是没谁了!

    紧接着红衣女的身子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眼看着自己要‘在劫难逃’,苏灿心念一动,于是身子突兀的消失在红衣女的手下,下一刻出现在十余米外。

    “咦。”

    恼羞成怒的红衣女见到这一幕,脸也是闪现一丝惊咦,接着那恼羞成怒的脸多了一丝探究,而脚一点地面,缩地成寸运转,身子已经再次轻飘飘的落向苏灿的方向。

    苏灿不由急了,现在这女人盛怒,自己要是落在对方的手里,恐怕不死也要脱成皮不可,眼看着自己不管怎么‘闪’都逃不了这女人的魔爪,干脆一咬牙,一个迟滞法阵打在了女人的身。

    于是,红衣女感觉自己的动作被放慢的如同慢镜头一般,那种如陷淤泥一般束手束脚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细细品味,从盛怒慢慢冷静下来的她更多的却是好,看着准备逃脱的苏灿,不由开口道:“这是你用在那个老道身的阵法?”

    苏灿跟这女人保持安全距离之后才松一口气,而后点点头。

    “这种感觉好怪,恩……再给我来一发!”

    “……”苏灿一脸古怪,这女人该不会恼羞成怒到脑子都短路了吧?

    苏灿苦着一张脸,知道这女人挣脱了法阵,自己免不了要被收拾,也不想着跑了,只能满脸郁闷求饶道:“那个……听……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你会在那里沐浴啊!”

    “坦白从宽,你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女人一边感受着那种迟滞的感觉,一边开口道。

    苏灿一想自己要说全部看到了,正女人还不得恼羞成怒到杀自己灭口不可?

    于是,苏灿立马脑袋摇成拨浪鼓:“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苏灿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看到原本冷静下来的红衣女直接暴怒:“什么都没看到?你的意思是说我没胸咯?我说是飞机场?”

    苏灿愕然,这剧情是不是有点儿不对?

    一定是自己跟她不在一个频道。

    不过看着这女人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样子,苏灿还是头皮发麻:“怎么会是飞机场呢,飞机场哪会有花生米!”

    “……”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