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如此……负责
    花……花生米?

    红衣女感觉自己如同了一万点的暴击,直接怒了,接着趁着苏灿不备凌厉的冲了去。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灿没有想到红衣女居然暴起发难,想要躲可是那秀气的拳头在眼前放大,接着眼睛一黑,一阵剧痛从眼眶扩散开来,那酸爽让苏灿眼泪鼻涕齐流,紧接着一个膝顶落在了自己的小腹,然后苏灿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整个身子都如同虾米一般的弓起,隔夜饭差点儿没翻出来。

    不过还没结束,苏灿身子弓起的时候,一击肘击落在自己的后背,于是苏灿很光荣的倒在了地。

    本来他还想要爬起来,可是看到女人那拳头简直雨点一般落下,干脆双手抱头认怂了,不管怎么说,错在自己,谁让自己那一眼把人家都给看光了,这顿揍自己挨了也不亏。

    许久之后,或许是红衣女终于解气了,那雨点般的拳头才告一段落,而后红衣女在苏灿身边蹲下,用手指头戳戳在地敬职挺尸的苏灿。

    苏灿疑惑的抬起头,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悲情一点儿,见红衣女一脸平静的道:“现在可以说你刚才有没有全看到了?”

    苏灿愕然,不明白这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招。

    自己刚才否认,结果惹来这女人一顿暴揍,难道自己现在要承认?可是为什么看着这女人的表情,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灿犹豫了一下,而后才一脸小心翼翼的道:“看……看到了?”

    “都看到哪里了?”红衣女眼睛微微的眯起,脸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放心,坦白从宽,我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嘛!”

    “……看到一点点……好吧……胸看到了,那个……小肚子也看到了……还有腿……”

    “你的意思是刚才你都看光了呗?”红衣女突然阴阴的道。

    苏灿这一刻想哭:“你说好的昂,坦白从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话没听过?”红衣女嘴角微微一勾,划起一个冷笑来。

    “……”

    苏灿目瞪口呆,而后是乖乖的双手抱头,将整个脑袋都埋在了草丛里,不是挨顿毒打嘛,爷接下来了。

    不过想象的暴揍没有发生,在他心生怀疑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说我这洗个澡都让你看光了,你准备补偿我?”

    “那个……”苏灿想了想,而后小心翼翼的看着一旁明显一脸不怀好意的红衣女道,“要不……我让你看回去?”

    “……”

    这下轮到红衣女愕然了,接着不由分说对着苏灿那只完好的眼睛是一记老拳,于是一对熊猫眼跃然脸。

    苏灿正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见一旁的女人一张原本满脸凶相的脸简直如同川剧变脸一般的变成了一副深闺怨妇状:“我不管,你把人家都看光了,你让人家还怎么做人呐?人家可是一个保守的女人,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男人这样看过……”

    苏灿感觉自己是不是跳片了?一下子从武侠动作大片跳到了高丽棒子的呕吐剧了?

    “看什么看,我的意思是你要对我负责。”原本一副深闺怨妇似的红衣女又是化作了满脸凶狠状,“怎么,你想推卸责任?看完不想负责?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苏灿眼珠子差点儿没被惊的掉出来,这女人居然让自己负责?

    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苏灿努力的吞吞口水:“那个……我该怎么对你负责?”

    苏灿想着,如果是以身相许的话……好吧,自己勉为其难的从了吧,反正怎么算自己都不吃亏。

    苏灿刚想着等一下这女人要是动强的话,自己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还是从了的时候,见身边这女人双眼冒邪光,一张脸都是贪婪之色:

    “恩,也不是很难啦,是以后我的生命元液全部由你负责了,当是你刚才看了我冰清玉洁的身子的代价。”

    “……”

    苏灿再次目瞪口呆,接着老脸一阵发黑,感情闹了半天是让自己负责给她提供免费的生命元液!

    这女人还真够贪心的,自己五大桶的生命元液都满足不了这女人,现在居然想拉着自己当长期饭票呐。

    苏灿看一眼满脸得色的红衣女,一脸幽怨:“我在想……你是不是早算计好了,刚才洗澡的时候故意让我看的……”

    “砰!”

    苏灿高挺的鼻子又一拳,于是顶着一对熊猫眼的苏灿又嗷嗷直叫的捂着飙血的鼻子,眼泪直流……

    我靠,打人不打脸好吧!

    ……

    “咦,苏灿,你这眼睛是怎么了?”

    当苏灿顶着一对熊猫眼回到军营,迎面看到了秦婉卿。

    见秦婉卿满脸关心的询问,苏灿瞟一眼一旁事不关己的红衣女,想到先前在对方的淫威之下捏着鼻子签下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还被这女人美其名曰是对其负责到底,唯有闷声闷气的道:“没事儿,走路摔地了。”

    摔……摔地?

    秦婉卿一脸狐疑,摔地都能摔出一对熊猫眼?你再给我摔一遍看看?

    看看一旁的红衣女,她也能猜出个大概,对着苏灿翻白眼的同时,却是转移话题道:“今天营地里那些病号都开始闹了,说是强烈要求吃干饭,再也不要吃汤水了,还说如果你不能满足他们这小小的要求,他们绝食抗义……”

    “爱吃吃,不吃饿死拉倒。”原本正被红衣女坑出老血的苏灿心头正不爽呢,这群公子哥还玩绝食这一套,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不过紧接着,苏灿声音却是一顿,而后眼珠子又开始滴流乱转起来,而后看向了一侧的秦婉卿道:“唉,算了,谁让我心善呢,可不能饿着咱们的病人,恩……应广大病患的要求,今晚供应干饭吧!”

    “不给他们喝汤水了?”苏灿的话倒是让秦婉卿一愣,要知道这几天天天几大桶的汤水可是苏灿‘创收’的金点子,换成干饭岂不是断了他财路?

    难道这家伙转性了?

    “恩……回头吩咐炊事班,饭菜里面多加点儿泻药!”

    “泻……泻药!”

    秦婉卿和红衣女都是目瞪口呆,而苏灿已经捂着鼻子走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今天刚在那红衣女身亏了老本呢,总要找人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才好嘛!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