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父债子偿
    看着红衣女蹲在地,整个脸都埋在了膝盖之间,肩膀簌簌而抖,这是……哭了?苏灿不由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太紧张,一不小心……”

    苏灿道歉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女人抬起了头,然后一对熊猫眼跃然脸。 ..

    苏灿告诉自己此刻不能笑,可是身体的反应是最诚实的,于是苏灿还是止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很好笑是吧?小子,你等待着迎接老娘的怒火吧。”红衣女没有哭,你簌簌而抖的身子分明是怒火充斥的原因。

    此刻她咬牙切齿,然后活动着双手冲了来。

    苏灿一看,不由紧张的左闪右避:“喂喂,你说好的,让我一只手来着。”

    “是吗,我有说过?”红衣女冷笑着道。

    “你刚才还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

    “我又不是大丈夫,我只是小女子。”红衣女面不改色,手的攻击更是没有丝毫的停歇。

    她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家伙脸砸的连他娘都认不出来,才能够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感觉到双眼那种男人的酸涩,让她更是咬牙切齿。

    “我靠,女人你玩真的是吧?”苏灿一时躲避不及,腮帮了拳,只疼的的苏灿嗷嗷直叫,“我告诉你昂,你在这样,我可也跟你玩真的了。”

    跟自己玩真的?

    红衣女忍不住冷笑,自己刚才疏忽大意,夸下让这家伙一只手,结果连连吃瘪,现在自己两只手一起阵,还怕你玩真的?

    苏灿也急了,再不还击估摸着自己要被这个女人摁在地摩擦了!

    于是他的身子一闪,躲开了红衣女又一拳头,再一闪已经出现在她身子的另一侧,没等她反应过来是一记迟滞法阵,同时一招虎形拳慌张之砸了出去……

    恩?怎么感觉软软的?

    而且软似乎还带有弹性?

    慌乱的苏灿动作一滞,接着直接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此刻自己那拳头正落在对方那胸膛之……

    苏灿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偷偷的瞟一眼红衣女,却见这女人此时同样是一副难以置信之色,一双秀目都瞪大的滚圆。

    苏灿暗自叫糟,赶紧收回了手,而这时迟滞法阵的效果消失,红衣女却并没有直接暴起发怒,而是一只手死命的揉着胸。

    卧槽,那一拳太特么的疼了,自己修为高,那也是**凡胎昂。

    这该死的混蛋,居然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那个啥,我忽然想起来找贼道有点儿事,那个……今天的试验到此结束了。”苏灿一看情况越演越糟,还是三十六计走为。

    占了自己的便宜想走?

    红衣女一边揉着胸,一边磨牙霍霍的冲向了苏灿:“不要走,决战到天亮!”

    “还来!”苏灿想哭,天地良心,今天这几次真的是失误,不是自己故意的。

    而也在这一会的功夫,苏灿身已经了这女人不下十余记的凶猛攻击。

    苏灿咬咬牙也直接豁出去了,一边用疾风行躲避着红衣女猛烈的轰击,一边拍出一个个迟滞法阵,再配合着虎形熊形毫不客气的招呼。

    于是,原本满是凶狠彪悍的红衣女有些捉襟见肘起来,特别是那法阵简直没完没了,那种感觉像是自己陷入了沼泽,好不容易从这个坑爬出来,结果又陷入了另外一个坑,源源不绝,简直让她憋屈的抓狂。

    在身着了好几拳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你算什么男人,有种别用那该死的法阵。”

    “呃……”苏灿直接翻白眼,自己不动法阵,难道站在那里让你收拾?

    不过看着女人那副急眼的样子,苏灿还真怕把这女人惹疯了。

    好吧,谁让自己是男人呢?

    苏灿咬咬牙,还是乖乖的不再释放法阵。

    没有了法阵的束缚,红衣女简直如同出水蛟龙,再不受束缚,冲来对着苏灿一阵狂风暴雨的轰击。

    苏灿刚开始还能够靠着疾风行配合十二形的虎形熊形抵挡,不过慢慢的已经没有了反手之力,最后直接被撂翻在地……

    “不准躲昂,不然老娘这拳头打歪了,毁了容你可别冤枉。”苏灿被死死的压在地,红衣女跨坐在苏灿身,居高临下恶狠狠的对着没有反抗之力的苏灿道,而那秀气的拳头已经高高的扬起,而后狠狠的砸在苏灿的眼眶。

    于是,苏灿感觉眼泪啪啪的流,果然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不过……这女人坐自己身身,能不能别扭来扭去的?

    红衣女很满意自己一拳的效果,原本消失的黑眼圈终于再次浮现在这个小子的眼,看着很是完美。

    不过很快,原本带着欣赏目光看着苏灿的红衣女身子是一僵,接着眉头皱起:“什么东西?”

    “咳咳,手机……国产的,有点儿大……”苏灿嘴角直抽抽,一脸的欲哭无泪。

    红衣女也不是小白,脑袋只是短暂的短路,很快明白过来,紧接着一张脸涨的通红,而后毫不客气的对着苏灿另外一只眼睛是一拳:“你去死吧。”

    ……

    “咦,苏灿,你这眼睛又是怎么了?”

    依旧是秦婉卿,依旧是在军营,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在苏灿旁边还有一个红衣女,恩……同样顶着一对黑眼圈……

    “噢……我知道,一定是摔地摔得。”不待苏灿回话,秦婉卿抢答道,接着笑眯眯的瞟一眼一侧的红衣女,“你这也是摔了?现在流行组团扑街?”

    “我这是烟熏妆。”红衣女面不改色的道。

    于是,秦婉卿眼角忍不住直抽抽,烟熏妆?你当我眼瞎啊?这都看不出来?

    秦婉卿没有接茬,而是看向了苏灿:“对了,那几个家族的负责人一直在追问这诊治时间还需要多久,他们说……他们是在顶不住了?要是还不好……他们只能把家族子弟白送给你了,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急什么。”苏灿本身满肚子郁闷,结果那些家伙居然还触自己霉头,苏灿自然不会客气,“告诉那些家伙,再有半个来月可以了。”

    “哦。”秦婉卿点点头。

    “对了,从今天开始给他那群家伙恢复三餐清汤待遇。”苏灿恶狠狠的道,“那些老东西居然敢威胁我,别忘了清汤里几个给我多加泻药!哼,父债子偿嘛!”

    “……”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