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破之而后生
    在营地深处,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大帐蓬戒备深严,帐蓬内是一个数丈方圆的池子。 w.vo.com

    此刻池子里,幽绿色的液体荡漾,在一旁,一群士兵正忙碌的倾倒着一瓶瓶幽绿的液体,那散落满地的瓶子赫然印着藏生堂的r标,长生液几个字跃然其……

    没错,这是苏灿从鬼手居他们那些人的手连蒙带骗,几乎没话多少钱搞到手的海量长生液。

    一侧,红衣女看着这一幕,早已经眉头大皱了,在那些士兵眼,这不过是幽绿色的液体而已,但是她分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长生液不仅仅是绿色的液体这么简单,那液体蕴含着浓郁化不开的死气。

    怪不得服用过后的家伙都瘫在了床,这种死气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挺尸了。

    这种东西,她都唯恐避之不及,她想不明白苏灿这家伙为什么花钱从那几个家族收购回来,而且还挖出这么大一个池子,让士兵将那数量恐怖的长生液聚集在这个池子里?

    长生液终于被倾倒完毕,士兵们也已经退出去,而这时的苏灿早迫不及待的跳进了池子,让一旁的红衣女一脸错愕,这……折腾了大半天,是要洗澡的架势?

    “怎么样?要不一起?”苏灿舒服的狗刨,而后不忘对着红衣女道。

    红衣女一听,不由直翻白眼:“你还是去找你的那些姘头们吧。”

    “恩……回头我再给你这房间里挂一串串的肉,到时候这活脱脱是一处酒池肉林嘛。”

    苏灿懒的理会这女人的冷嘲热讽,此刻已经开始宽衣,全然不在乎红衣女还在帐蓬里。

    红衣女咬咬牙,看着苏灿已经旁若无人的褪短裤,只能跺跺脚,而后直接出了帐蓬。

    不过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守在了帐蓬外。

    她虽然觉得这家伙不会闲得无聊,专门挖这么一个坑,蓄满了那长生液却用来洗澡,肯定是有所图!

    但还是害怕那小子出意外,毕竟那长生液被苏灿动了手脚之后,满池子死气汇聚,即便是她也是避之不及,唯恐沾惹身。

    ……

    帐蓬里,

    苏灿玩的正嗨,别人避之不及不代表他,对于别人而言,这长生液或许是毒如蛇蝎,但是对他而言简直是灵丹妙药。

    此刻的他在那迷你版的泳池里狗刨了几圈之后,终于懒散的依在池边,整个身子没在那幽绿色的液体之,而后缓缓的闭了眼睛……

    一切似乎很平静,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常可见,但是此刻的苏灿身体却丝毫的不平静,如同当初在龙隐基地那生长液玻璃罐一般,一股股充满着暴虐破坏力的死气,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投入身体之,涌入经脉之,一次次的破坏着身体的经八脉。

    那种挣裂的痛让闭目的苏灿脸颊也是止不住抽搐,不过他还是咬牙忍了,直到那死气好似要吞噬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苏灿才心念一动,脑海那被苏灿始终压制的第四幅图纹开始急速流转起来。

    一瞬间而已,那身体原本四处游.走的死气根本无法抵挡那股吞噬之力,丝丝缕缕涌向了脑海深处那第四幅图,一时间,原本在身体肆虐的死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几息之间,第四幅图纹点点亮起,结果如同以前一般,一缕缕精纯的生机从那图纹反哺出来。

    那精纯的生机虽然不如先前那种死气那般数量众多,但是那丝丝缕缕在身体游.走,修补着身体受损的经脉。

    苏灿明显能够感觉到那一破坏一修复之后,自己经脉通道变宽了,经脉变宽容量自然也变大了。

    如果用渠道形容经脉,那之前自己的经脉顶多只能算小水渠,而现在已经如溪滩了。

    等那缕生机修复了身体创伤之后,苏灿咬咬牙,再次任由那长生液蕴含的死气涌入四肢百骸。

    又如同先前一般,死气肆意破坏,之后被第四幅图吸收,接着反哺至纯的生机,修复苏灿身体的创伤。

    这种反复的破坏修复让苏灿痛苦并快乐着,痛苦是因为那种挣破身体的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快乐是如同自己先前猜测一般,经过一次次破坏修复,自己的经脉果真变的愈发的宽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溪滩有晋升河道的架势。

    经过五六次的繁复循环,苏灿终于精疲力尽的停止了这种暴力的修炼。

    此刻身体因为巨痛依旧不受控制的痉挛,但是苏灿的眼睛却依旧灼灼有神,他感觉自己此刻从未有过的好,他身体肌肉的韧度和强度,让他有种可以生撕一头牛的错觉。

    果然,这简直是开挂一般的修炼速度。

    苏灿看看这满池子的长生液,恐怕足够自己吸收大半个月的吧?

    半个月后,自己估计到时候可以生撕红衣女了,甚至不用在偷巧的用迟滞法阵。

    到时候算是在遇到龙一老道,也不用再向次那般的狼狈了,甚至有可能直接把那老道按地暴揍。

    苏灿乐滋滋的想着,不过紧接着却是眉头一皱,因为鼻端飘来一阵恶臭难闻,让他止不住作呕。

    “谁特么的在帐蓬里拉屎了?”

    苏灿皱起眉头,微微的耸动鼻子,一股恶臭让他差点儿没被熏晕过去,随后他找到了臭味的源头,居然是自己身发出来的!

    苏灿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看到自己身体覆盖着一层层油腻腻的物质,那赫然是恶臭的源头。

    这是哪里来的?

    苏灿看着那恶心的东西确定修炼之前并没有,难道……

    苏灿眼睛开始发亮起来,他本能想起了武侠小说那脱胎换骨洗经易髓的描述,难道说自己先前那一次次修炼也如同脱胎换骨洗经易髓了一般?

    而这层油腻的污垢是排出了身体隐藏的杂质,让自己身体通体无暇?

    这让苏灿狂喜,接着神清气爽,又是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开始狂搓身的污垢,看着污垢下露出那如玉一般的肌肤,水灵的好似能够挤出水来,让苏灿心情大好之下,忽然觉得不吟诗一首都不能表达自己此刻的激动心情……

    “啊,大海啊……”苏灿清清嗓子,而后满脸深情,“你全是水啊!”

    “哦,骏马啊!你……四条腿啊……”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