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渔翁得利?
    “等唐家那群家伙将那金猊兽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咱们再动手不迟嘛。 .vo.”段子睿目光阴鸷,脸泛着森冷的冷笑道。

    “对对对,还是段少英明。”洪思成立马配合着谄媚的笑着道,“只不过动点儿小手段而已,让他们鹬蚌相争,咱们最后那是渔翁得利。”

    “你这马屁……拍的本少甚是舒坦。”段子睿有些飘飘然,一双眼睛看向远处那唐家一众时,却是双目冰冷,已经如同在看那死人一般。

    而当目光落在那被唐家众人绝地反击,此刻也是伤势颇重的金猊兽时,却带着一抹火热。

    这金猊兽果真是传说的凶兽,眼前这金猊兽按照古书描述,分明是幼兽,却已如此恐怖,如果成年,还有谁可以抗衡?

    不过也正因为那金猊兽还未成长,他们才有如此机会,不过即便如此,为了击伤那金猊兽,他们付出了一人重伤的代价。

    之后略微使些手段,将发狂的金猊兽引向了唐家那群傻货,现在他们坐等唐家那帮家伙消耗金猊兽,待到双方都强弩之末时,他们正好去摘桃子。

    有这凶兽幼崽,再配族老药加成,他有信心完成一次完美的进阶,以后同阶,还有谁是自己的敌手?

    将来的段家,注定要在自己的手重铸辉煌。

    如此想着,一双眼睛打量着远处那战场的段子睿脸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而当他看到唐家最后一个抗击金猊兽的家伙被金猊兽击倒在地,段子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皮笑肉不笑的道:“看着我们的同胞受异兽攻击,我们岂能坐视不理?咱们去,拿下金猊兽,给唐家的一众兄弟报仇!”

    段子睿的那副大义凛然的话,一旁的洪思成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这金猊兽好像是你动手段跟唐家那边起冲突的吧。

    不过能看到唐家的人倒霉,洪思成没有丝毫的意见,恨屋及乌,如果不是那个唐五四,自己置于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么。

    虽然因为他们的强势,近期秘境的那群家伙没有传他跟段子睿的花边新闻,但是不传不代表大家不知道他们光屁股在灌木丛被抓现行的事件。

    还不知道大家心底怎么鄙夷他洪思成呢。

    可惜……那个该死的唐五四不在这群人。

    不过也好,这次唐家队伍几乎全军覆没,等到那唐五四一个人落在他手的时候,他一定要让那个家伙生不如死,否则难解自己心头之恨。

    洪思成暗自想着,而后准备冲下山坡,‘解救’唐家众人于水火之,然而也在这时,一声无凄厉的惨叫响起,让众人的动作都是一滞。

    那是……金猊兽的惨叫。

    和先前那愤怒的咆哮不同,那惨叫声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大恐惧。

    段子睿和洪思成脸色不由大变,定睛一看,却见那正准备对已经没有反手之力的唐家众人轰杀的金猊兽庞大的身体却突然倒飞而回,狼狈的砸在身后一颗松木之。

    那足有一人环抱的松树居然直接拦腰而断,仅仅是旁观,段子睿他们都是一阵牙酸,这得多疼呐?

    而此刻,在那群倒在地的唐家众人面前,面对着余势不减的砸在地,甚至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坑的金猊兽的是一个对段子睿和洪思成而言无熟悉的背影。

    看到这个背影,段子睿眼皮却是忍不住直跳,本能的生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刻也没有了先前的老神在在,神色间多了一丝焦急:“快,冲去!”

    ……

    九五二七咳出一口老血,原本萎靡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此时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挡在他们面前的背影,原本绝望的眼却带着绝处逢生的狂喜。

    是苏灿来了。

    九五二七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松懈了下来,他知道他们这下一定有救了。

    金猊兽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无法抗衡的存在,但是他心有种莫名其妙的信任,他觉得只要苏少在,那金猊兽也只有夹着尾巴开溜的份儿。

    金猊兽没有像九五二七所想的那样夹着尾巴开溜,作为一代凶兽,哪怕只是幼崽,在这片领地,他都是王者一般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辱?

    先是腰间被人偷袭受伤,之后又碰到这群人的顽固反抗,好不容易拿下了这群家伙,现在居然有半路跑出个家伙,让它伤加伤,这直接激发了他身份凶兽的滔天怒火。

    一声咆哮。

    金猊兽从那砸出的坑一跃而出,疯狂的冲向眼前这个人类,它要将这个弱小的人类撕成碎片。

    那一刻,他浑身金色的长毛飘扬,宛若火焰翻腾,纵跃间,草木焦黄,赤土成片。

    看着金猊兽冲来,苏灿没有躲,此刻也没有功夫去感慨这存在于传说的十大凶兽之一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因为他身后是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唐家众人。

    自己躲闪,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苏灿眼睛微微眯起,接着直接打出一个迟滞法阵,于是原本夹带凛然之势冲来的金猊兽身子如同电影慢镜头一般,每一个动作都变的缓慢无。

    金猊兽原本满是凶光的眼底此刻也带着一丝茫然,而苏灿这时动了,手跳动间,一柄薄如蝉翼的匕首出现在手间,化作一道寒芒狠狠的扎在金猊兽的脖颈间。

    本以为一击可以撕开金猊兽脖颈动脉,然而让苏灿错愕的是自己刁钻的一击,匕首击脖颈时,不像是击皮肉,更像是击一片柔性的皮甲,居然难以刺入其。

    而这时迟滞法阵消失,吃痛的金猊兽再次发出一声咆哮,甩头间,那血盆大口迎向了苏灿。

    苏灿眼冷芒一闪,身子一错间躲开了对方的嘴吻,匕首再次扎向对方的脖颈,可是依旧难以刺入……

    “攻击他腰腹。”地,九五二七焦急的提醒道。

    苏灿目光一凝,此刻注意到金猊兽腰间有一块血肉模糊,显然是九五二七他们先前攻击造成的。

    苏灿也被激起了凶性,看着那金猊兽再次向自己攻来,苏灿随手一个迟滞法阵的同时,疾风行运转,身子如同一道风一般,一飘而过,手的匕首却是精准无的捅进金猊兽腰腹间的那处伤口……

    ://..///28/288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