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一击必杀
    ,!

    原本冲向苏灿的凶兽前冲的动作一滞,这让原本凶性大发的它那双猩红的眼中也透着一股迷惑之色,而也在这时,苏灿已经拎剑冲到跟前。

    苏灿没有练过所谓的剑法,也不会玩花哨,直接的抓着剑对着凶兽就是一通乱砍。

    原本一看凶兽发狂的冲向唐家那群人,可谓死里逃生的洪思成心中大喜,就准备借机溜之大吉,可是当看到那家伙如同古惑仔砍人似的画面,特别是对方举着的不是砍刀,而是三尺青锋,那种违和感,还是让他有些错愕。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家伙明明就是一通乱砍,居然在那个给他造成心理阴影的凶兽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鲜血如注。

    要知道之前,他们也拿着武器抵抗过,可是这东西却刀枪不入,这家伙拿着剑一通乱砍却让这凶兽浑身是伤,这是何故?

    最让他古怪的是唐家随后反应过来的一群人,嗷嗷叫着亮出了随身各种奇怪的兵器。

    上去对着那凶兽就是一通围殴。

    原本凶神恶煞,不可一世的那凶兽,虽然气急败坏的咆哮,却被唐家一群人砍的没有还手之力,而且每一刀,每一枪一剑,都或多或少可以在那凶兽身上留下累累伤痕。

    洪思成呆愣当场,都忘记了逃跑。

    而这一边的场上,此刻却是热火朝天,群情兴奋,他们手中的兵器赫然是那日从习武堂得到的,之前只是觉得锋利,没想到居然可以对付这凶兽。

    要是之前,他们见了这凶兽,肯定比洪家好不到哪去,也要丢盔卸甲的逃为上策。

    不过他们意外得到了习武堂的兵器,而且这两天他们沾苏灿的福,间接的吸收了不少那先前被雷劈死的穷奇的魂珠能量,才有此刻眼前围殴凶兽这一幕。

    “嗷。”

    又是一声愤怒的咆哮,那凶兽一甩长尾,狠狠的向着苏灿他们扫来。

    一群人虽然追着这东西乱砍,但是也怕被那长鞭扫到,都是本能的后跃,不过也在这时,只见那原本扫向众人的长尾突然改变的方向,卷向了不远处屋檐的横梁,接力一甩,身子已经脱离唐家众人……

    “不好,这东西想逃。”苏灿可不只是赶走这东西这么简单,他一门心思的想要狩猎这凶兽。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凶兽居然这么奸诈,借着佯攻逼退他们之后,就想着逃,好奸诈的鬼东西。

    看着对方的身子借着长尾的一甩之力,就要跃上宫殿屋檐,脱离他们的围攻,苏灿眼中也是精光一闪,身子已经如同一道风一般激射向那如同长尾猴一般倒挂虚空的凶兽。

    “吼。”

    那怪兽显然没有想到苏灿的反应居然如此迅捷,而且最令它愤怒的是,那种浑身僵滞的感觉再次袭来,让原本甩在半空中的它动作都是一滞,而此刻的苏灿身子已经冲到,一声爆喝中,手中的长剑再次化作一道匹练,狠狠的砍向那长尾猴一般倒挂的凶兽那如同长鞭一般的尾巴。

    苏灿也看出来了,这东西也就一条尾巴厉害,没了尾巴就像是猫咪没了利爪,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任自己剁吧剁?

    那凶兽显然也看出了苏灿的意图,却是吼叫连连,慌乱中飞快的抽回长尾,躲避苏灿的凌厉攻击。

    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完全躲开。

    凶兽吃痛惨嚎,不过让苏灿意外的是他用尽全力的一刀,居然没有砍断对方的尾巴,只是在那上面留下深可见骨的一道血痕。

    虽然没有切断对方的尾巴,但是这原本准备逃的凶兽还是被苏灿一剑砍落在地。

    早就守在下面的唐家众人立马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那凶兽一看自己逃脱无望,也是绝地反击,发狂的甩动着尾巴,宛若疯魔乱舞,让围殴的唐家众人时不时避退连连,不敢直对锋芒。

    苏灿没有加入唐家的战团,此刻落地的他正目光带着一丝疑惑的看着手中的长剑。

    那剑身粘满那凶兽的鲜血,晶莹宛若红宝石一般的血珠在剑身那繁复的纹理间流动,苏灿居然有一种错觉,好似那些纹路都活过来了一般,这长剑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一般。

    此刻的长剑正自嗡鸣,而从剑身传给他一种渴望的错觉。

    那一刻,看着反击的唐家众人躲避连连的凶兽,苏灿福至心灵,一缕真元自身体涌入剑身之中,一瞬间,那繁复的花纹流转,剑身亮起,而那嗡鸣声此刻更是透出一种愉悦之感。

    苏灿只是一扬手,手中的长剑已经化作一道匹练,锋芒无匹的冲向了场中的凶兽,而且目标赫然是那凶兽正在舞动的长尾。

    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那原本行凶的长尾居然突兀的脱离了凶兽的身体,凌空飞起……

    苏灿惊讶,接着满脸狂喜。

    之前这长剑锋利,但是这只是金属的锋利,而此刻这长剑的锋利,似乎已经脱离了金属的范畴,这是一种高层次无法匹敌的锋芒。

    长剑呼啸而回,欢快的在苏灿的身边围绕流转,那长剑好似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意念所指,长剑必达。

    看着失去了长尾的那凶兽痛苦的咆哮连连,不过还是在拼死抵挡着唐家众人的围攻,听着宫殿核心处那咆哮声愈发的激烈,苏灿也怕出现什么意外,意念微动,围绕着自己身体流转的长剑再次化作一道流光一闪而逝。

    痛苦的咆哮声戛然而止,原本发狂的横冲直撞的凶兽身子突兀的停滞当场,让唐家众人都是一脸错愕,远处还处于震撼之中的洪思成瞳孔却是深深一缩,因为他看到在那僵滞的凶兽胸膛之上心口位置,一道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绷开,接着鲜血入注,喷涌而出。

    凶兽轰然倒地,而直到此刻,他都不知道那伤口是怎么造成的。

    只有唐家众人,似有所觉的看向苏灿这边,看着苏灿伸手握着长剑归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